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298.第1298章 1298 惊魂未定

    犯罪嫌疑人被迅速送到了医院进行治疗,但可惜还是无力回天。经过医生解释,原来此人已经被绑在床。上整整一年,这期间完全没有吃过任何食物,只是用抗生素等药物来维持其生命,很显然,凶手是要让受害者吃尽苦头。

    意识到他们被真正的凶手摆了一道之后,米尔斯的情绪开始失去了控制,沙摩塞一直在劝说米尔斯不要冲动,但米尔斯却根本听不进去。米尔斯甚至直接朝一名记者挥舞了拳头,还冲动地对记者进行了挑衅。

    “冲动易怒,令人印象深刻。”沙摩塞对米尔斯颇为失望地说到。

    在连续三宗谋杀案之后,米尔斯的妻子翠茜跟沙摩塞见面,原来翠茜已经怀孕了,但她却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告诉丈夫。因为他们两夫妻刚刚来到一个新环境,而米尔斯目前也处于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她又暂时没有寻找到新工作,她不想给丈夫施加更多压力。

    沙摩塞向翠茜投入,多年前他曾经强迫女友堕。胎,因为他认为当时的情况不适合有孩子,但他至今都感到后悔,最后也以分手告终。沙摩塞建议,如果翠茜决定堕。胎,那么就不要让米尔斯知道她已经怀孕。

    沙摩塞意识到,真凶不可能是天才,他必然要通过渠道去了解宗教信息和杀人方式,图书馆就成为了他们之间的桥梁。沙摩塞和米尔斯通过不合法的关岛,收买到图书馆关于七宗罪书籍的借阅记录,然后逐渐过滤,最终寻找到了一个叫做无名氏(约翰-杜)的嫌疑人。

    米尔斯认为无名氏根本不可能是他们要寻找的真凶,但沙摩塞坚持认为,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任何可能性都需要确认一下。于是,他们两个人到达了无名氏的公寓之外,但却突然遭受到不明身份人物的枪击。

    “砰!砰!砰!砰”

    四声枪响让整个电影院都骚动了起来,这里的骚动不是任何声响,而是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毫无预警的枪声打乱了节奏,所有人都连忙调整了自己的座位,不由自主地朝前倾斜着身体,想要看清楚那开枪之人到底是谁,即使他不是真凶,但至少也是和凶手有关联之人才对。

    电影院里椅子那咯吱咯吱作响的声音在大屏幕上热闹的枪战之中显得微不足道,但那种无形之中的慌乱却让所有人的心脏跳动速度开始失去了原有节奏。

    来人的枪击并没有击中沙摩塞和米尔斯,年轻的米尔斯迅速就追了上去,沙摩塞则落后一些也追了过去。在紧张刺激的追逐中,米尔斯击中了对方的小腿,但对方还是拖着伤腿逃出了大厦,一头扎进暴雨之中;米尔斯紧追不舍,甚至弄伤了自己的左手,最终把对方逼到了一个死胡同巷子里,暴雨之中所有视线都模糊了,这让米尔斯小心翼翼地迈开脚步。

    紧张的气氛在那连绵不绝的暴雨之中达到了巅峰,突然,米尔斯的上方就出现了一只黑手,狠狠地砸在了米尔斯脑袋上,让米尔斯头破血流。这突然一击,即使观众们早就警惕了起来,但还是响起了一片惊呼!

    对方从容不迫地走了下来,用枪口对准了米尔斯的脑袋,血流满脸的米尔斯命悬一线,这让尼古拉斯不由自主就屏住了呼吸,四面八方也都没有任何声响,彷佛就连一点呼吸声都会让人心惊胆跳一般。尼古拉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双手已经因为太过用力而青筋爆出了,那种紧绷感几乎让他处于崩溃边缘。

    对方的枪口对准了米尔斯的太阳穴,但却始终没有露出真面孔,然后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直接收回了枪口转身逃走。这让电影院刹那间传出了松一口气的声音,不少人都刹那间软了下来,瘫在电影院的椅背上。

    随后追来的沙摩塞确保了米尔斯的安全!

