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3.第703章 或许早就失语

    整个过程如闪电般,末了,轮椅青年对着叶柳的方向舔了舔嘴角……

    叶柳不由后退两步,她隐隐在轮椅青年身上蜘蛛的触脚……

    接下来,轮椅青年就带着小鱼儿的尸首去到周中亥的住所,在周中亥面前表演了一番吃人肉宴……

    周中亥脸色一变,他虽不按理出牌,却从未如此变态。

    再接下来,就是重复着小鱼儿去夜店上班,去周中亥住所,然后轮椅青年杀小鱼儿的戏码……

    叶柳默默的旁观着,试图找寻突破点。

    可她的突破点还没找出来,周中亥却好似发现了她,惊讶道:“叶柳,你是叶柳。叶柳,原来你也被困在这里。”

    叶柳略一思索,就站在了周中亥面前,问道:“你能看见我?”

    周中亥的脸色很难看,懊恼道:“看得很模糊,我被扔到这奇怪的地方,一直重复着S,M,看吃人肉,我艹。”

    周中亥神色复杂地望着叶柳,他曾多次对这个女人动过心思,可中间却横着一个叫萧谷诚的拦路虎,后来时间久了,他对她也没有了热情,因为有更多更美妙的猎物出现。

    但……

    周中亥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鬼地方他竟然又看到了叶柳,这次,他没有了那么猎奇的心思,反而升起了一种淡淡的亲密感。

    一直没有着落的心,好似有了归程。

    “叶柳,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周中亥狭长的眼眸半弯着,思量着,或许,自己能够跟叶柳一起出了这鬼地方。

    “你先说你为什么在这,你怎么会和小鱼儿牵扯上。”叶柳脸色冷淡,想起周中亥曾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她就犯恶心。

    周中亥坐下后架起腿,点燃一根烟,烦恼道:“TM,D,我只是一年前玩了个酒吧女而已,麻烦就找上我了。那个酒吧女不知怎么死了,然后有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抱着那酒吧女的尸首找上我,天天在我面前表演上吃人肉,我还必须重复着那一天的行为。”

    “我已经困在这有将近一年了。”周中亥不由望向墙壁上的痕迹,那已经有三百道划痕,如果不是他的心理能力强悍,恐怕早就疯了。

    叶柳暗骂一声,活该。这种人就算自己犯错了,也不觉得是自己的错。

    “你以为你只是玩了一个酒吧女而已,可你知道你害死多少人了吗?她想要跟你,她男人不同意,然后把她杀了,然后才有这一切,这件事还连累很多无辜的女人。”

    想到萧谷诚不知在何处叶柳不免多说了几句。

    为什么她没有遇上萧谷诚,而遇上周中亥?

    “叶柳,你吃醋了?”周中亥打量着叶柳,眸里有着洋洋得意的自大。

    “我曾追着你跑过,后来又就去追其他女人,你是不是心里不舒服了?”周中亥自恋问道。

    叶柳:“……”

    她和周中亥或许真的活在不同的位面。

    “你还是这么不禁逗,”见叶柳的脸色变难看,周中亥不知想起什么,默默轻叹了一口气,而后返回正题,“好了,叶柳,我已经说了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现在是不是轮到你说了?”

    “就莫名其妙被送进来的。”叶柳简单道,周中亥并不值得信所以她并不打算说萧谷诚的事。

    “不说算了,”周中亥双手架在脑后,望着天花板,虚无道,“好了,我们想办法出去吧。”

    他受够了重复日复一日的生活,也受够了每天忍受那种血腥的精神折磨,他知道那个男人的意图,只是为了折磨他。

    “你先把你和小鱼儿的事告诉我,我们研究一下。”叶柳冷静道,她现在没有找到萧谷诚,势单力薄,和周中亥的合作或许少不了。

    “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要听,我就说。我在酒吧看见她,觉得她很有趣,然后偶尔找她玩玩。然后,然后就没有什么了。”周中亥拱拱手,做无奈状。

    “你还想长包她。”叶柳冷冷道,这件事是一切事情的源头。

    如果不是小鱼儿提出分手,或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什么长包?”周中亥反问叶柳,抬起头,那双狭长的凤眸好似深渊,引人坠入其中,“我又不缺女人,她就是个逗乐,偶尔想起来才玩玩而已。”

    叶柳……

    恐怕周中亥对所有女人都是这个想法。

    “你从没向她提出长久维持关系?”叶柳再一次确认,如果不是周中亥,那么小鱼儿口中的那名客人是谁?

