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355.第1355章 1355 思想冲突

    “马修-庞斯莱不是善良青年,他是冷血凶手。”面对希尔顿的煽情话语,控方律师如是说道,“他向沃尔特的脑后开了两枪,强。奸了霍普,并向她刺了十七刀,最后朝着少女脑后连开了两枪。”在律师的指控声之中,马修淡定而从容,甚至不屑地撇了撇嘴,那毫无悔悟甚至是冷血的表情,让电影院里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死者父母永远看不到儿女毕业,永远无法出席儿女的婚礼,永远不能共度圣诞,永远不会有孙儿。他们痛失爱子爱女,只求犯人得到相对应的处决!”

    这一番话语让约修亚感觉坐立难安,甚至因为自己刚才的想法而感觉到羞愧。可是约修亚又隐隐约约角色哪里不对劲,但却说不出来。只是,约修亚不是唯一有如此想法的人,大屏幕里,海伦也如坐针毡。

    当海伦面对沃尔特和霍普的父母时,几乎哑口无言,沃尔特的父亲厄尔愤怒地指责到,“你怎么能够坐在庞斯莱的身边,却不来找我们两对夫妇谈一谈?你怎么可以替庞斯莱担忧,却没有考虑到也许我们也需要你?”

    面对厄尔的指责,海伦不知所措,她只能不安地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而电影院里弥漫的那种压抑也让所有人浮躁的心情都沉淀了下来。

    最终****处驳回了马修的上诉,死刑还是按期举行。

    海伦开始拜访沃尔特和霍普的家庭,沃尔特的家已经支离破碎,因为沃尔特的去世,他的父母经历了悲伤、争吵、冷战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婚,现在他们就要离开这建立了整个家庭美好回忆的房子,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分崩离析了,留下的只有那永恒的回忆在伤痕里不断翻搅。

    霍普的家也是如此,他们始终沉浸在关于女儿的回忆之中,甚至可以详细地说起每一个日子里的每一个小细节,而当回忆起女儿被害那个下午的细节时,他们却被自己的悲伤击溃了。霍普的父亲甚至后悔,自己没有在庭审当天,亲手杀死马修,这才让马修又多活了六年时间,一直到现在才会被执行死刑。

    海伦双眼盛满了泪水,被眼前这对父母伟大的亲情所震撼所感动,这让她对自己深深地产生了怀疑。可是当霍普父母质疑海伦为什么还要继续帮助马修时,海伦试图解释上帝会帮助每一个人,她想要让马修承认罪行,但霍普父母却根本无法接受这种想法,他们激烈地邀请海伦离开了他们家。

    这几乎让海伦陷入了崩溃之中,她想要帮助马修,只是单纯认为上帝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赎罪的机会,如果马修是有罪的,那么她希望马修认罪;如果马修是无罪的,她则希望能够找到真凶。

    可她的想法却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她的坚持在别人看来是如此可笑,因为两个死者家庭所承受的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她不仅不能无视死者父母,身为修女,她还应该成为两个死者家庭的寄托才对。

    这种进退两难的煎熬在拷问着海伦的信仰,甚至让她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她真的应该继续相信上帝,选择帮助马修吗?

    当海伦在电视新闻里听到马修大放厥词,“我对这个政府毫无感情,我是日耳曼兄弟会的一员,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对的……我会加入恐怖组织,会炸掉政府大楼……”

    这让海伦震惊无比,“我怎么会帮助这样一个人?我一定是疯了!”

    饱受煎熬的海伦和马修正面对峙,面对毫无悔意的马修,海伦努力试图说服马修,让马修意识到伤害别人是不对的,让马修意识到任何人都不应该被简单的处死,让马修意识到那两个家庭所承受的痛苦。可是马修却执迷不悟,他只是坚持自己痛恨政府,坚持自己没有杀人,甚至不惜申请测谎测试,只是想要让母亲知道自己是清白的。

    马修的固执和冷酷让海伦处境变得更加困难起来,她所工作的社区流言蜚语满天飞,就连这些社区的邻居们都开始让自己的孩子与海伦保持距离。海伦现在也成为了“马修那一边的”,人们都认为海伦正在帮助恶魔,所以他们就像疏远庞斯莱一家一样,疏远海伦。

    距离马修的死刑时间越来越近,海伦的挣扎也越来越汹涌。马修在海伦的劝说之下,开始阅读圣经,这让他们两个之间的交谈多了许多内容,海伦告诉马修,“爱可以带来改变,那些被忽略的人,如妓。女、乞丐、穷人,他们终于找到尊重和爱他们的人,让他们明白自己的生存价值。他们自此有了尊严和力量。”

    看到这里,约修亚突然就明白了,这就是海伦一直在坚持帮助马修的原因,海伦想要用爱的力量去改变马修,她不能改变既定事实,但她却能够改变马修。

    一边是看起来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一边是悲惨可怜的受害者家庭,海伦的困境也让电影院里包括约修亚在内的每一个观众开始思考。这不是在选择立场,但这也是在选择立场。

    杀人犯固然可恶,可是杀人犯的家人呢?还有杀人犯自己本身又能否得到救赎呢?受害者家庭固然悲伤,可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真的能够解恨吗?还有他们的生活又应该如何继续?上帝真的是爱每一个人的吗?那么那些扼杀生命的刽子手又是否应该得到上帝的宽恕和救赎呢?

