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510.第1510章 1510 篝火夜谈

    雨果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虽然雨果没有明说,但他们都知道,其实雨果说的不仅仅是他自己,也是荣耀至死。

    过去两年时间,荣耀至死取得了太多的辉煌,他们享受着掌声和灯光的包围,他们在疯狂的尖叫声和狂热之中徜徉,他们的锐气已经在媒体的追捧和听众的赞誉声之中逐渐被消磨殆尽,所以他们开始感觉到了空虚,开始无法满足现状。雨果专注于演员工作是导致荣耀至死出现空档期的重要原因,这不可否认,但真正让荣耀至死开始颓废的,却是他们精神的空虚。

    所以佩德罗也压抑不住好奇心,彻底沉溺在了毒。品之中;所以阿方索会开始想要拓展版图,用更多的金钱来满足他和他家人的生活需求;所以尼尔和福金才会不断进行创作,却又找不到方向。雨果也不例外。

    好莱坞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圈子,在这里,似乎只要闪光灯、欢呼声和掌声就可以把所有空间填满,每天在酒精、毒。品和性。爱之中醉生梦死,也许某一天可以清醒过来,也许就永远都沉沦了下去——比如瑞弗-菲尼克斯,比如麦考利-卡尔金。

    眼前的篝火突然噼里啪啦地爆出一阵火花,顶端的夜幕就好像被点燃一般,迅速燃烧成为灰烬,然后零零散散地落下来,让雨果回过神来。其实雨果根本没有打算说这些东西,他没有准备好重新和乐队的成员分享自己的想法,他轻咳了两声,露出了一个笑容,转移了话题,“现在我们就在大峡谷了,明天上午我打算去看日出,那场面肯定壮观无比,有人想要报名吗?”

    雨果的话语在篝火上方被轻轻点燃,然后变成一股轻烟,消散在空气里,没有引起任何波澜,这让雨果嘴角的笑容也缓缓收敛了下来,就在这时,阿方索却是突然开口说道,“去年夏天,我父亲酒驾出了车祸,撞毁了四辆车子。”

    阿方索那生涩的嗓音在爆火花之中透着一股冷意,让人不由自主就打了一个冷战。今天一整天,阿方索开口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准确来说,自从奥斯卡之后,阿方索都是如此,他也从来没有和乐队的人深谈过。所以当他此时毫无征兆地开口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他还好吗?”尼尔担忧地询问到。

    阿方索微微耸了耸肩,“没有缺胳膊少腿。”轻描淡写的语气却透露着一股子悲伤,阿方索抬头看了雨果一眼,“乔不知道,吉布斯一家的情况也不是很好。”然后他就快速收回了视线,眼睛重新看向了眼前的篝火。

    雨果原本还震惊着,约瑟夫为什么一句话都没有,可是听了阿方索的解释,雨果也只能是轻叹一口气。

    约瑟夫的弟弟保罗进入了田纳西大学读书,顺利加入了大学的橄榄球队;他最小的妹妹也于去年考上了田纳西大学,家里只剩下了他的父母留守。而去年夏天的时候,约瑟夫的哥哥彼得在军队里毫无征兆地就断了消息,长达三个月,这件事也让吉布斯一家十分煎熬,随后后面证实彼得只是参加了一个秘密任务,暂时被禁止与外界通讯,只是虚惊一场。但那三个月时间里,吉布斯一家确实是一团乱,阿方索所说的时间,应该就是那段时间。

    “八月的时候,我母亲在工作时摔到了盆骨,需要躺在床上休息两个月……我家里那段时间是一团乱。”阿方索从来没有谈过他的家庭,雨果所了解的情况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约瑟夫的。

    阿方索是西班牙人,有着一个庞大的家庭,他自己家里就有七口人——包括他在内五兄妹,而且他的叔叔、舅舅等家庭也都是团结在一起的。他们家比约瑟夫家要复杂多了——虽然约瑟夫是一半西班牙人,但他们家在美国已经停留超过三代人了,所以整个家族相对而言简单了许多。

    虽然约瑟夫没有详细说起阿方索家的情况,但其实雨果他们都知道,德克萨斯州的西班牙裔大部分都是加入了帮派的,比如说约瑟夫的哥哥彼得也是如此,这些帮派干的都是违法勾当,走私军火、毒。品、人口等等……想象一下当初阿方索放弃了音乐梦想,逃离休斯顿,前来洛杉矶成为了车行经纪人,就知道他花费了多大的勇气。

