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醋意(一)

    谷柳城,城主府。

    夜半时分,萧铭早已香甜地进入梦乡,而叶柳还在繁琐地擦拭长发。

    “诚哥,我打算把头发剪短一些。”这种念头,在叶柳洗头时尤其明显,长及腿部的长发实在太难打理。

    “我来。”萧谷诚把叶柳手中的白毛巾接过去,虽没有出声反对,但动作已经拒绝了叶柳的提议。

    他喜欢她的黑长发披在肩后或散在胸前,万般风情的模样;睡觉间,他鼻间满是她发间的幽香。

    剪掉?他可舍不得。

    要是她不耐烦打理,那么他全权负责就好。

    叶柳也没再阻止,她知道他对她的长发有多执着。

    恐怕在这个男人心中,她的长发已经是属于他的私有物了。

    “你在艾夏天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萧谷诚把叶柳抱到大腿上,边为她擦拭头发,边问道。

    “得到一些信息,但远远不够。”说到此处,叶柳的嗓音渐低下去。

    她只希望杀死艾夏天和金景放,然后把萧谷诚留在身边,不要去那该死的死亡谷。

    “说说,”擦完头发,萧谷诚搂住叶柳的腰,大掌伸进了她的睡裙里厮磨。

    细腻的肌肤就好像带着吸力,粘着他,咬着他,他怎么舍得放手。

    “艾夏天有个儿子,你知道吧!”叶柳回头道,脸侧刚好撞到他挺直的鹰鼻。

    “嗯,知道,她在煤山提过。”萧谷诚心不在焉道。

    叶柳身上始终有个隐香,仔细去闻反而闻不到什么,可不经意间,那股香就会飘入人的鼻端。

    有点淡,有些幽,真要说,又有点像春天柳树的味道,风飘过,荡漾着微微的轻波,让人悠然向往。

    萧谷诚总是像只狼狗一样在她身上拱来拱去,也是想要找出香的来源。

    听到萧谷诚这番歪理,叶柳不禁羞然,轻锤他的肩,“哪来的什么香,你别乱动了。听我好好说话。”

    叶柳从不相信自己身上有什么香,她天天洗澡,也就一股沐浴露的味道。

    其实叶柳不愿意给萧谷诚亲,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萧谷诚之前想过去找其他女人,她心里有些膈应。

    “说啊!”萧谷诚不在乎的说道,“你说你的,我亲我的。”

    不能碰她,他现在也就过点这样的干瘾了。

    “金家愿意帮艾夏天的忙,就是因为艾夏天给金家生了一个儿子。金家答应艾夏天的事情已经全部做到,所以他们不会再管艾夏天的死活。自从煤山之后,艾夏天再也没见过金景放。”

    原来因果是这样,萧谷诚了然地点头。

    叶柳静默地等着,她原以为萧谷诚会问艾夏天如今怎么样了?

    但萧谷诚好似对这一点完全不关心,说好的交给叶柳处理,就完全不插手。

    既然萧谷诚不问,那么叶柳也就选择不说。

    “不过,艾夏天倒是说了一件事。”过后,叶柳又想起一件看似无所谓的小事。。

    “什么?”

    “……金景放对我好像挺关注的,一见钟情也不像,就是莫名地对我感兴趣……”

    “让你在外面招蜂弄蝶,”萧谷诚泄愤似的往叶柳的脖子狠吸了一口,吮出了一个红印。

    “你听我说,金景放在临行之前,对着艾夏天提过一句话,说我像是他的梦中故人。”

    “你不乖啊,什么时候跑进别人的梦里。”

    “我总是感觉这句话很重要似的。”叶柳若有所思道,“除了煤山那一次,我到底还在哪见过他,不应该啊。”

    她的第六感可从没有失效过。

    “好了,别亲了,睡觉。”苦思过后,想不出个所以然,叶柳就推开萧谷诚的头,往床塌走去。

    因为叶柳态度强硬,所以萧谷诚也不再腻歪。这种心甘情愿的事,总不能强迫她。

    本以为一夜无事,可没想到萧谷诚在睡着后,突然感到下腹传来一阵柔软的触觉……

    是叶柳的小脚,如同最滑腻的软玉,在他极其敏感的地方动来动去。

    “小祖宗,之前你亲都不给我亲,现在怎么又这么主动了”这深更半夜的,萧谷诚可不认为叶柳是在故意给他福利。

    “……”叶柳没有作声,只是脚下动作更加温柔细致。

    萧谷诚只感觉有只小野猫在自己的心口上挠,痒得厉害。

    “……是不是还在为我去找其他女人的事生气?那事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萧谷诚心里微叹了一声气。

    他多了解叶柳,她遇事就喜欢这样,当时不怎么样,都把气憋在事后。

    “……”知道就好,她气死了,心都在冒火,敢给她头顶上种植绿化,她真想把自己脚下那根东西剪了,摆着好看也不错。

    “你哪知手碰了她们?”叶柳半眯着眼睛问道。

    “没碰,看了没反应就走了。”萧谷诚说实话,但没人相信。

    “没反应?”叶柳冷笑,“现在反应不就挺大的吗?”

    静默了半晌……

    “…你还不知道吗?我也就能对你起反应。”萧谷诚嗓音沙哑道,喉咙里就喊着一颗小石子,撩人心弦。

    “……”叶柳原本还想好好教训一下萧谷诚,可这时候又觉得无趣。

    她这样未免也太小心眼了,他不仅是心,连身体都完全忠于她,她却还在这不满意,那不满意,于是转身翻了个身,也不去看他。

    萧谷诚见叶柳背过身去,背影增了寂寞,心里觉得好笑,就打算哄哄她。

    “怎么了,继续揉啊,你把我揉肿了,总得善后,替它消肿吧。”他黯哑着嗓音,对她述说着苦恼。

    “……无耻。”原本叶柳生气得很,可这时候听到萧谷诚的浑段子,又不禁扑通一声笑出来。

    这人向来是什么混账话都讲得出口。

    “笑了,不生气了吧?”萧谷诚扳回叶柳的身子,按着她的肩,亲昵地捏住了她发红的鼻头。

    叶柳扭了一下头,躲掉他的手。

    “还生气?”萧谷诚做苦恼状,“我想想啊,到底要怎么才能让我的老婆大人消气,”

    说着,朗声一笑,被子一掀,萧谷诚翻进了被窝里……弄得叶柳又是低喘又是发笑。

    *

    月初求月票,么么o(≧v≦)o~~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