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278.第1278章 1278 丧家之犬

    煎熬,只有煎熬,对于现场的一百多名记者来说,这就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煎熬。身后那一千五百名年轻火山的炙热目光几乎要将他们撕裂,即使眼光没有办法杀死人,但此时此刻他们依旧感觉自己在被凌迟。

    即使随后史蒂文表示记者们可以开放自由提问了,记者们也觉得无所适从,安东尼迫不得己只能大声嚷嚷着,“如果你们不想炒作,也不想让我们来烦剧组,你们他妈早早地放一个官方说明出来不就好了,也省得事情闹这么大!”

    这个问题才一出来,安东尼就觉得四面八方的眼刀都飞了过来,他几乎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身后那一千五百名年轻火山所带来的压迫感几乎要将他碾碎。但是他却不能退缩,他必须要顶着巨大压力进行对抗才行,否则就要功亏一篑了。

    史蒂文却是对这个问题早就有准备,“你们给我们机会了吗?又或者说,你们会愿意配合吗?”史蒂文又接着解释到,“对于某些超市小报的新闻,我们拒绝给予任何评论。”

    史蒂文的回答直接就让安东尼想要钻到地洞里。

    的确,“国家询问报”的消息问世之后,其实大家给予无视的话,就不会有任何事发生了。如果超市小报的每一条传闻当事人都必须站出来澄清,那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根本忙不过来,大部分时候,人们都是忽略超市小报的。更何况,雨果早就拒绝继续对“国家询问报”的任何新闻做出任何回应了。

    而当“芝加哥论坛报”开始去求证“国家询问报”新闻的真实性之后,才不过短短四十八小时之内事情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几乎就没有给“死囚漫步”剧组机会。或者更为准确一点,用史蒂文的话来说,记者们不愿意给剧组辩驳的机会,因为他们需要的是爆点,而不是真相。

    “雨果为了钻研角色而承受沉重精神压力”,这样的新闻只有粉丝们和专业人士才会感兴趣,根本没有议论焦点,哪里比得上“雨果疯了”来得劲爆。

    现场一百多名记者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们打起精神来确认了许多细节和相关情况,但史蒂文和里克的答复却让他们的挫败感越来越严重,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漏洞,似乎史蒂文呈现出来的就是事实真相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又一次大乌龙了。

    虽然雨果并不是女巫,这一次的情况和迈克尔-杰克逊不同,媒体关于雨果的相关猜测的确是正确的——至少大方向上是如此;但是记者们忽略事情真相、事情起源,一个个幸灾乐祸、落井下石、隔岸观火的丑陋面貌却让无冕之王颜面殆尽。

    年轻火山的反抗行动就尖锐而直接地指向了要害:他们需要的是媒体还原真相,而不是为了商业利益无下限、无止境、无节操地恶意炒作,甚至还拿别人的痛苦取乐。这对于一向自诩是站在道德至高点的媒体来说,是致命打击。

    采访环节零零散散地进行着,记者们居然只是采访了二十分钟就一个个意兴阑珊地纷纷打算离开,这可和他们平时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面貌截然不同。

    当记者们想落败的公鸡般转过身来时,却发现,真正的灾难就在眼前。

    那一千五百张充满悲伤和愤怒的脸孔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人敢迈开自己的脚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发软的双腿让记者们面面相觑,却始终没有人愿意迈出第一步。此时现场记者们终于意识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他们要如何离开这里呢?

    伊莱真的很想将眼前这群记者生吞活剥,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所以,伊莱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就只是站在原地,用视线给记者们不断施加压力,那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就严严实实地笼罩在一百多名记者的上空。

    安静,极度的安静,安东尼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汗水在自己脸上缓缓滑动的瘙痒,但他却不敢去擦拭汗水,因为他担心自己的一点点动作就会引起年轻火山的注意,然后自己就死无全尸了。

    这样的状态整整持续了五分钟,那种强大的压力几乎让人崩溃,终于有记者忍不住了,发狂似乎朝着年轻火山所在地冲了过去,可就在记者即将靠近时,站在最前面的伊莱和梅雷迪斯让了开来,然后身后的人群也零零散散地让了开来,留下了只容许一个人经过的通道。

