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第370章 就这样两情,休想

    同样雷系,同样五阶。

    只不过萧谷诚高大英俊;乌启俊秀绝俗,外加反复无常。

    “不对啊,萧谷诚,你是雷火双系,又有雷系武器引雷剑,那你不是比我多两成胜算。”乌启皱起秀眉,不满道,“比赛规则要改改,要不然就算你胜了,也胜之不武是不是?我这可是为你打算。”

    在乌启的背后,一名黑衣男人徒手掐住了秦武的咽喉。只要黑衣男人的手势再往前推进一寸,秦武就能立即毙命。

    黑衣男人的手势,足够让萧谷诚就范了。

    “行,规则就由你来定。”萧谷诚的嘴角勾起极其讽刺的笑容,满满的看不起。只会势微的人,才会抓住那些不起眼的小处死死不放。

    要胜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胜!

    “呵呵,这可是你自己亲口答应的,不是我威迫你,到时候别说我欺负你,”乌启举起锋利的长剑直向萧谷诚,把自己苛求的要求提了出来,“你只能用右手作战。”

    “萧谷诚,你的左手要是动了一下,我就当做你不想要你兄弟的命了。”

    闻言,萧谷诚决然地把自己的左手背到了身后,果真是不再动弹一下。

    “城主!!!”任自达和其他兄弟齐声惊慌喊道。

    乌启的要求简直是不要脸,完全可以不必理会。

    “要是这样,你还是输了……”萧谷诚语犹未尽,语调尤其地冷。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乌启还输了,那么他也不必做人了。

    “哼,来吧。”听见萧谷诚那满是嘲讽的话语,乌启冷笑一声。

    乌启身形先行闪动,萧谷诚立在原地,下盘极稳地迎接攻势。

    当萧谷诚和乌启两剑交锋,招式越发凌厉时,任自达和周围的兄弟则互相用眼神授意,他们之间默契极佳,在此刻立即达成了共识。

    微一点头后,任自达等人悄悄地把身形隐进了黑暗的树丛中,待他们再次出现时,就已经是在捆绑着秦武的大树旁。

    因为萧谷诚和乌启之间的战势太过恢弘,所以那数个黑衣人不自觉就把注意力移到了萧谷诚和乌启身上,于是乎,也就松懈了对秦武的监控。

    待离秦武最近的黑衣人反应过来时,任自达已经将对方一剑封喉,并且立即解下了捆着秦武的绳索。

    秦武全身无力地倒在了任自达的怀里,任自达连忙扶住他。

    “武哥,再忍一会儿,等城主战完,我们就马上回谷柳城,夫人有办法救你。”任自达低声安慰道。

    秦武始终虚弱地阖着眼眸,他被乌启等人折磨戏弄了几天几夜,含着最后一口气就是为了等到萧谷诚,终于让他给等到了。

    而半空中的萧谷诚见任自达已经救下秦武,立即拿出背在身后的左手,双手雷火同时攻击乌启。

    萧谷诚心里有惊天的杀气,所以招式比起平时更加狠厉。

    “呵呵,萧谷诚,你也不是什么谦谦君子嘛,先前约定好的也不遵守。”乌启面带怒火说道。

    “我只对真正的君子,才用君子之道。”萧谷诚冷冷一晒。

    至于乌启,还不配!!!

    话语间,引雷剑就直指苍天,天际轰隆隆巨响,风云乍变,一道惊天雷霆从天而降,直直劈向乌启。

    乌启的心脏颤了几下,好在他也是雷系,对雷电天生亲近,堪堪躲了过去。

    但再这样下去,乌启必败无疑,他虽是五阶,但哪里比得过萧谷诚,之前不过是仗着有秦武这个筹码,想要逼迫萧谷诚就范而已。

    萧谷诚步步紧逼,乌启步步后退,黑衣人们想要奔上前救主,可一个个都被萧谷诚打落在地。眼看萧谷诚的引雷剑就要破开乌启的头颅……

    而就在这时,一名中年男人从天而降,他不仅徒手接下了萧谷诚劈向乌启的引雷剑,还把乌启从地上提起来。

    萧谷诚见横空里突然杀出一号强敌,并不打算后退。他咬紧牙关,重新扬起引雷剑,想要再次发动一波袭击,可却再次被对方轻易破解。

    萧谷诚心下诧异,这个中年男人竟然如此强!!!

    那他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

    “三爷爷。”乌启脸色一变,一语道出了中年男人的来历。

    “乌启,你小子又在干什么?”三爷爷平静道,“天空突然闪现紫雷,你知道大哥有多震怒吗?”

    “那不是我劈的。”在这位中年男人面前,乌启之前的嚣张跋扈之气全无,如同温顺的小白兔。

    当乌启把那一身家族带来的荣耀褪去,他也只不过是个十七岁俊秀少年而已。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劈的,你又哪里能够达到向天借雷的地步?”中年男人对他毫不客气地数落道。

    乌启虽不服气,可事实胜于雄辩。不过今日一战,也算是圆了他多年飞夙愿。

    乌启从小就是首屈一指的雷系,所以一直对雷系的强者萧谷诚向往已久。但他们家族有族训,不能卷进世俗之事,所以他也不能去谷柳城找萧谷诚决斗。

    可前不久艾夏天找上了乌启,她说她有办法引出萧谷诚,只要乌启要按照艾夏天的说法去做。

    乌启从小就未曾遭遇过什么挫折,张狂到不知深浅,所以也就欣然同意了艾夏天的要求。明明是被算计了,可他却还好像得了天大的便宜一样。

    “雷系?你就是谷柳城萧谷诚?”教训完乌启后,三爷爷又看向了萧谷诚,徐徐道,“我刚已知晓事情经过,我家小子受外人蒙蔽,伤你兄弟,但你既也杀了我大哥的爱宠,这件事情就这样两清吧。”

    “……”萧谷诚握着剑没有出声,就这样两清,休想!!!

    “年轻人心气大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不能敌我,何苦再纠缠不放。”见萧谷诚面部紧绷,三爷爷微微一晒,并不当一回事。

    随后,三爷爷又一只手提起乌启,冷冷道,“乌启,和我回去,大哥自会教训你。”

    萧谷诚见秦武气息微薄,血迹斑斓,一双黑眸含着怒火。

    在给秦武喂下一口救命的灵液后,萧谷诚并不想轻易放过伤害秦武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