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第247章 现在都变成了笑话

    萧谷诚要把叶柳抱到自己的大腿上说话,叶柳虽然推了推他的肩但也没太用力。

    他感觉到了她的内心挣扎,于是一笑,就左手穿过她的腿肘,右手抱住她的腰,像抱孩子一般强硬的把她牢牢地困在了自己的怀里。

    兴许都是接吻的魔力吧,唇舌相触、唾液互换会在不知不觉中让两个人亲密起来。叶柳觉得被全荔枝碰一下都难以忍受,可是这样被萧谷诚抱在怀里时,她的内心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排斥。

    以前说好的离开,说好的拒绝,发过的那些誓言……现在好像都变成了笑话,她正侧坐在这个男人的大腿上,她的鼻腔里涌入的是他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淡淡的麝香味引得她心头一阵阵的发悸,身体发虚,她的双手因为不知道放在哪,只能虚虚搭在他雄厚的后背上……

    曾经对天发过的誓言此刻化为利剑戳着她的心,想想都痛苦难忍,她到底是为什么会走到了如今这一步?走的每一步都如同美人鱼刚刚化作人形走在陆地上一般,钢刀点点划破足心莫过于如此。

    叶柳知道自己现在正在钢丝上跳舞,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一着不慎她就会粉身碎骨……可她现在已经走到了钢丝中间,退回去依旧有掉落的危险,而如果走到了尽头,却有可能抓住那微薄的幸福的希望。

    她不敢抬头看萧谷诚,于是垂眸盯着他黑色开衫毛衣上的第二颗纽扣。

    萧谷诚把冒出胡茬的下巴搭在叶柳的发心上,轻柔摩擦,说道:“那个女人我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叫全荔枝,那是个跟男人一样的女人,听说她喜欢的也是女人。”

    萧谷诚停顿了一会儿,觉得就算叶柳不喜欢对方也不太保险,于是重言命令道:“你以后离她远点。”

    叶柳自从得了五柳空间后,因为常年在青冰寒玉床上打坐,身上的体温一年低于一年,不管穿多少衣服都不管用,那冷完全是从身体深处发出来。

    可萧谷诚却因为是纯阳体质,火电双属性,全身都好像熔浆一样滚烫,所以当他抱着她的时候,不仅中和了她身上的低体温,也能助她很快进入睡眠。

    兴许这也是她不太排斥他抱着她的原因之一,他可以当作安眠药来用。

    “讲讲孟家吧。”因为被他抱着太舒服了,再加上她昨夜夜潜萧家,叶柳现在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听萧谷诚把当前局势讲完。

    “孟芬这个人很有手段,她不仅把前夫的产业都收为已用,并且和自己娘家关系很好,一心为孟家谋利。孟达虽然是异能者协会主席,但他年纪已经很大了,并且只有孟芬这一个女儿,所以他把自己全部的心血都放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萧谷诚说起了异能者协会的三位主席。

    “张文昌和他的儿子张千鹤我们再了解不过了,异能者协会的世俗事务都归张文昌打理,所以也不用我多说。最神秘的是全灵山,他甚至很少出现在异能者协会,他的女儿也是常年不在文都,没有知道她在外面做些什么。”

    萧谷诚上次能从张文昌的大炮下逃脱,虽然有他早已经埋下伏兵的原因,但他其实也不知道全灵山为什么帮他。

    “那孟芬呢,有没有更具体呢?比如她更年轻的事情。”叶柳虽然把萧谷诚刚刚说的话都记在了脑海里,可语尾中已经带了微微的鼻音,糟糕,她想睡了。

    “嗯,孟芬原来和我妈还有那个人很早就认识了,只是我小时候从来没在家里见过她而已。我跟你说过,我妈被撞的那天是去参加宴会,而那场宴会的主办者和孟芬一点裙带关系。再加上姚丁山和顾宁静所说的,当初把我妈死亡现场破坏掉的人也和孟家脱不了干系。”萧谷诚轻拍着叶柳的背说道,“孟芬现在又嫁给了那个人,她的嫌疑是最大的,只要我找出真正的证据,我就会当场斩杀她。”

    因为房里只有两个人,所以萧谷诚说话的声音很低,可他盯着墙壁的鹰眼带着仇恨似的好像随时都可以把坚硬的墙壁射穿。

    如果孟芬是凶手,管她什么位高权重,管她什么利益权衡,他一定亲自手刃她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如果这件事也和那个人有关的话,父子血缘什么的,他也……萧谷诚突然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于是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萧谷诚的声音越来越低,等他察觉到叶柳沉稳的呼吸都喷洒在他的胸膛上时,她已经面容沉静地睡着了,宁静美好的让人不忍亵渎,于是他轻吻了一下她的眉心,就小心地把她抱到了床上。

