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第369章 路遇强敌

    萧谷诚刚猎下一只五阶末期雷系头狼,沸腾的血液还没有冷却,所以连脚下走动的速度也跟着飞快。

    “城主,你说,武哥会不会进到了死亡谷?”在死亡谷附近搜寻一圈后,任自达不禁做了如此猜测。

    毕竟,很少有异能者能够拒绝来自死亡谷的诱惑。尤其是高阶异能者,更想不断地突破自己的瓶颈。

    这个道理,就跟有钱人想要赚更多钱一样简单。

    “应该不会,”虽如此说着,但萧谷诚的口气也带着不确定,“武哥性格谨慎稳重,我想他就算想进死亡谷也应该会和我们打个招呼。”

    “……阿诚,要不然我们进去看看?死亡谷?”任自达突然叫起了旧称,无形中就拉进了两人间的感情,“就去看一眼里面到底有什么,然后马上出来。”

    连任自达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他就是想进去。死亡谷就好像是个小钩子,而里面的宝贝就是小钩子上面的香肉,还滴着勾人口水的香汁,不断引-诱着他往里面探看。

    听到任自达的话,萧谷诚在某一瞬间也对死亡谷充满了遐想,但随即又被他马上掐断,“自达,两个月前,一名四阶末期异能者进入了死亡谷,但他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你说,我们依仗着什么,能够保证自己一定能出来?”

    “我还有老婆孩子,之前已经不断有人进到死亡谷,然后了无音讯,这已经足够给我们做警醒了,我想武哥也不是那种刚愎自用的人。”

    现如今,全世界的四阶末期异能者不过在百人以内,说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任自达苦笑一声,搓了一把脸,说道,“好在你拉住我,我刚刚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竟然差点害了大家。”

    萧谷诚用力地拍了拍任自达的肩膀,没有说话。

    而在走到死亡谷的豁口时,萧谷诚只不过瞄了一眼,就绕道走远了。那就像个无底洞,一个个人跳进去,然后尸骨无存。

    “你看,这是什么?”过了几个时辰之后,萧谷诚总算是在一颗大梧桐树上发现了线索。

    “是武哥身上的布料。”任自达也同样惊喜道,布料上并没有血迹,那么秦武目前还存活的可能性又多了几分。

    “应该就在附近了。”萧谷诚挥手吩咐手下,“一寸一寸的给我搜,尽早带回武哥,我们就尽早回谷柳城。”

    “这里,这里……”一名手下发现了秦武的身影,立即呼叫同伴,可在见识到秦武的惨状后,他的声音嘎然而止。

    “武哥?”任自达叫了一声后,也突然停下了脚步。

    秦武被牢牢地捆绑在大树之上,全身鞭痕,血色斑斓,原本他的肤色是偏黑的,可这时因为失血过多,竟然泛起了白色。

    他听到萧谷诚和任自达等人的声音,头颅微微地动了动,但却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而就在此时,从绑着秦武的大树上飘落而下几个人形,立在了秦武的面前。

    这几个突然从树上冒出来的人,除了一个人穿白衣,其余的都是黑衣,所以还算很好认。

    见自己兄弟被如此侮辱对待,萧谷诚的眼角不由泛起了淡淡的红。可因为评估出对方的实力不弱,他暂时不敢有动作,就怕连累了秦武。

    “你们是一伙的?”白衣男人问道,而后嗤笑一声,“那你们就一起受死吧,你们的朋友可是打扰了我家长辈的静修。”

    “启少爷,是引雷剑。”这时,一名黑人男人凑到了白衣男人耳边低声说道,口气里带着慎重。

    谁都知道,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用引雷剑,那就是谷柳城萧谷诚。

    引雷剑,如今已经算是萧谷诚的一个标志。

    黑衣男人虽不知道启少爷为什么要招惹谷柳城萧谷诚,但他被派在少爷身边,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候给少爷提声醒。

    “呲,那又怎么样,不过是引雷剑呗,不过是萧谷诚呗,我认识。”白衣男人,也就是乌启耻笑了一声。

    他这次特意挑衅秦武,进而抓住对方死死折磨,就算想要引出萧谷诚。

    谁让他欠了那个女人一个人情呢。乌启的脑中闪现出了一个聘婷倩影,一顾一盼间皆是动人风情。

    但想到那个女人的蛇蝎程度,乌启又马上摇摇头,势必要把那道人影挥去。

    乌启打趣地看向萧谷诚,内心不禁为萧谷诚默哀:被那个女人放在心上,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什么静修?”见秦武的性命就掌握在对方的手中,萧谷诚最终还是含下了这口羞辱。不过事后,他必定会让对方加倍偿还。

