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494.第1494章 1494 默默无言

    雨果现在觉得自己一团糟,他甚至没有办法分辨自己的大脑里到底是什么想法,混沌的脑袋里根本没有办法理清一个清晰的思路,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佩德罗的事情做出反应,脑海里无数纷乱的思绪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

    雨果只觉得大脑里混乱到了极致之后,就变成了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那么一刹那,雨果突然就变得迷茫了,他现在到底是在穿越之前还是穿越之后。

    看着眼前佩德罗那软趴趴躺在地上的身影,雨果只觉得张小夜冰冷的身体就这样躺在他的面前,那鲜活的身体就这样一点一点失去温度,在黑夜的寒风之中逐渐变得冰冷、变得僵硬,雨果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双眼睛里昂扬到了极致的绚丽突然就绽放开来,然后消失殆尽,就好像在夜空里肆意绽放的烟花一般。

    亲眼目睹一条生命从有到无,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那留在原地的躯壳,已经寻找不到色彩艳丽的灵魂痕迹,只剩下一片苍白,可怕到恶心的苍白。

    雨果的胃部忽然就开始翻滚起来,早在几十分钟之前就应该出现的呕吐,此时终于来了,然后他就狼狈地跑到了栏杆旁边,对着那漆黑如墨的大海疯狂呕吐着,就好像要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呕吐出来一般,要将自己的灵魂都呕吐出来一般。

    一直吐到胃部变得空荡荡的,什么也吐不出来了,但雨果还是趴在甲板上,不断干呕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汹涌下来,直接烫伤了那因为海风而变得麻木的脸颊,但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只是让雨果变得茫然变得恐惧变得仓皇。

    雨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那莫名其妙的眼泪是为了佩德罗,还是为了张小夜,亦或者是为了自己的茫然,他就这样对着大海不断呕吐着,直到胆汁都已经吐了出来,他这才趴在了冰凉的甲板上,逐渐安静了下来。

    整个甲板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开口说话,似乎也没有人打算开口说话。艾伦站在原地,视线担忧地落在了雨果那几乎被黑暗完全吞噬的肩膀上,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荣耀至死这支乐队需要时间。

    艾伦回身看了看另外一侧,海岸线已经在视线之内若隐若现了,只是不知道早就在岸边等待着的医疗救助是否还可以派得上用场了。

    佩德罗其实在刚才就已经差不多清醒了过来,现场发生的所有事他都一清二楚,包括雨果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但一直到此时痛楚才汹涌而来,因为吸毒而变得迟缓的神经让他就彷佛在云端漫步一般——不是美妙的那种,现在痛感神经恢复了正常之后,佩德罗觉得自己就像是在甩干机里被转了几个小时一般。

    可是佩德罗却知道,此时似乎不是喊痛的时候,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却发现他整个人都躺在了自己的呕吐物里,浑身上下酸臭不已,即使是流浪汉都没有如此恶心,那刺鼻的味道让佩德罗不由皱起了眉头,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四周,雨果、阿方索和尼尔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有福金那深邃的眼睛隐藏在黑夜里,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这让佩德罗不由自主避开了视线,却是连尴尬的神情都挤不出来。

    在福金的眼神之中,佩德罗那迟钝的大脑终于清晰了起来,他终于意识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佩德罗懊恼地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说着说着,佩德罗眼眶里的泪水就这样滑落了下来,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试图阻止自己的泪水,可这一切却无济于事,他只是狼狈不堪地落着眼泪。

    阿方索停下了自己击打桅杆的动作,但却没有回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佩德罗,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雨果,那种耻辱感席卷而来,让阿方索不知所措,他只能是僵硬地站在原地,懊恼地不断咒骂着自己,但除此之外他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雨果也没有回头,他就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了甲板上,那样安静地躺着,可是他的双拳却因为过于用力地握紧着而在微微颤抖着,泄漏了他内心的汹涌和澎湃。也许他不想回头,也不敢回头,唯恐自己的理智就再次失去控制。

