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第402章 谁能托付?(二)

    痛苦的哀鸣渐渐低下去后,萧谷诚如同僵化般静止不动,山洞也重新恢复了静寂,只余水滴声不停歇地响……

    一旁的五彩石竹慢慢跳走到了萧谷诚的身边,它俯视着抱头蹲在地上的男人。

    这时它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他。俯视。

    此刻,他脆弱得不堪一击,双手抱膝,脸则埋在膝盖内。

    它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知道那应该是令人心碎的。

    五彩石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哪有人真的那么强大,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

    但这样的萧谷诚,恰恰说明他还是具有“人”性……

    要是真是无心无情的丧尸王,就算世界在他面前崩塌,他也只要背着手,木然地看着。

    但其实早在千亿年前,就有一个女人真正的改变了丧尸王。

    只不过,那个女人可能至死都认为,他不爱她。

    “你刚刚说,就算是地狱你也敢去闯?”五彩石竹平静问道。

    “……对,不过这个世上有地狱吗?”萧谷诚嘶哑出声,他缓缓抬起头,面容恢复了一向的冷硬,明暗不一。

    “没有地狱,不过有死亡谷。”五彩石竹道,“死亡谷,五千亿年一消失,五千亿年一出现。它上次出现,把大陆灵气尽数带走;它这次出现,又重新带来丰富的灵气。或许,你可以去试试。”

    “为什么你之前不说,你早说我就早闯进去了。”听见一丝渺茫的希望,萧谷诚猛地站起身。

    听见责备,五彩石竹发起了恼,它可是一直在为他们夫妻打算。

    “不识好歹,你以为你进了死亡谷,你就能解决掉你身上的丧尸王血脉吗?”

    “想想那些守在死亡谷周围的家族,里面有几个老头和你现在不相上下。但是他们呢,他们还不是乖乖守在外圈打转。”

    死亡谷早已经脱离了天道,不受万物束缚,所以五彩石竹也无法窥视里面到底有什么。

    “就是因为从没有人从里面走出来过,所以也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不过正是这样的神秘性,使得大家都对他趋之若鹜。”

    “那些人明白,如果没有把握,那么他们从里面走出来的可能性为百分之零。不过你和他们不同,你是不死之身,不管受多大的伤都会自动复原,所以你从里面走出来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五。”

    “只有百分之五?”萧谷诚喃喃问道,太阳穴刺痛。

    那如果他最终不能从里面走出来,那叶柳和萧铭怎么办?

    “是,所以吾以前从没提过。你现在还能留在他们身边挣扎,但如果进了死亡谷,你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可能永生永世都被困在里面,不得善了。”

    “在这两种选择里面,你觉得哪种更好?”

    “……”

    和他们母子分离?这样的后果他承受不起,他们母子也承受不起。

    他花了这么多年的工夫,才让叶柳把视线牢牢黏在他身上,他昨天才和儿子敞开心扉,彻夜交谈……

    他们之间,家庭的牵绊那么深,如果他突然离开,他们如何承受得了?

    如果……如果他真的要离开,那么他又该将他们托付给谁?

    重新培养继承人?不,不太可能,不说没有合适的人选,就说时间也来不及了。

    …………

    萧谷诚突然想到,其实还有一个最好的人选,一个独一无二的人选。

    ——那就是康家健!

    但萧谷诚一想到这个人选,自己的心脏就首先承受不住了。他当年费尽千辛万苦把康家健从叶柳身边挤走,这时候让他亲自把康家健请回来?

    心脏一窒息,他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她是他的,她是他的女人,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女人,他做不到把她交付给其他男人!!!

    尤其是康家健。叶柳对康家健的感情原本就是亲情恩情交错,说不定哪个时候就深化为爱情了。

    萧谷诚不想叶柳用饱含爱慕的目光看着另一个男人,他不允许……

    “……我再考虑一下。等我下次再来找你时,我会把决定告诉你。”萧谷诚沉默半晌,没有给出最终的回答。

    “吾所说的也只是猜测而已,毕竟吾也不确定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死亡谷,”五彩石竹道,“据吾所知,从没有人从里面……”

    但五彩石竹说到这里,突然愣了一下。因为它发现曾经有一个男人从里面爬出来过……那就是上一世的萧谷诚,他在那十年内不知道历经了什么……

    不过,上一世的萧谷诚远比这一世冷酷强悍……

    如果说这一世的萧谷诚只是初步成型的小狼崽子,但上一世的萧谷诚就是成年公狼。

    所以五彩石竹也不能确定,这一世的萧谷诚到底能不能获得前世的幸运?

    谷柳城,办公楼。

    萧谷诚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见叶柳正在埋头批改公文。

    很快,叶柳抬起头来,见到不远处的萧谷诚倚在门边,始终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就是不走近她。

    “进来啊,一直站在门口干什么?”叶柳微抬下巴,眉宇间尽是温软。

    萧谷诚关上门,把叶柳抱在怀里,自己坐在了她的椅子上。

    “……柳儿,你现在还会想起康家健吗?”他附在她耳边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叶柳蹙眉,“怎么突然想起问起这个问题?”

    “你回答我啊,”萧谷诚道,“你放心,我只是随口问问,绝没有其他意思。”

    “……偶尔会想起。”叶柳怕萧谷诚胡思乱想,于是急忙抓住他的手腕,解释道,“但我对他,和对你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和他待在一起很舒服,可就像家人一样……”

    “很舒服,就代表你喜欢和他待在一起,是吗?”萧谷诚平静问道。

    叶柳见萧谷诚的问话有些奇怪,于是又张嘴想说些什么……

    “诚哥……”

    “好了,傻瓜,不要担心,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只是突然觉得,他挺好的,真的。”萧谷诚紧搂住叶柳,把头埋在她的脖颈,轻声道,“是他成全了我们。”

    正是惊觉了康家健的伟大,萧谷诚才越发感到自己的狭隘渺小。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还是不愿意对她放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