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第548章 有趣的女人

    “哈,你这是在教我做人的方法吗?”叶柳听萧谷诚所言,不由有些匪夷所思。

    奇怪,如果她没听错的话,他是在教她自私吧。

    竟然教她自私,这个男人……

    萧谷诚见叶柳的语调满是反讽,也没太在意。

    他还记得他们前世在一起时,叶柳家庭事业两把抓,哪头都不肯敷衍。

    一个人哪有那么多时间,所以她只能不断地压缩休息时间,压榨潜能。

    那时候他看在眼里,觉得她还能有一种更轻松的生活方式,那就是抛下他和萧铭。

    抛下莫名其妙冷淡她的丈夫,抛下痴傻低能的儿子……她能力出众,从不泛真心爱慕她的男人,离了束缚住她的东西,会有更广阔的天空供她遨游。

    可她却偏偏死心眼,始终认为他有什么苦衷,用尽心思挽回他和体谅他,每日坚持启发萧铭的智力,挖掘萧铭的潜能……

    不肯服输的人,往往会活得很辛苦,因为她不断在做斗争,和命运,和生活。

    如果她能更自私一点,那么说不定前世时就不会被逼迫着自杀了。

    叶柳匪夷所思之余还感到新奇,反问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想法,我关心我爱的人有什么错,我又不是博爱到去爱世上每一个。难道要我孤苦一生,那才叫活得好吗,真正自私的人最终只会众叛亲离吧。看到我爱的人过得好,爱我信我,我也开心,就算辛苦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她最需的东西也不是很多,在她做好饭菜后,丈夫儿子真心夸她一句,在她辛苦一天后,丈夫体贴她一句。

    这世萧谷诚全都做到了,每天在饭前发自肺腑地赞美她的劳动成果,在她回到家后,他甚至会亲自给她端水洗脚,按摩揉肩。

    外人绝对很难想象,一言堂强势至极的萧谷诚在家中不过是一个无比普通的男人,他会抱着她撒娇,他会学着铭儿的语调叫她妈妈妈妈……很多时候他都幼稚至极。

    可她感觉很快乐,当她被爱的人需要时,她也有一种价值感的实现,让她乐于为他奉献。

    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她完全被前世萧谷诚排斥在外,想要做些什么却无从下手。

    这种自以为是的为你好,你什么都不用想,听我的就好了,实际上让她感到很压抑。

    或许他真的错了,他想要给她的东西,从不是她真正所需要的。萧谷诚暗想,不再做过多的劝说。

    “对了,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萧谷诚问道,之前他们俩同时开口,叶柳应该也是有些事情想要对他说吧。

    “你觉得我去接近谢蕴怎么样?”叶柳试探道,她隐约中有种感觉,萧谷诚不会答应。

    但她忘不了谢蕴的眼神,谢蕴对她感兴趣并不是假的。

    而且她感觉得到,萧谷诚十分想取得碎玉。

    “不行。”萧谷诚想也不用想就拒绝了。

    果然……

    “可是……”叶柳还是想尽量试着说服萧谷诚,她去接近谢蕴,并不代表就会让谢蕴占便宜,她有自保能力的好吗?

    “没有可是,不行就算不行,最初说好的,一切都要听我的。”萧谷诚斩钉截铁,没有起伏的嗓音冰冷至极。

    萧谷诚又道:“你不用再想那些了,我有另外的办法,我记起谢蕴有一名极其受宠的妾侍,谢蕴三天两头就宿在她那儿,我们从那名妾侍身上入手,照样能获得想要的信息。”

    叶柳眼神锐利,“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去接近那名妾侍?”

    这一手“只需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真是玩的好。

    萧谷诚暗道怎么可能,就算他肯,谢蕴也不会肯吧,他道:“你去接近她。”

    “我去?”叶柳眼瞳微张。

    ……

    萧谷诚用行动告诉了叶柳怎么去接近那名叫夜雅的侍妾。

    这天下午,微风阵阵,晴空如洗,极好的天气。

    夜雅正带着侍女在花园池塘边赏花,可不知怎么的,她脚下一个不稳,就这么跌进了池塘里,侍女大惊,争先恐后跳入池塘,但奈何夜雅的身子就像坠了石子一样,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直沉入潭底。

