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第513章 眩晕

    日头太大,导致目眩头昏,好在叶柳的克制力还不错,她强撑一口气挣扎爬起来,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但最后还是曲折地重站起来了。

    半睁的眸子环视一圈,灵菊正打算给康家健处理伤口。而康家健无声地推开了灵菊,他把药接过去,放在了自己的身侧,然后就靠树而倚,低垂着头,不再说话。

    还有……萧谷诚在身后茂林里劈树,地面不时传来轰响,都是擎天巨树倒塌之声。

    叶柳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手抵着胀痛的太阳穴处,遮住日头,她几乎是凭本能晕晕沉沉地向萧谷诚的方向走去。

    当叶柳的素手搭在萧谷诚的手腕处时,他的身子好似一顿,而后狠心甩开了她的手。

    她的身子连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但她又重新来到了萧谷诚的身边,这回,她没有用手去碰他。

    叶柳先是润了润唇,这才能勉强开口,低若蚊吟,“你先留点力气。”

    说不定张章马上就会卷土重来。

    萧谷诚冷笑,“叶柳,到了这时候,你还能这么冷静,是因为你从没把这种事放在心上过吧。”

    我没有。

    叶柳刚启唇想辩解,就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她努力试图发声,脑子却传来一阵剧痛,电锯切割般的巨嗡响起……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萧谷诚的眼睛虽然没有看叶柳,但其实注意力从没有从叶柳身上离开过,这时见她晕倒,连忙把她接住,顾不得再和她置气,拍着她的脸蛋急喊叶柳。

    血色一点一点的从她的脸颊褪去,当萧谷诚的手心传来黏糊糊的触觉时,不好的直觉升起,他的身子突然颤抖起来,视线移向了自己的双手。

    红,触目惊心的红!

    这些血都是从叶柳的后背渗出来的,原本芳香美味的鲜血,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反而让他产生了想要呕吐的感觉。

    “该死的,她受伤了。”萧谷诚双目赤红的把叶柳抱回屋内,把她安置好,检查她的身体,萧铭也跟着在旁,泪花在眼里打转。

    “药呢,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萧铭,快把你储物戒指里的药都拿出来,就是你妈给你的那些。”在这灵之大陆,普通的储物戒指随处可见,所以萧谷诚和萧铭都配有一个,但因为里面所能容纳的物品有限,所以只放了一些常用药。

    “你们先出去。”康家健黯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室内,他虽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步履仍是十分的稳健。

    萧谷诚下意识地皱眉,怒吼,“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她的伤在后背,我要给她脱衣疗伤。”康家健平静道。

    脱衣?

    萧谷诚张口就要拒绝,可见到叶柳甲白甲白的脸色,他又转瞬间改变了主意,“……其他人都出去,我在旁边守着。”

    萧铭在出门时,回头担心地望了一下床榻上的妈妈,最后还是离开。

    门一关上,康家健就小心地扶起叶柳,让她盘腿坐在床上,他扫了一眼在旁虎视眈眈的萧谷诚,最终还是闭着眼睛褪下了叶柳的外裳和最里面那层薄薄的内衫……

    大掌碰触到堪比白豆腐的细嫩肌肤,雪腻香滑……

    康家健双眉微蹙,收起满心的绮丽幻想,专心致志给叶柳疗伤。

    ……

    三个小时后,康家健下床,把一瓶白瓷抛给萧谷诚,没有什么感情的交代,“给她敷上。”

    而后,康家健护住自己的胸口,背脊笔直地走出了房间。

    萧谷诚紧握药瓶,眸含深意地看着康家健的背影。

    “圣王大人,你胸口的伤……”屋外,灵菊连忙跟上康家健,把手中的药瓶再次递给他。

    “不用了。”康家健微举手,淡淡拒绝了灵菊的恳求。

    这个伤,他打算留着,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过线。要不然就是像今日这样,再次让萧谷诚给叶柳难堪。

    ……

    等到叶柳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后,她就见屋内的装饰和之前的小屋完全不同了。

    “慢点,肚子饿了吗,先吃点粥,来,慢点。”萧谷诚小心地扶起叶柳,让她躺在自己宽厚的胸膛上,还调了一下位置,让她躺得更舒服些。

    之前,因为叶柳在和五柳空间的优越性,所以萧谷诚等人总是能随时享受到温热可口的食物,触手可及的药品……

    可自从叶柳昏迷后,他们才感觉到生活上极大的不便利,就好像失去了无所不能的后勤和医师。

    “烫不烫?这个温度还行吗?”萧谷诚先用自己的唇试了一下温度,才把勺子喂进叶柳的嘴。

    叶柳现在还是虚弱得很,只能微点头,表示回应。

    在喂粥时,萧谷诚一直盯着叶柳看,然后他突然开口了。

    “叶柳。”

    “嗯。”她低应一声。

    “我无意抢功,是康家健救了你,我什么都没做。”

    “想到了,你又不会医。”叶柳平静地应着,她的手向后,摸到了他的侧脸,细细摩擦,对着他认真说道,“萧谷诚,你以后说话能不要那么难听吗?”

    萧谷诚沉默,那时候满心都是嫉妒,都是叶柳和康家健在一起的模样,哪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我从没想到要脚踏两只船,真的,我从没想过。他亲我的时候,我全身都没有力气,连反应都慢了半拍,然后你就马上动手打了他。我是对他有愧,但从没想过用自己的身体去还,其他的什么方式都可以。”

    “你说的话很难听你知不知道,我听着……”叶柳的声音一哽咽,手就不知觉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这里很痛,真的很痛。”

    萧谷诚愧疚地喃喃道:“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说让你难受的话,对不起……”

    她那时候还带着伤,可他却口出不逊。

    “希望你真的能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叶柳下滑身子,把薄被罩住自己的脸,闷闷道,“我有些困,再睡会,如果有事你再叫我。”

    身体累,心也累。

    他就是那个最能伤到她的人,可他说的话也是最狠的……他就是有办法,让她的心千疮百孔。

    她没有想要怪萧谷诚的意思,毕竟康家健吻了她,从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她对不起他。

    她只是想要一些时间自己静静,想想,其实她一直在三个人之中寻求某种平衡,费尽了自己所有的努力。

    但那日康家健的那个吻告诉她,她所做的不过是粉饰太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