    自从死亡谷凭空出世后,就有很多从未见过的高阶异能者出现在死亡谷外围,他们虽不进谷,但大多待在离死亡谷极近的地方,尽可能多的亲近死亡谷,以此达到加速进阶的目的。

    那些高阶异能者以前从未在世间走动,也从不与人往来,弄得十分神秘,导致少有人摸得清他们的来路。

    “我家长辈呢,就想安安静静地在这附近修行。但是你朋友呢,硬是要杀什么变异兽,闯进了我家长辈的竹屋,你说我们该不该略施小惩呢?”乌启又慢悠悠,吊儿郎当地重复了一遍,“更可恶的是,他还反抗呢。他竟然反抗?这怎么可以,所以我们只能加重惩罚呢。”

    秦武向来谨慎,绝不会故意与高阶的异能者为敌,听到白衣男人这么说,萧谷诚就知道秦武是被陷害了。

    这时,乌启眼珠子一偏,就看到了萧谷诚队伍中的头狼狼头。

    “嗤嗤,你们不仅可恶,还该死啊,竟然敢杀我家长辈的宠物,”乌启把视线转向萧谷诚,询问道,“你杀的?”

    乌启的话尾虽上扬了,用了疑问语气,但他知道就是萧谷诚杀的。除了萧谷诚,也没有别人杀得了了。

    “是,我杀的。”萧谷诚眼中的血色渐渐加浓,他要死死攥住自己的拳头,才能压下心头的暴虐杀气。

    “嗤嗤,好大的杀气,想杀了我吗,但也要看看你的本事,我可是和你一样,也有五阶哦。”

    乌启太知道怎么去激怒一个人了,他也正不遗余力地这么做。

    “你想要什么,才能放了我兄弟?”萧谷诚嘴角勾起一个冷嘲的笑,料想着对方花费这么多精力必定是有所图。

    毕竟秦武也有四阶,绝不是什么平庸之辈,想要拿下他也不容易。至于秦武带出来的那些兄弟……恐怕早已遇害。

    “嗤嗤,我想想啊,你兄弟打扰我长辈清修,你又杀死了我长辈的爱宠小狼,不愧是一丘之貉啊。”

    那“嗤嗤”声难听至极,就好像尖锐的东西划在玻璃上一样,有令人发狂的魔力。

    他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如此强烈杀人的欲-望了。萧谷诚咬牙想着。

    “这样吧,你哪只手杀了我家小狼,就砍下哪只手吧。至于你这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兄弟,我就勉为其难断他一双腿算了,让他以后只能像只狗一样在地上爬,哈哈哈。”

    不仅是萧谷诚,连任自达和其他兄弟都两眼冒出血光了。萧谷诚为人最重兄弟情,有空的时候和手下兄弟打打闹闹,就算出格点他也不会怪罪。

    一个军队的灵魂人物对军队的影响至关重要,所以萧谷诚手下的几个队伍也十分注重兄弟感情。

    听到这番极其侮辱人的话,他们早已经准备好,只等待萧谷诚一声令下就立即拔剑而起。

    “你是存心挑衅?”萧谷诚冷哼一声,而后说道,“把我兄弟放了,我就和你单打独斗一场。要是我输,我任你处置;要是你输,那我就砍下你的两条腿,让你在地上像狗爬。”

    乌启何尝被人如此侮辱过,这只会使得他更加兴奋。

    “哈哈哈,听说外面的人封你为雷神,不过就是个雷火双系而已嘛,那些人就上赶着拍你马屁,”乌启虽笑出了声,但脸上并没有露出笑,“萧谷诚,我也是雷系,今日我倒要看你怎么在我脚下求饶。”

    乌启对大爷爷的那只五阶雷系狼宠早已觊觎多时,但因为忌讳着大爷爷,一直没有动手。

    不过这样也好,到时候只要他打败了萧谷诚,那么属于萧谷诚的名声都会自动附加到他身上,而且他还能夺下萧谷诚的引雷剑,无辜地取回那颗五阶雷系玄晶。

    毕竟狼宠是萧谷诚杀的,又不是他杀的,大爷爷也没理由怪罪他。乌启想到自己打败萧谷诚之后的一系列好处,不禁感谢起艾夏天来。

    只要能和那个女人成为盟友,就会带来享之不尽的好处呢。

    “来吧。”乌启伸手接过手下递给他的利剑,正面与萧谷诚交锋。

    萧谷诚阴骘地盯着乌启,取下了后背的引雷剑,扯下包着引雷剑的灰布,随手扔上了天空。

    引雷剑出鞘,沉重的刀锋从没有闪现过锋芒。

    不过,就算不露锋芒,引雷剑也是引雷剑!!!

    独一无二的雷系宝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