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428.第1428章 1428 肃穆柏林

    作为东欧和西欧、南欧和北欧的连接点,柏林是欧洲重要的交通重镇之一,从蔚蓝色的天空往下俯瞰,柏林就像是一块白色鹅卵石静静地躺在那片绿色海洋之中一般,翡翠般的水流在双脚下方徐徐流动,一条浅蓝色的缎带从南往北横穿而过——这应该就是施普雷河(Spree)了,普鲁士风格的古建筑与现代化的商业摩天大楼交相辉映,整座城市徐徐绽放着一种静谧的光芒,让人心驰神往。

    前年在欧洲旅行时,雨果曾经抵达过这座充满了无数可能性的城市,曾经的柏林墙让这片土地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此时的德国虽然已经完成了统一,但依旧可以在城市大街小巷里感受到那一段分为东德和西德的岁月在一砖一瓦之上留下的痕迹,时而快乐奔放,时而保守固执;时而充满活力,时而暮气沉沉;时而轻松随意,时而严谨肃穆……那飘荡在空气里的矛盾放肆的碰撞着。

    雨果一直觉得,走在路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不是因为奔波的颠沛流离,而是因为可以用自己的双脚、双手和双眼去感受这一路上的风景,哪怕仅仅只是一座小镇的一副日常风情画,也可以成为感受世界的窗口。旅行的意义从来不在于目的地的风景和文化,而在于奔波在路上的每一个瞬间,包括擦肩而过的那一个微笑。

    抵达柏林机场之后,艾伦的私人豪华厢车就直接开进了停机坪,载着雨果离开了机场,让在机场苦苦守候的记者们扑了一个空,一直等雨果已经离开了近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才收到了消息,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得知雨果离开洛杉矶,专程赶来参加柏林电影节,这顿时让原本备受冷落的柏林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众所周知,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中,戛纳商业化程度最完善,威尼斯历史最悠久,柏林最高冷最肃穆最低调,特别是二月份举行的柏林每一年都被美国本土的金球奖、格莱美、奥斯卡三连击抢走视线——今年柏林电影节的闭幕时间和格莱美仅仅相差一天而已,这也让柏林越发萧索起来。

    可由于雨果的出现,特别是拒绝金球奖在前、选择柏林在后,这也让媒体越发亢奋起来。原本就在柏林驻扎的美国媒体一个个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疯狂地朝机场涌入,而欧洲大陆本土的记者们也都嗅到了爆点,纷纷紧随而来。可是聚集在机场的一百多名记者全部都被戏耍了一番,不要说新闻了,就连雨果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真是一场灾难。

    此时雨果却搭乘着艾伦的车子看着窗外的建筑在视线里划出一道道浮光掠影,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艾伦礼貌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雨果也不由露出了微笑,“你确定没有关系吗?其实里克已经都预约好了。”

    “朋友来到我的家乡,作为主人,如果不专门招待一下,这就是我的失礼了。”艾伦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更何况,你现在不是我的印钞机吗?巴结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艾伦的比喻让雨果呵呵地就笑了起来。

    由于考虑到此时雨果下榻的酒店肯定被媒体团团包围,所以艾伦就邀请雨果到他位于柏林市区的公寓去居住,这让雨果颇为意外。

    虽然雨果在欧洲停留的时间并不长,但他隐隐约约还是知道的,欧洲人普遍是希望保持一些距离的,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更加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最夸张的芬兰甚至会拒绝和陌生人交谈,相对而言南边的西班牙和意大利会好一些。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只是相对的。不过,艾伦发出邀请时,雨果还是没有预料到。

    不过当艾伦示意司机路过里克为雨果预订的酒店门口时,约瑟夫就点头同意了——因为酒店门团团围住的新闻媒体实在太过夸张了。最后决定,保镖们在萨摩拉、约瑟夫的带领下,还是按照计划居住酒店,而雨果则去艾伦家停留。

    “我还以为应该是我讨好你的,不过,如果你要如此思考的话,对于我来说自然是好事。”雨果笑呵呵地说到,这让艾伦也轻笑了起来。再次看向窗外,城市里还残留着以前战争的痕迹,日后那座闻名全球的波茨坦广场(Potsdamer。Platz),此时还是一个建筑工地,根本看不到那繁华盛世的景象,那座只剩下断壁残垣的柏林墙在视线里一闪而过,雨果开口说到,“也许,那面墙应该留下,你知道,这是历史的见证,一段无可取代的岁月。”

