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第584章 软瘫在他的怀里

    金景放也跟着迷乱了,是啊,他爱的是远古时期的那个小师妹,善良美好,永远干干净净的,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

    可眼前的这个叶柳呢,她刻薄恶毒,她的手上甚至沾满了鲜血,一个手上有着无数鲜血而面不改色的女人,他根本不想要眼前的这个叶柳,

    她只是小师妹的替身而已,她不过是和他的小师妹有点点的相似。

    “你错了,你知道吗?我偶尔做梦,梦到我的远古前世,那个她告诉我,就算你最后那么对待她,囚禁她,抽她的血,她还是不恨你,你是她的大师兄,永远都是。她始终记得是你养大了她,是你教她走路,是你在她的童年和少女时期陪伴着她。可是没办法,她只是把你当哥哥,把你当成大师兄。”

    “她说,她不恨我?”金景放喃喃道,他的思维都被远古时代占据了,所以代入得很深。

    不像叶柳,她还能够抽离出来。

    “对,她不恨你。”其实叶柳没梦见过远古时代的那个她,但她凭本能地觉得对方是这样想的。

    “她说,你是个很有抱负的人,你的目光比师父更长远。她相信,总有一天会造福世人……”叶柳通过一丝旁枝末节,慢慢地述说着。

    其实她得到的记忆也是很零碎的,并不全面,可是她会联想,会感受远古时期的那个她的情绪,尽量做到真实可靠。

    “她还说了什么?都告诉我。”金景放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他不禁握着叶柳的双臂,显然真的相信叶柳曾梦见了远古时期的那个她。

    ……

    远处的几千米外。

    “报告萧长官,前方有异动,那个坏叔叔抓住妈妈的手臂了。”萧铭像打了鸡血一样,两眼炯炯地看着萧谷诚。

    “萧长官,我们现在行动吗?”萧铭已经迫不及待了,姿势都摆好了,就想往前冲冲冲。

    萧谷诚同样看到了,他连忙扯住往向奔的儿子。

    “再看看,还没到时机。”其实是摩离还没引出来,现在出去没意义。

    萧谷诚现在明白叶柳当妈的心情了,儿子太调皮,很难管。

    “那好吧,我再观察观察。”萧铭又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岗位上,眼对着望远镜,眼神炯炯的。

    ……

    叶柳见金景放的模样,就知道他爱极了远古时代的那个她。

    搞得连叶柳自己都在想,远古时候的那个她真的那么好吗,为什么这么多男人爱?萧谷诚,金景放,康家健都是因为远古时代的那个她,而对她有某种移情心理吧。

    “她是什么人,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毕竟,她是你一手养大的。”叶柳平静道,“她说,你曾经是个很善良的人,路见不平还会拔刀相助,所以当你最后做下那些恶事的时候,她首先怀疑是对方误会你了。所以当你最后想要囚禁她的时候,她才会一丝防备也没有,因为她始终不相信你会伤害她。”

    “金景放,或者叫你金元,你明白的,你最明白她的对不对?她从不会去怨恨任何人,有什么事情她总是先想到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而不是去怪罪别人。她是你养大的,她的性格是你一手塑造的,是由你影响了她,她那么善良,你应该也差不到哪去……”说到后面,连叶柳自己都动情了。

    她想,或许远古时代的那个她,值得那么多男人爱,是因为那个她是真的善良吧。

    “说吧,你今天演这戏,到底是想要我帮你干什么?”金景放冷眼直视叶柳。

    他产生了移情心理,所以一开始才会觉得眼前这个叶柳十分的熟悉,后面才会一步步的想要拥有她,可她终究不是她心底的那个模样了。

    就算他自身沾满鲜血,他也忍受不了这个沾满鲜血的她。

    在他心里,他爱的那个女孩,善良,美好,纯真。

    而眼前的叶柳,已经在末世的影响下把那一切都抛弃了。

    其实金景放错了,叶柳的美好并不是丢失了,而是隐藏了起来。她没有那么多滥好心,所以只把最好的心意留给最爱的家人。

    “你猜到了对吗?”叶柳反问道,和聪明人说话才是最累的。

    “你想要我帮你引出摩离?”金景放冷笑,“就算引出来又怎么样,你能杀得了他吗?我现在为他办事,依附着他,要是他出事了,我不是更加不保?”

