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第375章 为什么非她不可

    忙起来时,根本注意不到时间的流逝。

    萧谷诚排查内奸,叶柳待着中心医院和冯长卿等科研人员研制解毒药丸……等到叶柳手上有了片刻的空余,她才倏地想起自己已经有五天没有归家了。

    和冯长卿打了一声招呼后,叶柳就急忙赶回城主府。

    好在萧铭还乖,就算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他也乖乖的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在得知爸爸妈妈正处理紧急事情后,他也不再闹着要爸爸妈妈。

    萧铭板着手指向妈妈历数完自己的事迹后,就眨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如同小狗般,湿漉漉地看着妈妈。

    叶柳失笑,这小子和他老子一样,做了点屁大的小事就求夸奖,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只不过他老子是头恶狼,他是只可爱的小狗狗。

    “妈妈知道,宝贝最乖了。”不过就算如此,叶柳还是很给儿子面子,奖励了他一个额吻。

    在陪着儿子用中饭时,叶柳随口问了一句侍者,“城主的饭食是谁送的,他还用得习惯吗?”

    这几日叶柳没有回府,也就没办法给萧谷诚做饭。不知道他吃惯了她做的饭菜后,再吃别人的会不会不喜欢?

    “夫人,送过了,但城主都原封不动退回来了。”女侍者弯腰弯道,带着些微的惶恐。

    在饮食上,她们实在是摸不清城主大人的口味。

    听到这话,叶柳给儿子夹菜的手一顿,她倏地抬手看向侍者,“五天?”

    “难道这五天内他没有吃任何东西?”叶柳的声音不可抑止的扬高。

    这怎么可能?

    “是。”侍从给出了肯定答案,城主大人不肯用食,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

    叶柳下意识握紧了手上的筷子。以前就算他短期出城,她也会给提前备好易储存的干粮。可这次实在是没顾得上来,她就想着让他将就一下。

    哪知道……

    心软成了棉花,淋上酒精,被烈火一遍遍焚烧着。叶柳虽恨萧谷诚乱七八糟地糟蹋自己身体,可还是立即起身给他快炒了几个热菜,快步送去了刑罚室。

    “你慢点啊!既然饿了,为什么不吃点东西?”叶柳见萧谷诚狼吞虎咽地扒着白米饭,心头划过一阵苦意,眼角也涩了起来。

    明明这么饿,脸上的骨头已经狰狞分明,眼下也起了淡淡的黑眼圈,为什么就是不吃别人的饭菜?

    就这么非她不可吗??

    叶柳帮萧谷诚拾起落在手背上的米饭,她还没怎么样呢,他的嘴就飞快地叼住了她的葱指,把她指尖的米粒吃进了肚子里。

    叶柳都来不及出声骂人,萧谷诚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碗里。

    她一看到他那副饿汉相,腹中不管有多少抱怨也说不出了。

    等到三碗过后,萧谷诚才刚刚有饱腹的感觉。不过,他总算是腾出时间和叶柳说话了。

    “太忙了,来不及。”萧谷诚知道叶柳心中有气,于是把自己姿态放低,带着撒娇的意味,“老婆还不是你做的饭菜太好吃了,别人做的饭菜我看一眼就饱了。”

    “你编,你给我编,再给我编,”叶柳熠熠地凝视萧谷诚,差点就一掌扇过去,“五天不吃饭,什么理由都没用。”

    “……”

    萧谷诚真的试过,试着吃下侍者做的饭菜。

    可他最终还是没能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他变得只能吃叶柳亲手做的饭菜,他变得只信赖叶柳。

    他承认,他变得胆小了。

    他也明白自己太过谨小慎微,太过草木皆兵,事情又哪会有那么巧。可是他怕,怕死了,他如今过的每一天都好像是偷来的,他的幸福如同泡沫一样随时都可能被戳破。

    他时刻都在控制着自己内心的狂暴嗜血欲-望,可任凭他如何努力,也只是刚好控制住而已。尤其在前几天见到那血红色的江水后,他心中的嗜血欲-望达到一个鼎峰。身体变成膨胀的热气球,一不注意,就会砰地一声爆炸了。

    在这样的非常时刻,他更是一步也不敢走错。

    “柳儿,真吃不下别人做的饭菜,你就别逼我去嚼那些干腊了。”萧谷诚只能赖到底。

    也许五彩石竹说的对:嗜血就是他的本能。

    谁都抵抗不住自己的本能,现在越压抑,将来只会反弹地越厉害。

    “你真是……”叶柳收起饭盒,看都不想看他,冷淡道,“算了,别给我吃了。等到晚上我再过来给你送一次饭。”

    他要真是不想说,她再追问下去,他也只会拿话来搪塞她而已。

    不过,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就算他不说,她也会想办法查清楚。

    萧谷诚眼馋地看着叶柳把喷香的饭菜收回去,不敢有任何异议。等到叶柳离开后,他才收起不正经的面孔,冷酷无比地走向刑室。

    *

    最近很不对劲!