    “没有。”周中亥肯定点头。

    “好,那我先走了。”叶柳转身离开,打算去其他地方找线索。

    从周中亥这里得到的消息已经足够多,接下来她只需要深挖就够了。

    可叶柳还没走出几步,周中亥就叫住了。

    “叶柳……”

    叶柳回首,浓长的睫毛如小翅般扇动,疑惑道:“怎么,你是又想起了什么吗?”

    “你还会回来这里吗?”周中亥眸色转深,定定地直视叶柳。

    “……”叶柳想起周中亥的不良历史,在她大学时,他好几次险些占了她的便宜,好在有萧谷诚在。

    “叶柳,你心眼太小,大学时候的事还记在现在,我早就对你没了兴趣。只是一个人被困在这里一年多了,如果你能过来就过来陪陪我吧,不然这世上又要多一个疯子。当然,你不来我也不能绑架你。”周中亥调开眼眸,望向豪华落地窗外的景色。

    他不是没想过离开这里,但他已经被困住了。

    叶柳探究着周中亥的神情,见他面色困顿,眉间浮黑。

    他的处境确实不太好。

    但——

    “如果我查到什么再来找你商谈,其他的再说吧。”

    说完叶柳就走了,那叫一个利落无情。

    他周中亥出事关她什么事,她只关心自己丈夫。

    周中亥看着叶柳冷漠的背影,暗骂了一句话,艹,这女人还是这么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不过周中亥想到原来不止他一个人被困在这,心情多少好转了些,唇畔也显出久未露出的笑。

    ……

    叶柳仍然每天跟着小鱼儿,研究小鱼儿日复一日的生活,但却一无所获。

    小鱼儿从始至终都重复着去酒吧上班,而后被杀……

    后来叶柳又回过几次她和萧谷诚的家,但家里的那个“萧谷诚”和“叶柳”也重复着吃饭,做……

    这是个完美的镜像,把小鱼儿死去的那一日完美复制下来。

    脑中突然极快地闪过什么,叶柳连忙抓住。

    小鱼儿是一年前死去的,但萧谷诚开始介入调查却是几个月前,调查缘由正是小鱼儿失踪……

    如果说在小鱼儿死后,那怪物伪装成小鱼儿的模样继续上班,那么后来又是什么促使它暴露出来?

    叶柳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破点,连忙回到周中亥的豪宅,向他询问此事。

    这还不是那怪物过来的时刻,正方便叶柳和周中亥讨论事情。

    “小鱼儿有什么怪异?”周中亥反问叶柳,横躺在沙发上吸烟,模样慵懒,“我怎么知道。我和她只是普通的买卖关系,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再也不会碰那个女人。”

    叶柳伸手把跟前的烟雾挥去,嗓子有些不舒服,其实她挺讨厌男人抽烟的。在她的严厉警告下,萧谷诚已经不会在她面前吸烟。

    至于在外面吸不吸,那她就不知道了。

    周中亥见叶柳那模样,存心让她更不舒服,吸烟吸得更厉害。

    他喜欢女人,玩弄女人,而叶柳是少有的没让他得手的女人。主要是她没有什么弱点,不爱钱不爱珠宝,连权势都不爱……

    想到叶柳的不爱钱,周中亥突然想起另一事:“对了,我想起来了,小鱼儿后来很频繁地向我要钱,她本来不陪我玩那些情趣游戏的,但后来因为钱,又陪我玩了。”

    “因为什么?”叶柳思索道。

    周中亥喷了一口烟,才接着答道:“因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说起这件事,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听说小鱼儿以前是不出台的,只陪酒。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出台了,并且底线一次放得比一次低,只要有钱,她什么都愿意和男人玩。”

    周中亥无法忘记小鱼儿,主要原因自然是他近一年来天天看见她的死尸,另一方面就是小鱼儿长相出色,最开始并不好上手。

    不过提起这茬,周中亥的思索越来越多,又道:“小鱼儿很有个人特色,她那样的长相和气质在风月场里其实很吃香,听说她以前还有正式职业是幼师,说话也是细声细语,腼腆得不行,物以稀为贵,她如果能耐着性子应该能钓到不少大鱼。但她到了后面只想来快钱,她求过我一次,为我也做到了极限,我当时很喜欢她,一次给了她十万。”

    “她要那么钱干什么?”

    “只是有过几夜的女人而已,连我养的都算不上,她卖我买,我管她拿钱干什么?”周中亥打开电视,听着新闻练习说话。

    这一年来,他都是这样度过的。

    如果不是这样,没有人交谈,他或许早就失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