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第392章 世间哪得两全法(四)

    谷柳城东南角的一处小庭院,虽朴素简陋,但胜在干净整洁。

    透过庭院,往屋内张望,可以看到有两个男人正在对饮。

    年轻男人英俊帅气,眉宇间却带着淡淡的郁气;中年男人儒雅不凡,带着一副窄框眼镜。

    易玄没有被萧谷诚难得的煽情所感动,而是皱着眉头问道,“阿诚,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有点事,但也不是大事,就是最近感触挺多的。”这次,萧谷诚干脆连碗都没拿,直接拿酒瓶灌。

    “易叔,你当初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不是也感触很多?”

    “这跟年纪没关系,只跟心境有关系。”易玄边喝酒边道,“心境好,感触就少;心境不好,感触就多。”

    “易叔,你这个神棍,又在这里算命了。”萧谷诚笑道了一声。

    “我从不会算命,只是和你相处足够多,所以对你比较了解。”易玄道。

    “阿诚,不要去管别人怎么想,你有这些,都是你该的。别人对你好,恰恰是因为你对别人也好。别人为你豁出命,恰恰是你能为别人豁出命。没有谁的感情是无缘无故的。”

    “我倒不在乎别人,就是有时候觉得挺对不起叶柳的。”萧谷诚又饮下一杯酒,眼神虚无地看着桌前,好像什么都没装下。

    易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果然问题还是出在叶柳身上。能让萧谷诚这么苦恼的,从来就只有叶柳。

    “哪里对不起了?”易玄喝下一口酒后,取笑问道。

    “……我在来你这之前,去看我爸了,然后我发现,她把我爸那里安排得很妥当;还有啊,她不仅把铭儿管好了,家务事也料理得井井有条,我每天一回到家,都只感到舒心,家里事就从来没让我烦过;工作上,她也帮我良多……”大掌紧握着碗面边缘,萧谷诚却没再举起来。

    “我总是说让她享福,让她享福,”萧谷诚喃喃道,“可是我最后发现,我一直在让她受苦。呵呵,我一直在开空头支票。”

    易玄曲起手指敲了一下桌面,好笑道,“阿诚,你是叶柳吗?”

    “啊?”萧谷诚迷茫地看向易玄。

    “你不是叶柳,所以不要想当然。你以为她做这些事情是辛苦的,或许不然。她和你在一起,是喜欢你,所以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能是甜多于苦。”易玄道。

    “甜大于苦?”

    “是啊,我问你,你每天在外面奔波,有没有觉得很辛苦?”易玄反问道。

    “……辛苦是辛苦,不过想到家里还有他们娘俩,就算再苦……”就算身体再苦,心里也是甜的。

    萧谷诚好像有点懂了。

    “这不就是了,叶柳的感受可能是跟你一样的。”易玄道。

    “你就是太在乎她,才会想些乱七八糟的。其实不必想太多,末日都来了,还怕什么,只要把当下的每一天都过好就行了。”易玄开解道。

    “嗯,来,易叔,我们爷俩再干一杯。”萧谷诚举起酒瓶,一饮而下。

    萧谷诚在易玄住所待到将近傍晚,才有了点起身离开的意思。

    而在萧谷诚喝得醉醺醺离开时,易玄又突然叫住了萧谷诚,“阿诚,我不知道你遇见了什么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不管你遇见什么事情,想想你之前提到的那些人。那么多人都在你身边,你不是一个人。”

    当时萧谷诚是怎么回答来着?

    他喝多了,好像也没有回答,只是扶着门框虚虚地点了点头。

    *

    好久没有这么放肆的喝酒了,萧谷诚一身酒臭地回到城主府,理所当然的被叶柳踢进了浴室。

    “老婆,老婆……”萧谷诚的眼神飘忽,嘴里只知道这样喃喃喊着。

    “怎么突然喝这么多酒?算了,算了,我去给你拿干净衣服。”叶柳皱眉道。

    可萧谷诚连衣服都没有脱下,就这么倒进了盛满热水的浴缸里。黑色衬衣和长裤沾了水之后,变得沉甸甸的。

    叶柳捧着干净的衣裤进浴室时,就只见他整个人都沉进浴缸底,一动不动的。于是她连忙放下衣服,把萧谷诚从水底提起来。

    “疯子,也不怕淹死。”叶柳掩着琼鼻,低声抱怨了一句。

    “美人……”萧谷诚虽从水底出来,睁开了眼,但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视网膜里的景象也扭曲摇晃。不过,他还是感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好漂亮。

    “美人,我老婆呢,”萧谷诚迷糊道,“你把我老婆弄到哪里去了?快点把我老婆还给我。”

    “真是的。你是装醉,还是真醉?”叶柳无言道。不过被夸漂亮,她决定还是不和喝醉酒的男人计较了。

    “美人,你要帮我洗澡吗?”在叶柳要帮萧谷诚解衬衣纽扣时,他还不肯,口里道着,“不行啊,我老婆醋劲很大的,不能让别的女人碰,她会阉了我。”

    “是不是她不阉了你,你就可以让其他女人碰了?”叶柳眼神狡黠。

    “不可以,我老婆很凶,她会打人。”

    叶柳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个满口“童语”的男人,又好气又好笑。

    “乖乖听话,洗完澡去睡觉。”叶柳用上巧劲,总算是稍微安抚住了萧谷诚。

    可他还是哑声气了叶柳一句,“美人,你好温柔。我老婆很凶,我不听话的话,她会打我。”

    “温柔你个大头鬼,我就是你老婆。”叶柳费了好大的工夫,才把萧谷诚的衣裤全部褪去。

    她看着躺在水泊中赤-裸得犹如婴儿的萧谷诚,思忖着该先从哪里下手。

    随着,叶柳就坐在浴缸边缘,打算先给他洗头。此刻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睡袍,腰间系了一根细带,勾勒出了纤细无比的腰身。

    可萧谷诚就是不老实,他一直在浴缸里闹腾,嘴里还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拍打出的水花都溅到了叶柳的身上,侵湿她的白色衣袍,若隐若现地显出了内里的白肤。如同杏仁豆腐般,让萧谷诚口干舌燥。

    “美人,你和我老婆一样白。”萧谷诚痴痴地盯着叶柳,突然伸手把叶柳带进了浴缸。

    叶柳措不及防,就这么扑腾一下,倒在了萧谷诚的怀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