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第721章 哭倒长城

    萧家,书房。

    “守护?桐桐有娘有爹,就算守护也轮不到,给我滚!”叶柳声如冰川,女儿还吊在脖子上,她把嗓音刻意压低,但其中的怒气是掩饰不住的。

    换成其他母亲,一个已死之魂缠上自己的女儿,恐怕态度不会比叶柳更好!

    桐桐兴许是察觉到叶柳的怒气,在叶柳怀里拱了拱屁股。叶柳连忙轻拍女儿的小屁股,向萧谷诚使了个眼色,然后带着女儿出书房。

    叶柳一把女儿放在天蓝色的婴儿房大床上,就转身打算去看萧谷诚和谌法谈判得怎么样,哪知桐桐根本离不开她,她一放开桐桐,桐桐瞬间惊醒。

    “妈妈,你是不是又不要桐桐了?”她的眼红彤彤的,孩子的五官都嫩到不行,哭了那么久,眼睛就像染血般。

    “哪能,妈妈最爱桐桐,桐桐是妈妈的宝贝,宝贝睡觉觉好不好,妈妈会一直守着你。”叶柳没办法,只得一直守在女儿身边。

    叶柳半坐在床上,桐桐就紧揪着她的上衣雪纺边,脑袋半陷进她的胸、部,这儿妈妈的味道最浓。

    等过大约半个小时,萧谷诚才找过来,叶柳连忙小声问道:“怎么样?谈判得怎么样?”

    “嗯,谈完了。”萧谷诚淡淡点头,神色不太好。

    他并没有马上答,而是伸出长臂。“她吊在你手上一个晚上了,我来替你换换手。”

    叶柳摇头。“别,她现在谁都不要,嗅觉特别敏锐,我一放开她她就醒来了,我们就这样说话,小点声就行。”

    萧谷诚坐过来,搂着叶柳的腰,变相地把女儿搂在怀里。他顾忌到熟睡的女儿,附在叶柳耳边的声音很小。

    “你还记得我说的极品灵体的事吧。刚刚我和谌法深谈了这件事,我当初以为我破了你的纯阴体,这件事就和我们没关系了,但……”

    萧谷诚顿了顿,没再说话,嗓音有些哑。

    叶柳心念一转,讶然地看着萧谷诚。“你是说,我们的女儿……”

    萧谷诚微微点头,略显潮湿的呼吸喷洒在叶柳耳垂上,他的唇和她的耳垂间的距离很近,但又隔了几厘米,只要他微微向前倾,就会亲吻上她的耳垂。

    “叶柳啊……”他的声音很低,叶柳的身子抖了一下,心有些伤。

    “……谌法暂时不能除,就是因为他,桐桐的……才能保住。”萧谷诚隐去了几个字,但叶柳明白那是什么。

    叶柳一手抱着桐桐,一手去玩萧谷诚的手指,一根根的搓弄、把玩。从大拇指开始,到小拇指,她有些想吻吻他的手指,但又碍于面子做不出,就没做了。

    “嗯,你不要有太大压力。我也不会让自己有太大的压力,桐桐会没事的。另外,我被谌法坑过,他的话我们要抱着求证的态度。”叶柳低声道。

    萧谷诚没说话,低头吻了吻叶柳雪白细嫩的左颊。她都生了一个孩子了,可肌肤还是这么好,他怀疑自己亲一辈子都亲不够。

    ……

    得知女儿的事情后,叶柳和萧谷诚俱都沉默了很多,心头好似沉着一块铁。

    好在叶柳和萧谷诚现在带着女儿住在萧家,女儿身边的人从没少过两人,再加上连萧谷诚都没有看出女儿体质上的异常,恐怕其他人也没有什么那么大的本事。

    叶柳也没急着去医院上班,先留在家里陪着女儿。桐桐现在必须要妈妈留在她的视线之内,要不然就哭闹不止。

    而且桐桐真的没再和谌法说过话,她心思单纯,认定了什么就是什么。

    叶柳抱着乖巧的女儿,心软了软,在自己和外人面前,女儿还是选择她。桐桐不再和谌法接触也算是意外之喜,反正叶柳对谌法的印象不太好,就是因为谌法,她后面遇见了一系列不美好的事情。

    但豪门儿媳并不是那么好当的,萧信待见萧桐桐,并不待见萧桐桐她妈。

    叶柳在家陪女儿期间,但凡碰见萧信在家,他就对她无视或者冷眼。

    萧信威严惯了,他不会说什么太恶毒的话,但那眼神的轻视还是会让人难受很久。

    有句话是什么说的?眼神也能杀人!

    恐怕指得就是萧信的眼神。

    萧信是长辈,而且是萧谷诚的父亲,萧桐桐的爷爷,并且现在是她和萧谷诚回萧家求庇佑来的,叶柳总是避起锋芒,但那股压抑劲怎么也消不去。

    萧谷诚傍晚回家时,听佣人说叶柳在楼上不下来用晚饭了,不由朝着金色大厅沙发上抱桐桐玩的萧信望了一眼。

    萧信自从有了孙女后,回家的时间也提前了,一回家洗完手就抱孙女,谁也别想和他抢。当然,也没有谁敢和他抢。

    萧桐桐正在萧信怀里笑得喘不上气,萧信向来冷冽的脸上也多了份柔和,完全无视萧谷诚投来的目光。

    萧谷诚把黑色外套递给上前来的苏姨,道:“今晚我和叶柳在房里用餐,麻烦苏姨把饭菜送我房里,另外加一杯柠檬水,多放点蜂蜜。”

    苏姨含笑点头,挂好外套后,立即去厨房给少奶奶榨鲜柠檬。

    萧谷诚打开卧室门,见叶柳躺在床上,全身都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头顶。

    他故意加重进门的脚步声,被子里的团团果然动了动。

    他走过去,倏地把那团被子抱在怀里,隔着被子蹂、躏她,笑道:“我看看老婆大人是不是在被子里哭鼻子了,不哭不哭,老公回来了,老公疼你。”

    叶柳猛地推开萧谷诚,从被子里钻出来,长发乱糟糟的,但并没有流泪的迹象,就是脸色很臭。

    “看我这样你很开心是不是,你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说着就把头扭到一边,很烦萧谷诚的样子。

    萧谷诚翻身上床,双手撑在叶柳脑袋两侧,把叶柳夹在自己两腿、间。与她唇对着唇,鼻抵着鼻,眼底有些笑意,存心逗她。

    “不开心难道哭?没事,只要老婆大人你一声令下,我立即哭给你看,保证哭倒长城。”

    叶柳抿嘴笑,用力推开萧谷诚。

    “其实也就是屁大的事。”萧谷诚这么一闹,她连原先的委屈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