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第248章 漫不经心视万物为草芥

    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当有了更烂的选择做对比之后,之前坏的事情也不那么坏了。

    世事难料,就在艾夏天以为自己遇见了世间最悲惨的事情,独自哀怜自己可悲的遭遇之时,没想到苍天并不打算就这样轻松地放过她,更悲惨的事情竟然还在后面。

    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太监或者其他她看不上的男人,平凡的过一世?或者去陌窟给两个老家伙做炉鼎,换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陌窟,魔窟。

    每年有那么多不知来历的少女被抬进去,但最后站着走出来的只有一个全荔枝。

    全荔枝够强够拼,可最后还不是被折磨的心理变态,文都谁家小孩看到她那个不男不女的寸板头不吓得痛声大哭?

    孟芬把当前的情势讲给艾夏天听之后,就让她自己做决定,孟主席孟达希望夏天去陌窟,孟芬却希望夏天去张家。

    因为孟芬觉得自己还是存着一些良心的,所以她才抵抗住来自父亲的压力,始终没有把艾夏天送去陌窟。

    孟芬自认为自己给夏天找了一个很好的下家,因为嫁给张千鹤,虽然丈夫不能人道,但张千鹤是张家独子又非常爱夏天,只要夏天以后自己有能力了,掌握了张家,想找多少个面首或者男宠都可以。

    “妈妈,我想去看过张千鹤后再做决定。”沉默地听完孟芬的劝告之后,艾夏天突地说道。

    孟芬点了点头同意,在条件允许范围之内,她愿意尊重自己的女儿,毕竟这是她的亲女儿……以至于多年以后孟芬被艾夏天惨遭囚禁,孟芬只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再狠一些,自己的那点好心都被狗吃了。

    &

    而在艾夏天出门的时候,叶柳也在忙。

    叶柳和萧谷诚都已经接近四阶,可却始终没办法突破四阶的这个节点,叶柳知道能力越高进阶越难,她和萧谷诚可能是缺少了某种契机,所以这天,在萧谷诚出门之后,她也出门透气思考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如今,颜仲轩被萧谷诚派去调查异能者协会三大家,顾宁静和任自达则被派去收集文都其他二流世家的资料,连丫丫也不知道被萧谷诚扔去了哪里。

    叶柳问了萧谷诚关于丫丫的去向。萧谷诚只说他找了更好的老师去教丫丫,那个小丫头满脑子玄晶,可实际能力还跟不上来。

    叶柳知道萧谷诚除了明面上带的这几个人之外,暗地里还带着很多暗卫,但到底是多少,人都分布在哪里,叶柳也没细问,因为叶柳也有自己的势力,推己及人,她也不希望萧谷诚来问她。

    这与信任无关,只是彼此都需要私人空间。

    而冤家路窄,越不想碰见的人越会碰见。当叶柳走在文都的街道路口时竟然看到了艾夏天,一个人走过来,一个人走过去,两个人竟然面对面对上。艾夏天看起来憔悴了很多,面色惨白的犹如女鬼,她第一次没有笑,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叶柳。

    艾夏天挡在叶柳面前,看起来是故意的。

    “让开。”叶柳淡淡说道。

    艾夏天不肯让开,她还平静地对着叶柳道,“柳姐姐,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想要得到的东西,那就一定会得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算是我的命也在所不辞。”

    “哦,如果注定是我的东西,那么我一定不会放手;如果不是我的,那么给我我也不要。就算有汲汲钻营的小人在旁边窥窃又怎么样,是我的就永远不会变。”艾夏天没笑,叶柳却头次对她露出了笑容。

    本来叶柳根本不屑于理会艾夏天,可既然艾夏天都在她面前放话了,那么她不回一句未免也太窝囊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算艾夏天站在她面前,她已经能完全坦然的面对。可能是取决于萧谷诚那对艾夏天完全漠视的态度,也有可能是她自身实力的加强,当她强到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又何惧于其他人。

    “好啊,柳姐姐,你就看我会不会抢过来。”艾夏天用毛骨悚然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叶柳。

    “没空看。”叶柳淡淡道。

    艾夏天看着叶柳离开的纤细背影,无比的怨恨,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的恨。为什么萧谷诚宁愿要什么都没有的叶柳,也不要有孟家做靠山的她?

    艾夏天是一路走着到张家的,她见到张千鹤的房间还有一个在旁伺候的下人,可张千鹤马上就挥手让下人退了下去,他现在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而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心上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艾夏天站在床边不动,垂眸看起来异常的无辜,她今天并没有多做打扮,而是简单的把头发挽了起来,张千鹤躺在床上握住了她的修长的手,“夏天,你是来看我吗,其实我已经好多的。听说你母亲没有答应我的求婚,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

    “夏天,对不起,我知道自己现在没能力了,但我会努力让自己恢复到从前的水平,我会尽量给你最好的生活,我是爱你的,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张千鹤痛苦地低声道。

    张千鹤经历这次变故,陷入了人生低谷,他虽恨萧谷诚,但也败得心甘,这次他恳求艾夏天留下,只因为他是真心爱她。

    艾夏天看着张千鹤窝囊求爱的模样,心里一阵腻歪,她要的不是这样,于是她挣脱了张千鹤的手,对着他柔声说道:“千鹤,你知道的,我的婚姻大事不能自己做主,你先好好养伤好吗,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她艾夏天需要的让她跪下来跪舔的强大男人,漫不经心视万物为草芥,而不是这样一个躺在床上的窝囊废……如果一个男人不能让她跪下来跪舔,那么她会强大到让所有人来跪舔。

    风险与机遇共存,想要获得成功,怎么能不付出些代价,于是艾夏天做出了决定。

    回到萧家后,艾夏天对着孟芬说道:“母亲,我打算去陌窟。”

    她不再叫妈妈,而是叫母亲。

    &

    不作不死,下章略血腥……默默爬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