    萧谷诚感觉自己的视网膜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严苛考验。

    最开始是从那次江水下毒事件开始的,他见到了一江很恶心的红水。此后,像扭开了水龙头般,这类事情层出不穷。

    有时在回城主府的路上,他会突然看到两人厮杀,血迹在他面前飞溅;有时短期出城办事,还会遭遇血坑……那都是真血,诱-人的人血。

    每每这种时刻,他的喉结就会自动上下滚动,胃部泛起绞动的饥饿感。

    事件太过密集,萧谷诚起过疑心,也调查过,但不过是些巧合而已。

    “你最近头疼的好频繁,记得再去冯长卿那里看看。”叶柳边给萧谷诚按摩头部,边劝道。

    冯长卿手上有谷柳城最先进的人才和设备,就算一次检查不出来,可只要多检查几次,总会发现异样的。

    “我给你的灵液水,有没有天天喝?”叶柳又道。

    “有喝。你放心,我没事,就是最近放毒的事情太费精力了。我揪出来几个人,什么都不肯说,还打算自杀。不过没让他们杀成,我打算留着慢慢折磨。”

    萧谷诚握住了叶柳的手腕,问道,“你那边呢,怎么样?”

    “科研队短时间内没有研制出解药,后来我在药丸里放了一点灵液水,发现能够控制住病毒不再蔓延,但想要完全解毒恐怕没那么容易。”提到这件事,叶柳的眸色不由微黯,“我会替科研队多争取一点时间,希望他们早点想到办法。”

    “会的,我每年花那么多玄晶养他们,要是一遇见点事情就怂掉,干脆全部解散算了。”萧谷诚严厉说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次的放毒事件,正好可以让萧谷诚看看自己养的那些科研人员多有用。

    室内十分的安逸,可实际上两个人都在思考事情。

    “诚哥,你说这次放毒的意图是什么?”过了一会儿,叶柳问道。

    他们夫妻位高权重,城池内外都有不少纠缠利益的敌人。只有找到对方的意图,才可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乱我心。”萧谷诚答得很简洁。

    这次事件最初看似是在谷柳城的饮用水中放毒,可有了后续的一系列事情,萧谷诚也反应过来,不就是在刺激他心中的嗜血欲-望吗?

    不过想要让他垮掉,没那么容易!!!

    萧谷诚握紧了拳头,眼眸闪现着嗜血的淡红光芒。

    “会不会是胡霸天,你最近不是在打他的注意吗,他可能也注意到了。”叶柳注意到了萧谷诚眼中红色的光芒,若有所思地猜测道。

    “或许。”萧谷诚此刻正躺在叶柳的大腿上,他仰头看向她,认真说道,“柳儿,在把放毒事件解决后,我不仅要灭了虎城,还要灭了乐城。”

    萧谷诚不想再姑息了,管乐城背后有什么背景,管虎城和乐城是不是连襟,他都要干掉乐城。

    “看来我们家诚哥要称霸天下,称霸世界啊。”听到萧谷诚这充满侵略性的话,叶柳不由笑道。

    “哈哈哈,那你想不想做天下霸主的女人?”萧谷诚见叶柳笑,于是也跟着笑,心中的阴郁散了一些。

    天下再美也不及她的笑。

    “难道还能有别人吗?”叶柳佯装疑惑问道。

    “不,没有别人。我的女人只会是你,永远只有你。”

    一个翻身,萧谷诚压在了叶柳的身上,他伸出手背,轻轻地、缓缓地划着她的脸颊,若有若无……渐渐地,他的眸色不由转深,而后倾身吻住了她……

    嘴里虽只提了一句,但萧谷诚绝不是开玩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抓紧时间练兵,就等着来日铿锵一战。

    而有了叶柳的灵液做时间缓冲,科研所也在一周后交出了满意的答卷。接连几个彻夜不眠后,他们总算研制出来了真正的解药。

    中心医院的几百名患者在服用药丸后,经过几次腹泻,渐渐把体内的毒素排出了体内。

    原本谷柳城的城民对那不事生产的科研所抱怨颇多,科研所的科研人员天天穿着一身白衣掛,好像什么都没做,却享受着谷柳城的丰厚津贴。

    而那些津贴,都是谷柳城城民缴纳的赋税。

    不过在这次放毒事件中,科研队居功至伟,谷柳城城民总算是心服口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