    这名记者也没有多想,就一路狂奔跑了过去。可是一千五百人聚集在一起的阵容实在太长了,绝对超过一百码了,他才跑过五十码,就发现自己的心理恐慌无法遏制地汹涌上来。两侧严阵以待的人群、凶恶愤恨的视线让他的双腿肌肉开始僵硬,但他却不得不继续跑下去,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那些记者们看到眼前这宛若一线天的道路,还有两侧宛若蚂蚁聚集一般的密集人群,不由就开始头皮发麻,但他们却知道别无退路,只能尽快离开。于是接二连三的,记者们就一个个朝前跑去,一个接着一个,从年轻火山们制造出来的狭窄道路通过,那一个个将他们扒皮剔骨的视线让他们觉得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除了狂奔之外,别无选择。

    于是现场就出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无冕之王们犹如丧家之犬,在那狭窄的人海道路之中狼狈狂奔,唯恐脚步稍微慢一点他们就再也无法离开了。

    安东尼知道自己必须快点离开,虽然他不确定年轻火山对他有多么熟悉,又是否有人可以认得出他来,但他却不能冒这个危险。可是,年轻火山的“夹道欢送”却没有给他其他选择余地,因为每次只容许一个人通过,他将会赤果果地呈现在所有人面前,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机会。

    安东尼后悔了,他后悔自己又一次惹到了雨果,而这一次很有可能就是覆灭之灾,“国家询问报”的下场已经不是安东尼需要担心的问题了,只要想到他可能面对的打击报复,他就已经开始不寒而栗了。

    眼前的年轻火山们就像是通往地狱的火山口一般,那狭窄的入口散发着幽怨而愤怒的气息,让安东尼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已经冻结成冰。他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对付其他艺人的时候虽然也是麻烦不断,但雨果却特别麻烦,似乎每一次和雨果牵扯上都是一场无止境的灾难,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此时安东尼已经可以想象到时候的可怕局面了,这一周时间以来的狂喜此时都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湿哒哒、黏糊糊的触角,将他一点一点往沼泽里拖,他可以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陷,但却无力反抗。

    “呕……”安东尼站在原地就开始干呕起来,满头大汗淋漓让头发都已经湿透了,他感觉自己的胃部在不断翻滚着,但却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耳边那凌乱的脚步声和焦躁的低声议论,让安东尼整个人乱成了一团麻,抬起头来,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他发现四周的记者只剩下一半多了,一百三十多名记者转眼就已经走了近一半。剩下的人越来越少,这也意味着他被暴露的可能性就越来越高。

    安东尼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他只是一名小小的记者而已,真正的幕后推手根本不是他,他只是提供了材料而已。但此时他却发现,他没有辩解的机会,年轻火山们已经给他定罪了,更为可怕的是,记者同僚们也已经给他定罪了,他们落在自己的身上就好像是看待死人一般,这让安东尼刹那间被一股愤怒所占据:他不甘心。

    可是当愤怒冲上脑袋的那一刻,安东尼却忽然意识到,“这是不是就是女巫的滋味呢?”当迈克尔-杰克逊千夫所指时,当雨果-兰开斯特身陷囹圄时,他们有口难辩,所有指责就这样落在了身上,他们又是什么感觉?

    安东尼茫然地看向了四周,他意识到,这个社会就像一个硕大的狩猎场,每一个人都是猎物,只是社会主流人群是最大的群体,所以他们成为了狩猎场的主宰者,他们可以接受所谓的异类和小众,赐予这些人一个位置;但是当触及到他们自己利益时,他们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残忍地将其除名,然后团结起来一起猎杀。

    迈克尔-杰克逊是猎物,雨果-兰开斯特是猎物,现在安东尼-邦德-斯图尔特也成为了猎物。

    安东尼觉得可笑,但又觉得可悲,突然之间,他终于明白了雨果对媒体如此痛恨的原因,因为在这些所谓卫道士的伪善面具之下,掩盖的就是他们的贪婪、无耻、胆怯和丑陋。而他,曾经也是其中一员。

    想到这里,安东尼的双腿终于有了力气,他迈开了步伐,跟随在记者的潮流之中朝前狂奔,感受着年轻火山落在自己身上那宛若实质尖刺般的目光,在尖锐刀刃上拔足狂奔,一步,接着一步。

    当无冕之王们揭开了面具之后,他们还剩下什么?

    1995年的八月五日,历史的巨人往前迈出了一大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