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354.第1354章 1354 死囚漫步

    约修亚坐在电影院里有些局促不安,因为太过兴奋而导致情绪的焦躁,他一方面期待着雨果的表现大杀四方,但一方面又担心“死囚漫步”的题材太过压抑很难赢得大家的喜爱。不过留给他焦虑的时间没有多少了,转眼之间,放映厅四周的灯光就暗了下来,约修亚知道,电影就要正式开始放映了。

    “死囚漫步”的开篇在那充满阴郁黑暗的音乐声中缓缓拉开序幕,电影在一片琐碎、混乱、迷茫的画面之中透露出一种灰暗的迷茫,闪回和现实片段的交错让人充满了疑惑。这就是典型艺术电影的开场,透露着一股子深沉和文艺,与商业电影的简单直接截然相反。

    这让约修亚不由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微蹙着眉头认真注视着大屏幕,思考着电影的内容。蒂姆-罗宾斯略带不安和轻微晃动的镜头将故事画卷徐徐拉开,随即约修亚才明白过来,这些支离破碎的镜头都是在勾勒着苏珊-萨兰登饰演的修女海伦-普雷金的模糊形象,他隐约可以猜测到,这是一个年少皈依宗教信仰的修女,同时她心地善良、信仰坚定。

    应死刑犯马修-庞斯莱的要求,海伦开始跟他通信,后来又决定亲自前往去探望他。这是海伦第一次来监狱探望犯人,在见到马修之前,监狱的神父对海伦进行了一番警告,因为马修是一个穷凶极恶的凶手,他和同伴残忍地杀死了一对情侣,还强。奸了那女孩。

    约修亚和神父一样,无法理解修女海伦为什么要来探望马修。神父担心海伦身为女性的感性和心软会成为马修的突破口,让海伦为他洗刷罪名,可事实上,神父却不认为马修是被冤枉的。

    约修亚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些失望的,难道这部电影又是那种老套剧情:所有人都认定马修是凶手,但是在海伦的帮助之下,洗刷了马修的冤屈,最终得以伸张正义?耳边也传来了细琐的嘈杂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显然,许多观众都是如此认为的,对“死囚漫步”的超高期待值在此时就成为了绊脚石,不少人都对电影颇有微词。

    但电影的播放还是在持续下去,约修亚明显可以感觉到海伦的紧张,监狱里凶狠、猛烈的男性荷尔蒙就像是凶兽巨口一般,随时准备着要吞噬海伦。可是当海伦看到马修时,海伦却颇为意外,约修亚也是如此,因为马修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凶神恶煞的冷血家伙。

    看着大屏幕上的雨果,约修亚居然有些忍俊不禁。此时雨果梳着一个夸张的庞克头,那金色头发在监狱并不明亮的光线里闪闪发亮,那蓄着的胡须让雨果多了一分硬朗一分沧桑,雨果微微抬起下巴,用居高临下的视线打量着海伦,仅仅只是一个照面,雨果就将浑身上下的攻击性透露了出来。

    果不其然,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挑剔和讽刺,他看出了海伦的生涩和紧张,他透露出了对黑人的厌恶,他对前妻充满了怨恨,他认为死刑犯都是穷人,但同时又小心谨慎地保护着自己,点烟时那微微颤抖的双手泄漏了他内心的紧绷和脆弱,可以看得出来他随时都开启全身防御的状态。

    这就是马修-庞斯莱了。

    虽然看起来有些滑稽,但约修亚却不由自主地想要为雨果鼓掌叫好,没有太多的特别亮点,可偏偏马修的形象就在雨果那细腻的表演之中刹那间在脑海里清晰起来。即使是演技一向十分出色的苏珊,在雨果面前也显得“青涩”。

    比起故事情节来说,两位主演的演技让约修亚惊叹不已,只是,这样的演出雨果之前也多次奉献过,约修亚还是没有感受到之前新闻事件里那令雨果崩溃发狂的关键,这也让约修亚对后续表演更加好奇了起来。

    只是,电影情节似乎还是没有跳出俗套圈子。正如约修亚所料,马修认为真正的罪犯是卡尔-维特洛,而不是他,那对情侣都是卡尔杀的,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但现在卡尔只是终身监禁,马修却被判了死刑。所以,马修想要上诉,他已经准备好了材料,只需要海伦帮忙他递交就可以了。看来,比起故事情节来说,演技才是这部电影的精华了,约修亚难免还是有些遗憾——毕竟雨果之前的每一部作品都堪称是佳作,无论是剧本还是角色都是如此,难道“死囚漫步”这个剧本雨果挑片的直觉还是出错了?