    “今日要不是你跟我说要把小师妹的事情告诉我,我也不会出来。就这样吧。”金景放没再看叶柳,就打算离开。

    就算是要拦,也要看叶柳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会答应的,你不需要依附任何人,也能靠自己活下去。”叶柳道,“这才是你,金元,金氏一族的创派人,发明了多种奇妙诡异之术的金元。不论经过几世的转世,你还是你,永远不会变的。”

    叶柳也不知道自己大胆地叫出金元的名字,到底会不会戳中对方的软肋。

    但她现在只能博一把,凭她自己去引出摩离难度会大很多,毕竟摩离对她的防备心已经到达了一种非常人的高度,但如果有金景放做内应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

    毕竟金景放是摩离的暂时盟友,而且之前金景放从未有过变异之心,摩离对金景放还算称得上信任。

    金景放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不再停留,直接往向走。

    就在叶柳以为自己今日的这番戏没有希望的时候,突然听见金景放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三日此刻,在这地方等我,我会带摩离过来,到底能不能战胜他,就要看你了。”

    叶柳嘴边的笑容,缓缓绽开。

    ……

    萧铭郁闷了,他收起妈妈的珍藏望远镜,看着爸爸道:“爸爸,那个叔叔已经走了,是不是今天不要行动了?”

    其实他好想打架的,好想去保护妈妈。

    萧谷诚点头,摸着萧铭的小脑袋道:“不过三日后,有你的任务。”

    萧铭的能力稍低,所以无法听见叶柳会金景放的对话,可萧谷诚就不同了,萧谷诚是十六阶,就算他站在几千米之外,还是能够监听到叶柳和金景放的对话,并且还能保证其他的十六阶没听到金景放和叶柳的对话。

    “什么什么?”萧铭低沉的情绪一下子就起来。

    他除了不爱学习,其他的活还是很喜欢干的。

    “帮我们望风。”萧谷诚虽然很严肃很认真,显得这任务很重要似的。

    但萧铭知道这连任务都算不上。

    “爸爸,那你还不如跟我说,让我好好待在房间里,保护好自己。”萧铭翻了个白眼。

    这孩子太聪明了,萧谷诚还在琢磨着要怎么缝补儿子受伤的自尊心呢。

    叶柳走近父子俩,就见萧铭满脸不开心,于是抱起儿子问道:“这是怎么了?”

    萧铭就告状似的把事情告诉母亲,说完了还一脸忿忿,显得很不甘心。

    “天啦,萧铭,你爸爸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叶柳表情很严肃,显得很羡慕。

    “妈妈,你别玩了好不好,我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就是什么都不用干。”萧铭见妈妈表情投入,首先就受不了,做了个搓鸡皮疙瘩的动作。

    “哪,萧铭,你就是搞歧视啊,妈妈跟你说望风这个活多重要,简直就是决定任务胜败的关键……”然后,叶柳侃侃而谈,很快就把萧铭给忽悠过去了。

    萧铭像听戏本一样,一阵神往,突然觉得自己领到了无比重要的任务。

    叶柳在萧铭看不见的角度,偷偷向萧谷诚使了个眼色,好像在说:看吧看吧,忽悠孩子要这样,要拿出事实依据。

    萧谷诚确实不会哄萧铭,也不会骗萧铭,他对萧铭好的方式就是满足萧铭所有要求,很傻很傻的做法,儿子说要什么,他就去争去抢。

    而叶柳经过十几年和萧铭的斗智斗勇,玩萧铭就跟玩土豆似的。

    ……

    随后叶柳、萧谷诚和萧铭回到了暂时居住的地方,当晚,叶柳想到自己白天和金景放的谈话,心思不由有些动了。

    “萧谷诚,你当初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不是感觉我很熟悉?”

    就像金景放一样,只是对远古时代的那个她有所眷顾,才会爱上她的转世。

    “什么第一次,我都忘了第一次见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了?”白天时,萧谷诚旁听了叶柳和金景放的全部对话,所以很懂叶柳的意思,“叶柳,你又在乱七八糟想些什么,在一起那么多年,我最搞不懂的就是你的脑子那么小,为什么想的东西那么多?”

    萧谷诚走到叶柳的跟前,盯着她的脑袋看来看去,佯装认真道:“我真想把你脑袋锯开,看看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装得下吗?”

    说话间,他还在真动手在她头上找来找去,她躲闪,他就追。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两个人就又亲上了,他以唇舔`舐着她的嘴唇,先是轻轻地舔,然后再重重地吸吮一口……

    就算是最简单的接吻,他也手段繁多,她最终招架不住,软瘫在了他的怀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