    柏林墙在被推倒时,大家太过兴奋太过激动,所以几乎把正面柏林墙都推得一干二净,到了二十年后,人们才意识到,当初不应该推翻得如此彻底,因为这面墙是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所以政府也开始陆陆续续展开墙体的修复工作。

    “为什么呢?这面墙的推倒才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你知道,分离了四十一年的国家终于再次统一了。”作为德国人,艾伦的语气颇值得玩味,这让雨果十分纳闷,朝艾伦投去了疑惑的视线。

    当然,如果雨果知道,艾伦家庭背景是战斗机军工业,也许就能够得到解答了。

    “一面实体墙的推倒,代表的是国家形式上的统一;可是竖立在人们内心深处的墙没有推倒,那么国家就没有办法统一。”雨果微笑着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沉默了下来,再次转头看向了窗外。

    当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统一之后,其实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联邦德国的资本主义席卷民主德国企业,导致数百万的民主德国居民失业。民主德国人认为联邦德国人贪得无厌,联邦德国人觉得民主德国人好吃懒做,这一现象激烈地投射在过去五年时间里,以至于德国的经济举步维艰。

    事实上,2008年柏林自由大学的一份调查显示,百分之十二的前民主德国居民、百分之十一的联邦德国居民都表示,如果柏林墙没有被推倒,柏林的形象会更加出色。

    当然,历史已经证明了,实现统一之后的德国一跃成为欧洲最大经济体,成为了世界重要组成部分。但正如雨果所说,分裂之后的思想********差异,依旧永远地停留在了人们的心中,即使是二十年、三十年之后,所谓的“东德”和“西德”差异,依旧深刻地留在德国每一个居民的日常生活之中。

    艾伦听到雨果这简单的话语,也逐渐沉默了下来,只是他嘴角带着一抹笑容,颇为玩味地打量着雨果,许久许久之后,才缓缓移开了视线。

    雨果对柏林的地理并不了解,当初在这座城市也只是停留了短短的三天而已,根本不足以深入了解这座城市,所以当车子停下来,艾伦简单向雨果介绍这片区域的情况时,雨果完全听得云里雾里,摆了摆手,“我只需要知道,这里不由被狗仔队找到就可以了。”

    一句话就让艾伦露出了笑容,“欢迎来到我家,希望你在这里停留的期间,一切愉快。”艾伦说完这句话,就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让雨果先走上了台阶。

    眼前是一座独立别墅,看起来占地面积并不大,不过这条宁静的街道上全部都是这种独立别墅,凛冽灰暗的线条之中透露出只属于德国的肃穆。拾阶而上,大门就自动打了开来,然后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老人就恭敬地站在了门口,“恭候到来,兰开斯特先生。”这让雨果不由愣了愣,诧异地回头看向了身后的艾伦,紧接着就听老人说到,“欢迎回家,施特雷洛先生。”

    “这是我们家的老管家,菲利普,他从我爷爷时就在我们家待着了。”艾伦走了上前,热情地给了菲利普一个拥抱。菲利普眼神慈祥地快速打量了艾伦一下,但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礼貌地推后一步,让开了空间,然后对着雨果微笑地说到,“兰开斯特先生,你可以称呼我为菲利普,你在这里逗留的期间,有任何吩咐都可以交给我。”

    “雨果,请称呼我为雨果。美国人,对英国人这一套总是不太习惯。”雨果说了一句小小的调侃,但是菲利普却一脸冷静地微微点了点下巴,这让雨果不由有些尴尬。果然,德国人的幽默和常人不在一个频率之上。

    而且,最重要的是,雨果还真没有见过真实的管家,这种感觉颇为奇怪。雨果不由多看了艾伦两眼,虽然他早就猜到艾伦应该是家世显赫,但既然有传承的管家,那情况又要更加不一样了。

    但面对老人家,雨果也只能摸摸鼻子,然后礼貌地说到,“谢谢,这期间就打扰了。”

    “艾伦的要求,我自然尽力满足。”菲利普这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让雨果直接就噎住了:他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应该过来打扰艾伦一般?

    站在一旁的艾伦轻笑了起来,“雨果,不要担心,菲利普只是不太习惯陌生人而已,他对我的所有朋友都是如此。”菲利普看起来至少也有七十岁了,很有这个可能……

    菲利普站在一旁,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这让雨果不由歪了歪头,“先生,请放心,我没有使唤过女仆,所以我应该不会提出过分要求的。”

    这话才说出来,菲利普是一脸凌厉地瞪着雨果,可是站在旁边的艾伦却是直接笑欢脱了,然后拍了拍雨果的手臂,无视了菲利普的情绪,“哈哈,你赶快先去休息吧,不是要调时差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