    海伦接受了马修的请求,回去之后展开了调查,但她却发现,一切资料都显示马修是有罪的,不仅证据确凿,而且马修在面对警。察调查、法庭庭审的时候,态度都十分恶劣,而马修和卡尔两个人互相指责对方撒谎,互相把责任推卸给对方。结果马修更有嫌疑,卡尔有更优秀的律师,陪审团根据合理疑点的原则,进行了量刑。

    海伦不由心存疑虑,她害怕神父的担心成真:马修就是真正的犯人,而她只是被马修利用而已。

    可是马修执行死刑的日子却确定了下来,由于州长竞选正在进行中,政客们为了重申自己的政治立场,于是确定了一名死刑犯的行刑时间——七天之后马修就将被执行死刑,这让海伦没有更多时间进行思考了。虽然海伦不确定这样做是否正确,她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马修,但她还是决定伸出援手,于是她找到了律师希尔顿。

    由于时间紧迫,希尔顿建议,马修应该用亲情打动****处,证明他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野兽,先推迟行刑时间,然后再向最高法院申诉,争取证明马修的清白。这也就要求马修的母亲出庭作证,希望能够打动****处,但马修却对此十分排斥,坚决反对。

    复活节时,海伦亲自找到了庞斯莱家,见到了马修的母亲露西尔。由于马修以杀人犯身份被判处了死刑,现在庞斯莱一家的生活也十分困难,不仅街坊邻居都在排斥露西尔,而且马修的三个弟弟在学校的日子也十分煎熬,看到这一幕,海伦也心有戚戚然。

    约修亚不由长叹一口气,撇开马修是否清白不说,即使马修真的是杀人凶手,但他的家人却是无辜清白的,人们站在道德立场上去同情死者家属,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同样站在道德立场上去谴责凶手那些无辜的家人,其中还包括孩子,这却让人于心不忍。

    所以,当海伦回家过复活节时,她的家人都在纷纷指责海伦的行为不正确,“你有考虑到死者家属的感受吗?你的社区不是还有其他许多人需要你帮忙吗?即使要帮忙也轮不到死囚,你在这种人身上花费的时间和精神,足以帮助不少问题青年……”

    虽然这又一次加深了约修亚的猜测——所有人都不相信马修,除了海伦,最终只有依靠海伦来洗刷马修的清白,这种套路在“义海雄风”里已经见过一次了,这让约修亚颇为失望;但不得不承认,约修亚却发现故事里的剧情是有值得深思的部分。

    美国总是喊着人权,喊着人人平等,那么死囚犯就意味着不再拥有平等的权利了吗?所有人似乎都认为与其帮助死囚,不如去帮助其他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帮助人也开始区分对象了?即使真的如此,不应该帮助那些穷凶恶极的人,不应该助纣为虐,但是死囚那些无辜的家属呢?但是作为修女,给予死囚精神信仰的支持呢?难道死囚就连信仰的自由都被剥夺了吗?

    约修亚一时间没有办法理清思路,因为海伦家人的话语似乎也是正确的,帮助一个死囚的时间也许能够拯救许多处于犯罪边缘的青少年,杜绝更多犯罪。

    “死囚漫步”的故事,似乎比想象中更加深刻。

    海伦说服了马修同意让母亲上庭作证,但正如马修所料,露西尔在法庭上完全崩溃,泣不成声,甚至就连基本的话语都说不出来,只能提前离开。露西尔紧紧握着手里没有能够展示给大家看的婴儿时期马修照片,在海伦的肩头哭得稀里哗啦,作为一个母亲,她始终还是没有办法放弃马修。

    ****处只能留下了希尔顿一个人试图力挽狂澜,“马修之所以被判处死刑,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金钱聘请更多的律师,这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现在,我们发明了一种最人道的方法,注射毒针。我们把死囚绑起来,先打一支麻醉针,然后打一支令肺部破裂的针,第三针使他的心脏停顿,就像杀死一头老马。他脸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五脏六腑却饱受摧残,他的脸部肌肉本来会扭做一团,但麻醉针却令他一脸安详,所以我们就不必看到那惨不忍睹的景象,我们不用让双手染满鲜血,也看不见死囚的内脏如何萎缩、扭曲、溃烂,我们只是安然地坐在一旁点头说道:正义得以伸张。”

    约修亚就这样沉默了下来,死刑,这个从来就充满了争议的话题,今天又一次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而且是寄托在马修这样一个特殊的案例上,他到底是清白的吗?可撇开马修不说,约修亚也终于明白,“死囚漫步”的故事没有那么简单。

    不仅仅是约修亚,此时整个电影院都变得鸦雀无声,原本大家都是冲着雨果的精彩演出而来的,电影开始半个小时时间里雨果也的确展现出了精湛的表演,令人赞叹,但却没有达到预期之中的高度。相对而言,反而是略显无聊俗套的剧情,却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冲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