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第382章 不告诉她的理由(一)

    雪花一团团,一簇簇地飘洒而下。它们悠悠晃晃,根本不关心人世间正发生着怎样的事情。

    “柳儿!”见叶柳倒在雪地之中,萧谷诚的心脏传来几阵急速地紧缩。

    这时萧谷诚明明重伤了金景放,可却没再对金景放乘胜追击,而且快步奔向叶柳。

    “柳儿,你怎么了?你醒醒,还能说话吗?”萧谷诚极小心地捧起叶柳的头颅,他一边在她的耳畔低声地呼喊着,一边快速撕下黑色暗纹衣袍给她包扎伤口。

    可是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汩汩的鲜血还是不断从叶柳的手腕间冒出来。鲜血染红了黑色暗纹布料,侵染成了黑紫色……

    并且与此同时,萧谷诚的鼻端好像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隐香,疯狂刺激他喉间的唾液分泌。

    如同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萧谷诚的视线飘向了叶柳的手腕间,那道隐香是从叶柳腕间的鲜血中飘泄出来。

    他的身子不由地颤了颤,为什么他会有想要吞食叶柳腕间鲜血的冲动?她明明是他最爱的人不是吗?

    他爱她。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可他还是想要吞噬……他的身体十分诚实,他的胃部正疯狂地搅动……

    饥饿,伴随着绞疼……

    在这一瞬间,萧谷诚有了推开叶柳的想法,他不敢碰她……

    可最终,萧谷诚还是猛地紧拥住了叶柳,用自己滚烫的躯体暖和着她渐渐转寒的身子。他咬紧牙关,用手心死死按住她手腕间的那一道细细的血痕。

    如果这样,这道细小的血痕就慢慢消失就好了……可现实并没有如萧谷诚的愿,鲜血还是不断地冒出来。

    随后,萧谷诚又颤抖着双手给叶柳洒上药粉,换了一瓶又一瓶的药。

    但血痕就跟中了邪一样,它虽然细,虽然浅,可却始终涌出着鲜血。

    为什么没用,为什么没用,为什么,为什么……

    再这样下来,她会流血而亡。

    叶柳会死!!!萧谷诚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心床被好像被扔进了抽风机里反复抽卷,永不停歇。

    “诚哥哥,没用的,别做无谓的挣扎了。那张血牌经过特殊制作,普通的办法根本不行。”艾夏天在这时走到了萧谷诚的不远处,哑着声音说道。

    因为脸上的丑陋红痕,所以艾夏天在此刻带上了帷帽,这样萧谷诚就看不见她脸上的伤疤了。

    但艾夏天始终不敢靠得萧谷诚太近,因为她还想留着自己的一条命,慢慢享受美好的将来。

    萧谷诚倏地偏头,恶狠狠地瞪向艾夏天。

    艾夏天脚下猛地后退了两步,因为萧谷诚的眼神太可怕了,冒着血红色的狼光,好像随时都会把她吞噬掉;还有他唇间亮晃晃的白牙,随口一张,就好像能把她的脖子撕烂……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萧谷诚阴骘问道。要是叶柳出事,他绝不会放过这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萧谷诚一开口,那香血味道更是疯狂地侵扰着他的全身,好像能从口腔进入咽喉,再从咽喉进入胃部……

    太香了,比他喝过的最淳厚的美酒还香,还浓。

    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渴求着她……的鲜血。

    “救不救她,其实完全在你。”艾夏天又后退了几步,她害怕萧谷诚猛地扑过来,将她就地咬死。

    “……”

    “那种红色纸牌被下了密咒……”艾夏天越说越往后退,她不由颤声道,“不,诚哥哥,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如果你把我杀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告诉解咒的方法了。”

    随着叶柳流出的鲜血越多,她的脸色也越发惨白。见叶柳唇瓣的血色正在慢慢消散,萧谷诚眸子中的血红也越来越盛。

    “那种红色纸牌被下了密咒,只有丧尸王的唾液才能解咒。”紧接着,艾夏天把最后的最残忍的答案抛了出来。

    红色纸牌是金家族长特意炼制,用金家十个至亲的性命鲜血炼化而成。

    它一在目标人物的身上划出伤口,就会自动失效变成一张废纸。

    不过只要被纸牌沾上,那么目标人物就会立即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并且那道伤口永不可能痊愈,除了丧尸王的唾液!

    十条至亲性命换一张红色纸牌!这么诡异阴毒的法子,艾夏天自认为连自己都想不到。

    哈哈哈,难怪张老和甄老有那么多折磨人的法子,原来是师出名门。

    “诚哥哥,丧尸王唾液能够瞬间治疗任何伤痕,包括这道伤口。”艾夏天的声音中隐含兴奋。

    欲救叶柳,先破除封印,变身为丧尸王!!!

    这样的生死局,不管怎么选,都无法求得善果。

    “诚哥哥,你想救她是不是?”艾夏天一边说着,脚下一边往后退,“那我告诉你法子,只要你吸了她流出来的鲜血,破除体内的封印,那么你就成功了一半;然后再用你的舌头轻轻一舔,她的手腕伤口就会瞬间痊愈,她也能渐渐苏醒过来。”

    “这是最两全其美的法子,她能够活过来,你也能获得力量。”

    “诚哥哥,那时候普天之下都是你说了算。你就算想让她变成丧尸,那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要在她身上任意一个部位狠狠咬一口就行了。”

    “艾夏天,这么歹毒的法子,不愧是你想出来的。”萧谷诚两眼欲迸出来,他的怀里就是叶柳,于是他情不自禁把怀里的她抱得更紧。

    “这么完美的计划根本不是我想出来,是金家!”艾夏天嘶声否认。

    “诚哥哥,你不觉得你对我太残忍了吗?”艾夏天继而惨笑一声,“以后你就会明白,我只是在帮你而已,这个女人只会挡在你前进的道路之上。”

    “你现在不贪图我的好,我能够理解,以后会的,以后会的……”艾夏天喃喃自语,不断地自我安慰。

    不,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递推,萧谷诚对艾夏天的恨只会越来越浓。

    怀里人儿的体温越来越低,萧谷诚不断用唇去亲吻叶柳的脸畔、额际,妄想用炙热的唇去温暖她的肌肤……

    可渐渐的,连萧谷诚都染上了叶柳身上的极度低温……

    冷,冷……他只能把她抱得更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