    这无数矛盾的思想冲突根本寻找不到一个突破口,只能是在脑海里纷乱的左突右撞。此时此刻,约修亚甚至忘记了雨果,也忘记了苏珊,因为这两位演员细腻的演出已经将所有观众代入了整个故事情景之中,出现在大屏幕上的就是马修和海伦,而整个故事的震撼就在悄无声息之间铺陈了开来,让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沉甸甸的,难以呼吸。

    海伦因为过大的压力而直接晕倒了,这让马修担心不已,在下一次见面时,马修那因为害怕孤独、害怕死亡的恐惧让他失去了控制,他看着海伦又是抱怨又是担忧,就像海伦是他最后的绳索一般。

    马修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测谎仪式上、州长的态度、最高法院的判决……但这些希望却一个接着一个被掐灭了。距离马修行刑的时间越来越近,就连海伦也开始感觉到了害怕,因为有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将会在她面前被扼杀,即使是动物的死亡都会让人感觉到怜悯和悲伤,更何况是一个鲜活的人类——她的同类,这让海伦也感觉到了恐惧。

    看着因为死亡而恐慌的马修,看着因为目睹死亡而恐慌的海伦,约修亚感觉自己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他看着大屏幕上用微微颤抖双手点燃香烟的马修,那双琥珀色眸子里的倔强和慌张在缭绕的烟雾之中逐渐变得模糊,只是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巨石,他也分不清楚这是什么情感,怜悯?担忧?恐惧?但至少不是憎恶。

    执行死刑的日子来临了,庞斯莱一家得以聚集在了一起,在家人面前,马修彻底放松了下来,感受到了久违的欢乐和轻松,整个屋子里都洋溢着笑声。他的三个弟弟,他的母亲,他们都是无辜的,但他们的生活却因为马修的“死囚”身份而受到了冲击,已经开始支离破碎。在这一点上,庞斯莱一家和沃尔特、霍普的家人也没有任何区别。面对即将执行死刑的儿子,露西尔甚至不能给马修一个拥抱。

    可是当死亡话题再次来临时,所有人都沉默了,那死一般的沉寂让空气开始变得紧绷,没有人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难题。如何学会面对死亡,这是一个永远都学不会的课题,

    目送着被押送离开的马修,露西尔就彻底崩溃了,泪水冲垮了眼眶,整个人无助地卸去了所有力量,而已经看不到外面景象的马修唯一担心的就是,“我妈妈还好吗?”

    庞斯莱一家的悲痛和无措,马修的堂皇和惊慌,海伦的压抑和伤心,在狱警们的冷漠和麻木面前,显得如此苍白无力,却在电影院里每一个观众的内心深处掀起了惊涛骇浪。约修亚再也不确定了,他不确定马修是否真的有罪,他不确定自己对电影的推测是否正确,他甚至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否希望马修被执行死刑……

    开始进食最后一餐的马修,还是拒绝说出真相,这让海伦大失所望。此时,电影却开始揭晓真相了。马修和卡尔在郊外遇到了沃尔特、霍普,然后把他们押到了一旁。

    距离死亡越来越近的马修开始失去控制,他在牢房里大放厥词,气愤身边的每一件事,甚至痛恨那两对希望看到自己死亡的父母。面对这样的马修,海伦开始步步紧逼,“不要推卸责任!你责怪卡尔,责怪政府、毒。品、黑人、死者父母!你责怪两个孩子在郊外里出现!那么马修-庞斯莱呢?他的角色呢?他真的是无辜的?还是受害者?”

    “我不是受害者!”马修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怒火朝着海伦低声呢喃到。

    面对这样的马修,海伦几乎要抓狂了,此时马修已经没有办法逃脱刑罚了,海伦只希望马修能够说出真相,她只希望马修能够实现自我救赎。

    距离午夜十二点的行刑时间越来越近,观看行刑的人陆续而来,他们甚至在外面享受着自助餐,就像是一场盛宴;而马修却在和母亲打一个最后的电话,在电话里,露西尔崩溃了,而马修也泣不成声,他已经彻底失控了,抱着电话听筒泪流满面。

    海伦看着手里刚刚马修交给自己的圣经,沉默了下来,她决定还是不放弃,做最后一次尝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