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第583章 你真的懂吗?

    萧铭的模样始终保持在十岁左右,漆黑油亮又硕大的眼珠子,小巧的鼻子,粉色的嘴唇,白嫩白嫩的肌肤……

    他自己是很讨厌这样的,因为他想要高大威猛,像爸爸一样,力能扛鼎。

    但萧谷诚倒是很喜欢萧铭的模样,他前世离开萧铭时,萧铭也才十岁左右吧。他对萧铭亏欠很多,现如今有了想补偿的心思,所以萧铭说什么,他就是什么。

    二十四孝爸爸是什么样的?就是萧谷诚这样的。

    现如今,不论萧铭提出什么奇葩怪异的要求,只要萧谷诚做得到,他就不会皱一下眉头。

    反而是萧铭被吓到了,不敢再乱要这要那,怕给爸爸造成负担。

    “爸爸,妈妈和那个叔叔说了那么久的话,不会有事吗?”萧铭架着望远镜,认真凝视远方。

    很远很远的地方,叶柳正在和金景放说话,并不是摩离!

    “嗯,所以你要盯仔细了,那个男人一碰到你妈妈,你就立即告诉我。”萧谷诚摸了摸萧铭细软的发,情不自禁地想要同他亲近。

    他的能力比萧铭要高太多,所以就算不用望远镜,他也能够同萧铭看得一样远。

    说这话,不过是激励儿子而已。

    “是,萧长官,保证完成任务。”萧铭认真地板着小脸,抬起手,冲萧谷诚敬了个礼。

    萧谷诚望着儿子的雪白侧脸,不知怎么入了神,他的眼睛看叶柳,嘴巴像他,皮肤又像叶柳……

    多么神奇,简直是巧夺天工!

    一丝暖流注入了萧谷诚的心胸。

    ……

    叶柳知道金景放和摩离有某种合作关系,共享一些资源信息。

    所以她并没有直接找摩离,而是找的金景放。

    “你相不相信,这世上有因果报应?”叶柳道,“我近日里经常做梦,梦里出现一些很破碎的场景,在一大片绿色的森林里,有个小女孩和小男孩一起玩游戏,他们很好很好,女孩叫男孩大师兄,男孩又叫女孩小师妹。但不知道为什么做这样的梦,我最后还是会噩醒。”

    叶柳调转头,定定地直视金景放。

    “大师兄,我整夜整夜不能入睡,我总是在想,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要伤害我,囚禁我?”

    叶柳曾忆起过远古时期的一些事情,很零散很破碎,但足够叶柳把大部分记忆拼凑起来了。

    金景放顿足,看向叶柳,冷静无比:“说吧,你突然打起这样的感情牌,是想要干什么?”

    “感情牌触动你了吗?”叶柳遥望远方,眸子里含着某种情绪,“大师兄,你也同样记起曾经了吗?你记起来了吗?那时候我们有多好?为什么最后要变成那样?”

    原本叶柳密约金景放的时候,金景放就察觉到有异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来了。

    很多时候,情感和理智完全是两回事。

    就像……他此刻知道叶柳在打感情牌,他一样沦陷。

    如叶柳所说,他想起了全部的曾经,远古时期那种浓郁的情感完全占据了他今世空乏的感情世界。

    那时候的爱与恨,太过强烈,反而令他久久不能忘怀。

    “那时候你是我喂大的,”金景放道,“父亲忙于争名夺利,他在把你抢回来后,就放在一边不管,你饿了很久,我走过去,你就立即咬住我的大拇指,不停地吸吮,你也不哭,看着我笑。后来我喂你,你拼命地吃,就算打饱嗝还是要吃,你的求生欲特别强。我看着你长大,你走路的一步三摇,是我守在你身边圈着你护着你。你初潮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还是我去问了婶婆,再来教你的……”

    “柳柳,我对你好不好?我是把你当我妻子养大的,可你最后的回报是什么?”金景放说到最后,微微咬牙切齿,带着些许的恨意。

    “你呢,你爱上了别人,在你爱上别人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不管你今天打多么可怜的苦情牌,我都不可能放过萧谷诚,我和他不死不休。”

    叶柳原本做戏的成分多,但那时候被金景放的情绪带动着,也不自觉投入了进去。

    那些远去了的感知好像又重新回来,占据了她的身体。

    “感情是双方的,我不了解所有的事情,可我也能够感受到,你的小师妹很崇拜你,很尊重你,她把你当哥哥,你让她去做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忤逆过,除了去杀她爱的男人。她全心全意地对你,你只是凭借自我的私欲就任意伤害她,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吗?”

    叶柳的情绪微微震动着。

    “那明明是远古时代的事情,各人都已经投胎转世向前看,只有你一直死死地抓住从前,你知道当你逼着萧谷诚成为丧尸王的时候,我有多痛苦吗,我最爱的男人,和我成为了两个种族。而这只是因为你一时的恨意,更可笑的是,那恨意还是远古时代的,我和萧谷诚难道不无辜吗?好好的一个家庭被你打碎,而你还厚颜无耻的和他要不死不休。”

    这么久,这么久,叶柳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她恨金景放,恨他想要拆散她和萧谷诚。

    “你果然不是我的小师妹了,我的小师妹不会这样和我说话。”金景放看着微微气恼的叶柳,含着某种惆怅。

    “是啊,连你都知道我不是你的小师妹了,那你现如今所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叶柳的话,使得金景放整个人都定住了。

    叶柳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一半,于是更加一把劲,再接再厉道:“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现在想要争取的我,真的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吗?”

    金景放看着眼前的叶柳,她和远古时代的长相有了不少的差异,雪白的瓜子脸,弧度优美的粉唇,显得更凌厉更冷然……

    而他的小师妹,是调皮的,活泼的,温柔善良的,就算在最后时刻,也会为了保全其他人都自爆身亡。

    “金景放,你现在想要从萧谷诚手边抢到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真的明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