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不能告诉她的理由(五)

    “但女孩还没有到达康族,她就在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从碎石堆里爬出来的红衣男人。

    女孩当时很吃惊,不过还是向男人问好。而男人面无表情,根本没搭理她。

    女孩没当一回事就转头走了,但接下来那个红衣男人很奇怪,他一声不响地跟着女孩。

    女孩到哪里,他就到哪里。

    女孩问他为什么?他只说香。

    可女孩闻遍了自己身上,也只闻到正常的体香,于是她不再管他,继续赶自己的路。

    但在一次在夜路途中,女孩被两个修真者调戏。

    师父没教导过她能力,于是她只会用死办法,拼命挣扎。

    后来还是始终跟在她身后的那个红衣男人救了她,男人的办法很简单:他直接咬破了那两个修真者的咽喉,把他们吸成了干尸。

    可是事情还没完,男人吸干了那两个修真者后,又抓住了女孩受伤的手腕,疯狂吞噬她流出来的鲜血。

    他注意不让自己的尖牙碰到她,他的想法很单纯:好东西要慢慢吃。

    女孩很惊异地看着眼前一幕,她这才发现原来之前红衣男人所说的是她的血香。

    后来,女孩把那两名修真者的尸身焚烧了,她直觉不想让别人知道红衣男人的异处。

    男人还是照旧跟在女孩身后,不过女孩每晚都会主动放半碗血给男人喝。

    原本一个月的路程,被女孩延长到了半年,一年……

    女孩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得去康族退婚。

    因为她已经有了真心喜欢的人。

    女孩请求男人,她会每天供给他半碗血,但他不能再喝别人的,男人答应了;

    女孩请求男人,换下显眼的红衣,穿上低调的黑衣,男人也答应了;

    男人是个很守信的人,他答应女孩的事情,他都做到了。

    女孩去到康族,她爬上了那有几千阶的入云阶梯,恳请退婚。

    但康族不同意,他们说女孩和未来族长的姻缘是天定良缘,不可更改。

    是康族不同意,不是她的未婚夫。

    于是女孩又想方设法去见了她的未婚夫。她的未婚夫十分轩昂,虽能力强大,但气质祥和,可她对他并没有爱。

    要是想爱就爱,想不爱就不爱,那就不是感情的。

    听完女孩的自诉后,那名未婚夫说他会来处理这件事情,让女孩不必担心,但她最好和自己的师父支会一声。

    女孩见事情圆满解决,就高兴地回到了自己生活十多年的故乡。她把男人安置在家门的不远处,她想着等到告知过师父后,就把男人带给师父看。

    但因为天气已晚,加上师父有失眠的毛病,所以回家那晚女孩没有惊扰任何一个人,她是偷偷从围墙下的破洞钻进去的。

    可能是天意,女孩听到了师父和师兄的一番夜谈。”

    “就是这番夜谈,打破了女孩十六年的梦。

    原来她并不是从小就是孤儿,她有父有母,只不过都被她师父给杀了。

    她的师父虽然资质平庸,但喜好钻研歪门邪道。

    为了摆脱受人打压的平庸生活,为了过上被人敬仰的生活,她的师父想到了个法子:那就是诛杀人人痛恨的丧尸王。

    只要他能杀丧尸王,那么功名和利益就会接拥而至。

    但是丧尸王不知游走于何处,他更是能力低微到不可与丧尸王对手一招。

    于是女孩的师父做了一个长多十余年的大局,他找到了一名拥有香血的初生婴儿,杀了婴儿的亲生父母,把婴儿养到了十六岁。

    当稚龄小童长成妙龄女子,女孩也拥有了一倾国城的绝色容颜。

    师父知道,自己的时机到了。于是他找到康族,把女孩许给了康族的未来族长。

    当女孩和康族未来族长在一起时,一人以香血为诱,一人有号令百兽的强大能力,两人可合力诛杀丧尸王。

    康族乃是一个修心大族,族人仁慈和善。当时的康族族长在知道可以拯救天下苍生时,他没有马上做出决定,而是先询问自己儿子:是否愿意娶女孩去妻。

    康族未来族长站在暗处见了女孩一次,而后他回答了自己父亲的问题:愿意。

    于是师父的计划就这样成功了一半,他只需要找到丧尸王,诛杀丧尸王,那么想要的一切都会唾手可得。”

    “女孩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宠她爱她的师父会突然变成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为什么十六年的生活都只是一场做戏?……

    不过女孩在知道师父的计划后,她连夜带着男人逃离了十多年的故乡。

    他们两个人开始了漫长的逃亡。

    不过男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逃亡,他只是循着香血的味道而走。

    女孩到哪里,他就到哪里。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女孩从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的平凡人,变成了拥有高超能力的修真者。

    女孩在离开自己的师父后,才发现自己根骨清奇,极其适合修真。后来她自我摸索,找到了一套最适合自己的修行方法。

    十年期间,男人始终以女孩的香血为生。

    刀口一晃,腕间一道血痕,刚好半碗血。

    因为女孩和男人始终生活在人迹稀少处,男人又不需要外出觅食,所以他们始终没有被那些追杀者发现。

    女孩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虽然日子在东躲西藏中度过,但她爱的男人始终对她有求必应,他们还一起收养了一条困于浅滩的小龙,所以她总是笑口常开。

    但偶尔也有不开心,女孩问过男人:如果有个女人拥有比她更香的血,那他会不会跟着那个女人走?

    男人没有回答,因为答案是:可能会,可能不会。

    他是没有心的,也不会动情。他不能理解感情。

    不过这样不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少,因为女孩后来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

    他就在她的身边,不管她笑她哭,他都会守着她,偶尔还会有拥抱。再奢求更多,好像会太过贪心。

    又过了两年,女孩的师父去世了,他的欲-望太大,心脏已经承受不起。在一天夜里,他的心脏突然停止跳动,就那样安静地死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