    所以,去年那段时间里,家里突然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蜂拥而来,阿方索所承受的压力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的。

    “还有我的弟弟,他……”说到这里,阿方索挥了挥手,似乎想要把过往都撇开一般,“但总之,我那段时间需要钱,所以我才重新开始做生意了,我在圣迭戈买房子,是因为我需要把我的弟弟妹妹们接过来,他们必须离开休斯顿。原本我希望我母亲也过去的,但她不愿意……”

    阿方索说的支离破碎,十分零散,甚至没有太多有用的讯息,但却可以感受到他的艰难。“但这些都只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嫉妒了,我嫉妒雨果取得的成功,我也想要获得更多的关注,我不甘心仅仅只是乐队的键盘手兼吉他手而已,但是我却忘记了……这有多么困难。”

    阿方索的话语不由就停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组织语言。奥斯卡那个夜晚之后,他脑海里始终有着无数思绪在翻滚着,雨果的话、亨利的话、佩德罗的话……他想了很多很多,所有往事一点一滴得涌上心头,这才让那因为嫉妒而变得过热的脑袋冷却了下来。

    可是,越是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阿方索就越是内疚越是惭愧,于是就越发无法开口,他甚至觉得开口请求自己队友们的原谅,都是一种奢侈。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自己心里的想法,也不知道乐队的未来到底会如何,但事实就是,他迷茫了。

    “哥们,对不起。”平时口才出众的阿方索,此时却已经词穷了,只能是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们,低声说道,这一句简单的对不起却隐藏着无数沉重而错杂的情感。这一次,阿方索没有再躲避,而是专注地看向自己的队友,最后与雨果的视线对上,坦然地面对着雨果的打量。

    许久之后,阿方索这才转头移开了视线,看向了佩德罗,哑声说到,“真的对不起。”也许他真的太过自私了,居然从来都没有发现过佩德罗的异常——又或者说,他早就发现了佩德罗的异常,但他却专注于享受瞩目、专注于嫉妒雨果,以至于不愿意去探究这些异常。

    看着佩德罗那清澈的眼眸,阿方索惭愧地低下了头,舌尖的错杂和苦涩几乎将他淹没。

    佩德罗轻轻扯了扯嘴角,“阿方索,你没有对不起我,雨果、尼尔、福金,你们也都没有对不起我,从头到尾,每一个选择都是我做出的……”

    “佩佩!”尼尔出声打断了佩德罗,今天佩德罗才刚刚从戒。毒所出来,他不确定佩德罗的心理是否足够强壮足够健康去正式这样棘手的问题。

    佩德罗却是摇了摇头,“我知道,雨果那天都说过了,这些都是我的选择,我有我的自由、我的权利,这是事实。但雨果,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佩德罗直直地看向了雨果,那双眼睛在篝火的映衬下,显现出一层浅浅的红色,里面有着一层水雾在翻滚着。

    佩德罗用的词汇是“朋友”,而不是“队友”。这让雨果心中一涩,所有压抑下来的情感都翻滚起来,他想要张嘴说“是”,但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雨果狼狈地避开了视线。

    他没有办法,他终究没有办法,也许他就是一个懦夫,信任一次又一次地被背叛之后,他开始恐惧了、退缩了。

    雨果那轻轻的一个闪躲,却让佩德罗满嘴都是苦涩,他知道,他和雨果之间的信任终究还是破裂了。以前雨果每次在劝说他远离毒。品时,他只是觉得烦躁,雨果凭什么教训他,雨果又什么资格控制他;但现在,他才真正的知道,那叫做在乎,那叫做关心,也叫做信任。

    “我知道我做了愚蠢的选择,我也知道我开始在镁光灯和尖叫声之中迷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会在垃圾堆醒来,根本不记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佩德罗将双手插入了自己的头发里,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所以我需要你们,我需要朋友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前进的方向,告诉我坚持的动力。雨果,你还记得吗?”

    佩德罗的声音像是受伤的小兽一般,在双膝之间低低呜咽着,“‘出生时叫海伦娜-珍妮,带着疲惫不堪的灵魂,西行前往加利福尼亚州,成为了杂志封面女郎。但是一旦你改了名字,灵魂的碎片就会消逝,现在她几乎无法认出自己。’”这是“好莱坞不是美国(Hollywood’s。Not。America)”开头的歌词。

    然后猛然佩德罗就抬起头来,穿过那熊熊火焰,看着在黑夜里逐渐模糊的雨果,“当初我根本无法真正体会到这歌词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也无法认出我自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