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398章 冰释前嫌(三)

    叶柳会说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在这方面,她几乎没怎么主动过。

    不,应该说从没有主动过一次。

    因为他实在是够主动了,她很多时候承受不了,还只能不断地推辞。

    会不会问题出在这里?

    “不,最好不要,城主在这方面的抗拒性十分强,甚至带着玉石俱焚的意味。你一主动,事情可能就会适得其反。”白衣掛认真开口。

    “精神系异能者并不能完全深入到城主的大脑,所以我们只能推测着,可能是他遇到过什么事情的,或者见到了什么场景,最终导致他产生了心理障碍……”

    “不能找出根源是什么吗?”叶柳蹙眉问道。

    没有找出他真正抗拒这回事的原因,怎么能对症下药?

    叶柳虽觉得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但仔细想想又不像。毕竟浅吻拥抱什么的从没少过,他并不像是厌恶她的样子。

    “……城主的大脑并不是谁都可以入侵的,我们只能窥测到他愿意开放的地方。”白衣掛又道,“在检测中,我们的一名精神系老师差点大脑瘫痪,因为城主的防护墙太强大了。”

    “……”叶柳一边听,一边想着。

    “不过这种症状应该是暂时的,就如夫人刚刚所说的,他还是会有欲-望,还是会BO起。只是时间问题。”白衣掛道。

    “……他现在这样,那我应该做些什么?”知道萧谷诚并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叶柳总算是心安了一些。

    “城主现在的心理压力比较大,但抗拒性又比较强,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自然。”白衣掛道,“萧夫人,你可以去试着多体贴一下城主。如果他不做,那就不要强求;如果他想做,那你就尽量配合……”

    “夫人,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是比较强人所难的。”白衣掛无奈道,毕竟并不是谁都可以接受无性婚姻。

    但城主的病情又完全是心理原因引起的,科研技术完全没有作用。

    “……行,我知道了。”叶柳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柳不动,白衣掛当然不敢先走。

    “……萧夫人,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询问?”

    “除了这件事,他的身体有其他问题吗?”叶柳加重了语气,“我是指其他各方面!”

    “没有,城主除了细胞活跃度特别高,身体特别强壮外,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你事前的特意嘱咐,我们从头到尾都检查过。”

    “那就好。”叶柳喃喃道。

    这段日子以来的怪异总算能得到解释,她有了拨开乌云重见彩虹的感觉。

    虽然萧谷诚反感这种事的具体根源没找到,但情况已经比她的想象好太多。

    她原本还以为他是得了什么不可治疗的绝症,所以才不断地推开她……

    不过是无性婚姻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她原本就不是纵欲的人。更何况,他那些个其他手段多得是……

    至于事情的真正根源?白衣掛说他可能是遇到什么事情,或者见到了什么场景。

    叶柳不得不把事情递推,他是从什么时候不碰她的?

    ……貌似是从煤山回来后。

    因为在那之前,他每日都要好几回;而在那之后,虽然会浅吻,会拥抱,但没有再真正意义上碰过她。

    难道是在她煤山昏迷期间发现了什么事情,导致他对床事产生抗拒……

    连叶柳本人都不知道,她正在一步步更接近事情的真相。

    *

    从科研所出来后,萧谷诚和叶柳并肩走在一起,想着,这次事情还得感谢五彩石竹。

    要不是它让他吃了一片什么粉色花瓣,他也不可能逃过科研所的耳目。

    不过他一把那片粉色花瓣吞下肚,五彩石竹就变得极其虚弱,但愿它此时并没有什么大事。

    “诚哥,我们不要着急,慢慢来,没事的。”叶柳握住了萧谷诚的左手,十指紧扣。

    想到之前他为了避开她,甚至天天去睡办公室,叶柳心里就极其不好受。

    白衣掛说得对,按萧谷诚那本质强势的性子,她要是逼得狠一点,他可能做出更决裂的事情。

    “嗯。”萧谷诚低声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原本演这一出戏,也只是为了安她的心。虽然不知道能安下多少,但如果能让她少想些,那就是好的。

    “……不管你什么时候把事情的根源告诉我,我都等着。”认真地凝视他,叶柳又道。

    萧谷诚紧抓着她的手,什么都没说。

    如果有朝一日,他能够破除自己身上的丧尸王诅咒,心安理得的和她在一起。

    那么他想,他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再寻求她的原谅。

    *

    等到叶柳和萧谷诚的关系彻底恢复,周围手下也轻松了很多。

    此刻,叶柳和安凌走在谷柳城的街道,巡查着城内环境。

    “你们之前闹得那么大,把大家都吓坏了,知道吗?”安凌柳眉舒展,笑道。

    “吓坏什么了?”叶柳眼神转悠着,看着一家家新旧店面。

    “你到处调查诚哥,后来诚哥干脆搬到了办公室去住。你知道在我们下属眼里,代表什么?”

    “代表什么?”叶柳反问。

    “从没见你们闹过,一闹就闹这么大,”安凌叹了一口气,“说实话,连我都怕你们闹蹦了,不过后来听易叔说,你们俩分不开。”

    分不开吗?叶柳暗忖。

    “我就觉得易叔的话挺有道理的。其实你们最开始在一起时,我觉得挺勉强的,因为诚哥一头热的成分多。但后来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就觉得再没有比你们更般配的了,一起扶持,一起进阶……不管做什么都是在一起的,想想真让人嫉妒。”

    是吗?她也只是做好一个妻子该做的而已。

    “男人有权有势就变得可怕,因为他们更有了资本。但诚哥这些年来别说惹出其他女人让你心烦,就连多看其他女人也没有。”安凌嫉妒道。

    萧谷诚是个桃花很旺的男人,但他竟从没偷过荤。

    “兴许是怕我打呢?”叶柳不自觉地笑了出声,那夜在浴室时,他可是一遍遍傻乎乎地说着她凶呢。

    “哈哈哈,可能还真是。”安凌想着这个可能性,心里也平衡了一点,不由对着叶柳会心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