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谁能托付?(四)

    萧谷诚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后,马上联系五彩石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幽暗的岩洞中,萧谷诚问向五彩石竹。

    他明明应该产生感情的,但心脏完全不听话。

    “难道你以为无情无感只是一句废话吗?”五彩石竹答复,“这才是真正的你,或者说真正的丧尸王,不会动情,麻木无仁。”

    “可是我爱他们……”萧谷诚在挣扎,在反驳。

    可他的薄唇微微阖动,却发不出再大的声音,连声音都是破碎支离的。

    “时间久了,你慢慢只会记得‘我爱他们’这样的一种心情,或许连这种心情都会忘记。你的感情只会越来越趋向于无。”

    “……什么都没有吗?”萧谷诚眼里的光瞬间泯灭,“那心脏不就成了摆设。”

    “你原本就是没有心的。”五彩石竹陈述道,“正是因为没有心,丧尸王才能无所顾忌地屠杀苍生。”

    瞬间,黝黑的岩洞化成了吃人的口腔,那些透明的水滴渐渐变红,变红,变成了血色……蔓延到了整个世界,充斥了他整个脑海,把他的意识全部占据。

    “……为什么连最后一丝希望都不留给我?”

    他只是想守好自己的老婆儿子,好好爱他们而已。

    就这么小的要求,就这么正常的要求,也不能满足他吗?

    “……”五彩石竹原本想说,是你太过贪心,奢求感情。

    要是你不动情,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能麻木地度过永生,而叶柳也能和康家健相爱,他们会很幸福,他们会联手杀了你。

    可叶柳却偏偏爱上了你,是你在命运中途就坏了她的姻缘,最后更是间接害她至死……

    可五彩石竹看着眼神空洞的男人,那些话不知道为什么又说不出来了,爱一个人并没有错。

    只是天道开了一个玩笑,天道可能也没想到:两个最不应该相爱的人,他们相爱了。

    这个男人如果真的完全跨掉,泯灭人性,到最后毁天灭地,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天道所想看到的?

    为什么不想办法成全他们,让叶柳永远守着这只野兽,使人世避开一场浩劫。

    最后,五彩石竹看着只剩一丝力气的萧谷诚,余了一声空叹,也别无他法。

    谷柳城。

    萧谷诚在和秦武独处谈论公事时,突然冒出一句话,“武哥,我拜托你一件事好吗?”

    “什么?说。对我还用拜托这么客气的词。”秦武大气地说道。

    “帮我去……”百慕大找一个人。

    “……算了,当我没说过,”萧谷诚沉默半晌,又道。

    不到万不得已,萧谷诚并不想走到那一步。

    *

    而在萧谷诚找秦武时,叶柳也找到了安凌。

    “……安凌,十多年过去了,你和大桩之间还会有夫妻生活吗?”叶柳难以启齿问道。

    “哈?”安凌愣了一下。

    “……”叶柳抿嘴,接下来没有回答。

    安凌有些讶然,好像想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不会吧,你都不知道,诚哥看你的眼神有多火热,我们这些旁观者都心惊胆战的,就怕他一不小心把你给吞了。”安凌形容完之后,还为自己的比喻先笑了笑。

    “我觉得你们哪都会出问题,可这绝不会出问题。”安凌肯定道。

    因为萧谷诚是个人私欲很重的人,绝不会在这方面克制自己。

    “但事实很遗憾,他现在看我的眼神和以前不一样了,”叶柳无奈说道。

    叶柳想起昨晚的情形还有些心揪。他毫无感情的眼神,让她心寒。

    以前的时候,他一天恨不得要七回;后来,科研所说他有隐疾,他们之间就靠别的办法解决。可是如今,连别的方法都没有用了。

    她看得出来,他渐渐对这种事情没有了欲望。

    她想要粉饰太平,所以他说什么,她都尽量去体谅,她都尽量去相信。可是,如果有一天,他们之间没有了爱情,没有感情,她该拿什么去支撑?

    “他最近不太和下属接触,我都有好久没有近距离看他了。叶柳,但其实这种事,我作为一个外人也不方便插嘴,你和他谈过了吗?”安凌开导说道。

    呵呵,他要是愿意和她谈,她现在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她真的想尽办法了,但就是没办法使他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搭伙过日子,一般爱情都会转化为亲情。”叶柳自我安慰,淡淡地望向了窗外。

    “叶柳,你这个人就是太内敛了。”安凌看着状似平静的叶柳,感叹了一句。

    “……”

    她真的内敛吗,她对他还不够火热吗?

    那是安凌没见过她在萧谷诚面前的样子,她把自己整颗心都掏出来了。

    他以前在床上需求大,她再怎么承受不了,也会让自己去适应他;后来他不碰她,她为他找了千般理由。

    他工作时,她怕他饿了冷了,桌边总是一杯热茶,亲自照料他的三餐…

    她尽心尽力地周到照顾他,不就是因为爱,因为心疼他。

    要不是喜欢,她怎么会……怎么会……

    “安凌,如果我说,今日这副场景,我早就想到了,你会相信吗?”叶柳轻飘飘地道。

    她早就想到,萧谷诚会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她。

    她早就想到,萧谷诚会慢慢地疏远她。

    可她还是不甘心地想着,做些什么吧,做些什么吧,努力去挽救。毕竟她爱他啊,她也看的出来,他应该也是爱她的。

    “……”安凌皱起柳眉,不明白叶柳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飞蛾扑火,我尽过力,也用过情,但还是没有办法。”

    就是有那么一种男人,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静静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心就开出层层白色花瓣。

    她飞蛾扑火,燃烧了自己,用自己剩余的爱再去爱过他一回。

    她早就告诉过自己,就算还是结不了善果,她也认了,不会后悔。

    因为那些存在过的爱,永远没办法否认。

    爱过就爱过,最起码,她愚蠢得勇敢过一回。

    愚蠢,是无药可救的。

    安凌还想问些什么,可叶柳留着那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就离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