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第391章 世间哪得两全法(三)

    听着铭儿这状似赶人的话,萧谷诚挺直背,脸上渐渐收起了笑。

    “嗯,好好练,这是给你的奖励,那爸爸就不打搅你了。”萧谷诚把一把精致的小水剑交给儿子,就转身离开。

    有了这把水剑,萧铭运用水系异能时就能够更加灵活。

    “爸爸……”萧铭握着那把水剑,珍惜地抚摸着。他心里一酸,眼眶一红,就这么低声喊了出来。

    本来萧谷诚都走到门口了,可是这时候,他突然就大步转身,下蹲紧紧抱住了儿子。

    “嗯,儿子。”萧谷诚哑着声音,低低地应了一声。

    如果他能够护着他们母子俩一辈子就好了,那他就不用这么冷酷地逼他,逼他去长大。

    他只望自己永远是那座大山,为他们母子遮风挡雨……

    但将来,可能做不到了。

    他如今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控制丧尸王血脉到何种地步……

    *

    萧信的房内,一切的摆放以静心凝神为主,这都是叶柳的主张。

    “下去吧,这里我来就行了。”萧谷诚挥手让侍者下去,亲自照料来父亲。

    “爸,最近比较忙,我都好久没来看你了,你应该还记得我吧。”萧谷诚调侃道。

    如今萧信的眼神已经有神了许多,他见到萧谷诚不正经的模样,虽没有说话,眼珠子却转了一圈。

    萧谷诚拧干毛巾,一边给萧信擦着脖颈处,一边和他聊天解闷,“爸,虽然我没有过来,但我知道叶柳一直在照顾着你,所以也不是很担心,她可比我细心多了。”

    “我们父子俩真的要感谢叶柳是不是,要不是她的话,我可能就再也没办法这样照顾你了。”擦完身子后,萧谷诚又给萧信按摩腿部,“你现在也越来越好,我真开心。”

    “好好,好……”萧信不流畅地说道,他这是在夸叶柳好呢。

    在叶柳的灵液调理之下,萧信已经渐渐有了自我意识。虽说现在只是话能表意,但以后就能说出完整的话了。

    “哈哈,爸爸,这你可得感谢我。要不是我娶了这么个媳妇,你也享受不到她的伺候。”萧谷诚大笑之后,声音又倏地低了下去,“爸,叶柳是个孝顺人,她叫你一声爸,就会真的把你当爸一样对待……”

    所以就算以后发生什么不可测的事情,萧谷诚也不必担心,因为叶柳一定好照顾好萧信。

    停停歇歇,萧谷诚对着萧信说了很多话。在中途时,萧信突然紧紧握住了萧谷诚的右手,他瞪着一双眼睛,嘴巴大张着,但就是不知道该如此完整地表达自己意思。

    凭着一个父亲的本能,他本能的知道萧谷诚不对劲。

    见状,萧谷诚反握住了萧信的右手,说道,“爸,你不要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要快点养好身体,到时候我和你,再带上铭儿,我们一家三代去打猎。”

    萧信嘴唇微微蠕动,对着萧谷诚轻轻点了一下头。

    从萧信房里出来后,萧谷诚脚下顿了顿,又去往了另一个方向。

    当易玄打开房门时,就只见萧谷诚晃着手上的酒瓶。

    “阿诚,怎么想到我这里走一遭了。”易玄调侃道。

    “易叔,要不要喝酒?”萧谷诚笑道。

    “也不怕叶柳让你跪搓衣板。”易玄笑笑,就让萧谷诚进门。

    “没事,有时候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也喝点小酒,大冬天暖身体。”萧谷诚笑笑。

    “妈呢,她不在吗?”萧谷诚进到屋内,见楚玉不在,又问道。

    “她现在在丫丫开的店面里当会计,那小姑娘被你送出去学习一段时间后,简直就是脱胎换骨,现在店面遍布各大城市。”易玄在桌后坐了下来,让萧谷诚也坐。

    丫丫一直都是叶柳的人手,很有经商天赋,后来虽被萧谷诚送出去学习过一阵时间,但向来只听叶柳的话。

    说好的不插手叶柳势力范围,所以一般叶柳的人在做什么,萧谷诚也不太管。不过以后……萧谷诚可能会关注一下了。

    “我这里乱七八糟的,我随便,你也随便,自己找地方坐。”易玄随口道,他的桌上还堆满着机械,各式小零件更是奇形怪状。

    谷柳城有一半的新型武器出自易玄的手中,可易玄却从来不要求什么回报,只说这些是他的爱好而已。

    “阿诚,你好几个月没来找我了,这次又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易玄带上眼镜,一边和萧谷诚说话,一边研究手中的机械。

    以往,萧谷诚碰上什么棘手的问题,首先来找的就是易玄这个长辈,而易玄则会指引着萧谷诚走向正确方向。

    “易叔,你说这话就太伤我心了,我就不能是想你,才来找你的吗?”萧谷诚道。

    “想我?哈哈,原本叶柳还不够你想的?”易玄从眼镜后瞄一眼萧谷诚,打趣道,“好好,那今天我们爷俩就不谈公事,就喝酒。”

    易玄把桌上的机械都推到一边去,拿出了两个大碗。

    几碗黄酒下肚后,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异状,毕竟都是千杯不醉的主。

    两个人也叨叨絮絮地聊起了往事,和如今城内建设的一些改善。

    “易叔,你有没有觉得我太好命了?”过后没多久,萧谷诚倏地问道。

    “哪里好命?”易玄疑惑问道,萧谷诚如今拥有的一切是他自己拼来的,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说女人,我有叶柳,虽然小毛病多了点,但耐不住我喜欢;

    说老爸,本以为那是个老混蛋,哪知道背后一直在帮我算计;

    说兄弟,虽有亲有疏,但亲的能为我豁出命来。

    说叔,易叔,你更是对我掏心掏肺。从组队,到建基地,再到建城池,都是你一步步教我,要不然我当年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走得这么远,这么顺利。等到你教会我了,你又退到幕后,但还是偶尔给我提点几句。”

    “易叔,我是不是一直以来都过得太幸福,太顺了?”萧谷诚仰头就把碗中黄酒灌下肚。

    人一辈子的福气反正就那些,要是用完了,就没有了。

    他可能就是因为以前太顺了,所以后面才遭遇到这么多坎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