    但此时疑问却出现了:如果对方真的是凶手的话,为什么不杀了米尔斯呢?几乎每一位观众的脑海里都浮出这样的疑问,但他们却没有思考的时间,因为故事的推进实在太过快速了。

    沙摩塞和米尔斯回到了无名氏的公寓进行调查,沙摩塞希望等待警局拿到搜索调查令,这样他们的搜查才是合法的,否则即使他们找到了证据,也无法呈上法庭,只会让真凶逃脱;但米尔斯却已经等不及了,他的愤怒几乎就要冲破胸腔,冲动之下就直接踢破了眼前的木门,让沙摩塞目瞪口呆,却别无他法。

    进入房间之后,沙摩塞他们发现了大量的笔记,其中详细记载了作案手法、构想描写以及大量的受害人或疑似目标人物的照片,甚至还发现了米尔斯在“懒惰”受害者楼梯上对记者大打出手的照片。米尔斯立刻意识到,原来那名闯入凶案现场的记者就是无名氏,而无名氏就是这一系列连环杀人案的真凶。

    “是他!”尼古拉斯惊讶地脱口而出,他意识到电影片头切入时的那些画面就是这个连环杀手制定杀人计划的零散片段!由于太过震惊,以至于尼古拉斯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是在电影院,直接就喊出了声。

    还好,此时尼古拉斯因为太过紧张,喉咙干涩,发出的声音着实不大,在寂静的电影院里投入了一颗小石子。但是周围所有人都没有理会尼古拉斯,大家的目光依旧一动不动地锁定在大屏幕之上,呼吸都完全屏住了。尼古拉斯也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巴,整个人都朝大屏幕倾斜,彷佛越靠近大屏幕,就能够越接近真相一般。

    就当沙摩塞和米尔斯在公寓里进行大量采证时,无名氏居然大胆地打电话回自己的公寓,对两个人的效率表示佩服,并且说之后会加快自己的步伐并稍微调整作案方向。

    面对无名氏的挑衅,警。察的权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他们还是没有能够阻止下一起案件的发生。

    周六,无名氏在一间娱乐场所的房间内用枪胁迫一名男人,要求他穿上一条特制的、看似前方胯下装有尖锐金属刀刃的皮制短裤。性。虐道具,并与一名妓。女发生关系,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

    那名“杀人凶手”男人因为太过害怕,语无伦次,甚至无法阻止起有序的语言,最后彻底失控,他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关于无名氏的线索。

    看着这名男人满头大汗、瑟瑟发抖,尼古拉斯只觉得内心深处一股无法抑制的寒冷冒了出来,让他不断打颤,那种恐惧是来自于灵魂深处,他根本无法控制,只能紧紧地抱紧自己的双手,但那无止境的寒冷还是蜂拥而来。整个电影院就像是阴森森的停尸间。

    “我觉得无法再继续住在这儿,这里把冷漠当做美德。我也不够好,但我有同情心。冷漠也是一种解决之道。沉溺毒品要比面对人生艰辛容易,偷窃比赚钱容易,打小孩比养小孩容易,爱代价高昂、成本昂贵。”

    沙摩塞在面对米尔斯关于自己为何不愿意关心时,如是说到,因为他对这个社会已经失去了信心。人们仅仅只是关心自己,不仅冷漠,而且残酷。但米尔斯却不认同,他想要有所作为,他希望成为英雄。

    这段对话也揭示了这部作品不仅仅是一个连环杀手案,其中还有更多更多的社会含义。只是,导演会如何呈现出最终的核心呢?

    周日,一名年轻女模特在其住所被杀害,其脸部被强酸毁容,鼻子被割掉,并且一只手上用强力胶水粘有一瓶安眠药,另一只手则拿着电话。沙摩塞认为,这是凶手设计的场景:你可以打电话求生,但容貌已毁;也可以抛开苦恼,选择自杀。对于为自己的容貌而骄傲的女人,宁可死去也不愿意苟且求生。所以,又一具尸体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回到警局,沙摩塞决定破案之后再退休,但他和米尔斯都对案子的前景不抱希望。

    此时,一个出租车在警局门口停了下来,一名衣着朴素的光头男子走了下来,他那略显邋遢的白色衬衫上居然沾有点点血迹,他就看着刚刚进入警局的沙摩塞和米尔斯跟了上去。

    镜头里只能看到这个男人的背影,修长的身型却有些驼背,走路不紧不慢、从容异常,周围有人路过他的身边也丝毫没有感觉到惊讶或意外,那朴素带点落魄的装束纹丝不乱。他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繁忙的警局大厅。

    从男人的背影可以明显看到凌乱的血迹,但是繁忙的大厅里人来人往,却丝毫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身影。男人沉稳地扬声喊到,“警官。”可是他的声音却被周围的喧闹所吞没,他又看了一声,依旧没有得到回应,然后他就停下了步伐,站在原地,看着正在上楼的沙摩塞和米尔斯,用平缓到爆发的音量扬声喊道,“警……官……”那震撼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回响着,让所有人都朝声音来源望了过来,包括米尔斯和沙摩塞。

    然后所有观众就看到了此人的正面!由下往上,那沾满血迹的衬衫衣摆,那鲜血淋淋的双手,那平静而从容的面容……是雨果,是雨果-兰开斯特,是几乎被人们所遗忘的雨果-兰开斯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