    尼尔沉默了一会,抬起头瞥了佩德罗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沉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佩德罗无助地看向了尼尔,然后又看了看远处的雨果,他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在甲板上砸了两下,那清晰的痛楚让佩德罗彻彻底底清醒过来,他的视线最后还是落在了尼尔身上,张了张嘴,试图说点什么,但所有辩解的话语却一直卡在了喉咙里,一点声音都发布出来,“‘荣耀之路’巡演到休斯顿的时候。”

    佩德罗哑声说到,那宛若来自地狱的嗓音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原本只是想尝试看看的,试试看而已……可是,事情渐渐就失去了控制,我也没有办法控制,如果不吸的话,我会无精打采,演出就会开始出错,我不想出错,我不想毁了我们的表演……对不起,雨果,对不起……”佩德罗说着说着,眼眶里又再次饱含着泪水,他咬着自己的下唇,狠狠擦拭去了眼眶里的泪水,他不想要用怜悯来博取同情,可是泪水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我真的不想的,可是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收手了……我在各个派对里流连忘返,甚至认识了属于我自己的药。贩。子,所有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你们知道的,就好像好莱坞的所有人一样,酒精、毒。品、性。爱。派对……没有什么不对,不是吗?我也不知道这到底对不对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只能是每个晚上出去,在大街上晃荡,想要找到一点事做,但……但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都是一样的结局……我很害怕,我也很空虚,我不想要这样的……又或者,也许我就想要这样,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

    佩德罗语无伦次地说到,那混乱的话语根本理不清一个清晰的思路,但这也许就是佩德罗的真实写照:茫然、空虚、迷惑。

    “闭嘴……闭嘴!我让你闭嘴!”雨果愤怒的嘶吼就这样从低到高爆发了出来,他直接就坐了起来,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好像是夜枭一般,在黑夜里瞄准了自己的猎物,让人不寒而栗,哪怕此时雨果狼狈不堪,但他的眼神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这样的雨果是如此陌生,却又是如此熟悉,“对不起,雨果,对不起,对不起……”佩德罗只能是不断地道歉着,佩德罗清楚地知道雨果有多么痛恨毒。品,而且在休斯顿的时候,雨果还专门警告了自己千万不要吸。毒,但他还是陷到了这个泥沼里。

    内心的恐惧和内疚不断在折磨着佩德罗,其实去年年底在慈善活动之上,佩德罗和尼尔的争执是有其他原因的,佩德罗当时刚刚到卫生间了吸。毒出来,不想遇到了尼尔,佩德罗担心被尼尔看出端倪,这才虚张声势地大吵起来,由于那种内疚,佩德罗将所有愤怒都朝雨果宣泄了出来。

    但其实内心深处,佩德罗知道,雨果没有做错什么。今晚也是如此。

    雨果看着眼前双眼通红的佩德罗,那惨白的脸色看起来就像是吸血鬼一般,却让他的胃部再次翻滚起来,雨果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你不需要对不起我,你不需要,阿方索也不需要,你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也是,我可以选择我想做的事,我可以为了演员的工作放弃乐队的工作,我又有什么立场指责你们呢?你们只是我的队友,不是我的孩子,我没有权利教训你们,你们也没有义务迁就我。不,你没有错,你们都没有错,错的是我,我就是一个自大狂,我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混蛋,我就是一个自诩站在道德制高点的****……”

    眼前佩德罗的脸庞,不断和张小夜的脸庞交错着、重叠着,那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黑夜就要将他吞噬,雨果没有办法承受,再也没有办法承受。正如他所说,他没有资格要求他的队友们迁就他,他也没有资格管教他的队友到底做出什么选择。

    “雨果,停止,停止,你他妈地停止!你知道不是这样的……”佩德罗疯狂地嘶吼着,但是混沌成为一片的大脑却根本组织不出语言,他只能不断否认着,但是他却在雨果那双清澈透明的眸子里看到了失望,那一抹灰心的色彩渐渐将琥珀色填满,那代表着放弃的绝望刺痛了佩德罗,一下就将他的喉咙束缚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僵硬在原地。

    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只有引擎嘟嘟嘟的轰鸣声在夜空里回响。然后雨果迈开了脚步,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船尾,他的身影就这样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夜晚的海风,越来越肆虐了,那被压抑在夜幕之下的朝阳却始终看不到踪影,似乎这个夜晚永远都不会结束了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