    昨夜她悄悄地跑去了萧家,大抵也是和他母亲的事有关吧。

    她处事向来是这样,说的少做的多,并且如果事情没有进展她还不喜欢说出来。

    可就在萧谷诚刚刚放开叶柳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兴许是察觉到身边可供取热的热能消失了,叶柳又攀了上来,正好圈住了他的脖。萧谷诚低沉地笑了一声,摸着她微凉的面颊,干脆就这样抱着叶柳再睡了一回回笼觉。

    算了,反正还早,那些事他下午去办还来得及。

    &

    全荔枝一带着大队人马回到全家,就把自己这次外出所得的丰厚胜利品呈给自己父亲。

    全灵山表扬了全荔枝,简单的嘱咐了几句后,然后就告诉她,她的表哥在客厅等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全荔枝没好气的地说道,她这个表哥齐宣还真是没有什么本事,仗着家族关系谋了个小职位,天天只拿着价值一块面包的工资,日子却过得极其潇洒奢华,而她全荔枝一向只喜欢和强者来往。

    这个齐宣曾在张千鹤的授意下招惹过叶柳,并且还差点被萧谷诚砍下手,好在艾夏天及时出声救下了他……齐宣一直被人看不起,就算是在自己表妹面前也是一点尊严也没有。

    其实他本来心中就对着艾夏天有些异样的情感,自从艾夏天那一回帮他说话过,他心里对艾夏天的感觉越发不同起来。

    “表妹,我是来拜托你一件事的。我听说张家去向萧家求婚了,要夏天嫁给张千鹤,你说怎么能这样,张千鹤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怎么配得上夏天呢。表妹,你能不能拜托全姑父帮我去向萧家求亲。我们齐家人微言轻,可能说话没有姑父管用。”

    “等等,你先说说张千鹤怎么了?”全荔枝问道,她刚回文都,很多事情都不了解。

    于是齐宣又把这阵子文都发生过的事情向全荔枝详细讲来,他着重讲了萧谷诚的“恶行”。

    听完之后,全荔枝说道:“就算轮不上张千鹤,也轮不上你吧,你在文都算哪一号,艾夏天心气那么高的人看不上你的。”其实全荔枝是看自己的表哥人比较蠢,才这么提点一句,可没想到这一句句话都化作细箭戳进了齐宣的心脏。

    “好表妹,你就帮帮我吧,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不管事情成不成我都感谢你。”心中痛恨着,可齐宣脸上还哀求道。

    “行了行了,我看看,你先退下去吧。”全荔枝不耐烦地赶走了齐宣。

    “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你务必给我上上心。”

    全荔枝不屑于理会自己的表哥,在全荔枝眼里艾夏天就是个惺惺作态的女人,就连她的好和善良都是孟家花大价钱堆出来的,听说孟芬和艾夏天有自己私人的服装设计师和形象设计团队,在末世中,她们母女俩绝对算的上骄奢淫逸的代表。

    所以就算文都百姓一直拿艾夏天和她来做正反面例子,但全荔枝可从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过。

    她最关心的就是让自己如何变强,不,现在又多了一个,全荔枝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手指,那滑腻的触感竟然还留在指尖。

    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滑不溜秋的皮肤,能天天抱着她睡的男人一定爽呆了,如果把她抢来做炉鼎……

    当晚,全荔枝是嘴角带着笑入睡的。

    全荔枝后来向自己的父亲随口提了一句齐宣的要求,全灵山点燃一根烟,笑道:“孟家还打算拿艾夏天做大交易的,哪会轻轻松松就嫁给什么都没有齐宣,他那小子也太异想天开了,这件事你别管了。”

    全荔枝本来就是这么随口一提,其实她对这个事情也没有操多大的心。

    “对了,你既然回来了就快点去陌窟吧,张老和甄老跟我提过你几次。”全灵山突如其来提了这么一句。

    张老和甄老才是三位异能者协会真正的大佬,而这两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在末世爆发第一天就以无形之手控制住了孟家张家和全家,并且就是他们两人提出了建立异能者协会。那时候,异能者都还没有出现呢,可以想象他们是多么的恐怖。

    但这两个老怪物除了要异能者协会每月给他们提供数名花季少女之外,待在陌窟杂事什么都不管。

    当有一天,全灵山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陌窟……全灵山的地位也隐隐跃于其他两位主席之上。

    如果艾夏天不嫁给张千鹤,那么她也很有可能就被送去陌窟吧。全荔枝摸着自己的寸头笑得很邪恶,想到自己被折磨成如今这不人不鬼的心理变态的模样……她终于也要有同伴了,真是不错啊。

    &

    吼吼,明天开始多多码字,争取有一天能一天发五更大爆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