    夜雅自己在水中扑腾了好几下,没能浮上水面,反而把离她最近的一名侍女也拉入了塘底。

    好在叶柳路过,一跃而下,把夜雅捞了上来。

    夜雅在得知叶柳是谢庭飞的客人之后,立即邀请叶柳去她屋内坐坐。

    叶柳推辞一番,也就应了。

    此刻,夜雅正在屏风内由侍女服侍着换衣,一边与屏风外的叶柳说话。

    “这么说来,楚姑娘已经结婚了,你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夜雅的声音娇媚入骨,里面好像含着小钩子,能把人的魂魄勾去。

    叶柳暗自猜测,这声音应该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吧,太媚人了。

    “普通人吧。”叶柳答。

    “是吗,楚姑娘如此不凡,能被你喜欢上,那么对方一定有其过人之处吧。”这时,夜雅已经换了一套衣服走出来,言笑晏晏,对叶柳满是恭维。

    话说叶柳现在易容过的模样不过中等之姿,连夜雅一半的美貌都没有,夜雅说出这一番违心的话纯粹是看在叶柳刚刚捞她一把的份上。

    奇怪啊,她明明也是有异能的,为什么怎么浮也浮不上去,肩膀上就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死死压着她一样,难道水流的压强会强成那样吗?夜雅暗暗思忖。

    “要我说他的好,还真的说不出。”

    夜雅见叶柳说到自己丈夫时脸色不好,不由安慰道:“女人都不容易,你也别以为我光鲜,谢爷太爱玩了,我为了拉住他的心,不知吃了多少药,受了多少苦,现在的身子也变得只能专门服侍人了。”

    两人女人大吐苦水,不知不觉中亲近了很多,叶柳离去时,夜雅还邀叶柳明天再来。

    不过三日,叶柳就把夜雅整个人都摸透了,在叶柳的投其所好和刻意接近之下,夜雅也渐渐向叶柳摊开心扉,说了众多谢宫内的秘辛。

    “楚姑娘是不知道,谢爷平时都很随意的,不管周围人做错什么他都不生气,可要是有人碰了他胸前的那块玉佩,他绝对会大发雷霆。”

    原来那块玉佩就挂在谢蕴的胸前啊,这样的话,事情还是照样棘手。

    “什么玉佩能这么重要,不会是哪个女人送的吧?”叶柳接着夜雅的话,看着对玉佩不太感兴趣。

    “我也在想啊,那到底是什么人送的,不过是一块缺了角的碎玉,爷还这么看重。要是爷不脱了衣服,别人根本就看不见。就连跟我做的时候,他也不取下来,我有次不小心摸了一下,还挨了一巴掌呢。”

    “说不定那玉佩对谢大人来说有着特殊的含义,你也不要多探究,用心服侍好他,以后为他生个孩子保全自己的地位才是正道理。”叶柳淡淡地劝道。

    不过没过多久,叶柳就离开了夜雅的房内。

    ……

    等到叶柳离开后,一个男人从夜雅的后院走了出来,正是谢蕴。

    “爷,你可都听见了,我都是按你的吩咐来做,你说你说,你要怎么赏我?”夜雅娇媚地迎上去,依在谢蕴精壮的胸膛上。

    她在遇见楚柳的第一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为什么那天她脚下的石子会不稳?为什么那天她偏偏浮不上水塘,为什么连侍女都帮不了她,楚柳却可以帮得了她?……

    那么多个巧合撞在一起,夜雅怎么能不多想几下?

    夜雅不是傻子,她能获得谢蕴的独宠,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所以在那天晚上,谢蕴宠幸她的时候,她就把心中的不对劲告诉了谢蕴,谢蕴当时不过笑笑,让她尽量去迎合楚柳,到时他重重有赏。

    “给你一个孩子好不好?”谢蕴轻佻地挑起了夜雅的下巴,果然见她的眼眸中绽放出夺目的欣喜光彩。

    他的薄唇印上她的,两人火热接吻,连空气都好像热了几度。

    一吻完毕后,谢蕴附在夜雅耳边轻声道,“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为了想要看我胸前的玉佩,而主动爬上我的床?”

    “爷,你好讨厌啊,明明有我了还看上其他女人,那个女人只长得一般般啊。”夜雅撒娇地抱怨了一句,而后说道,“当然会呢,那个女人花了那么多心思接近我,暗地里又总是把话题往你身上拐,肯定是垂怜你很久了。”

    男人嘛,在他想要其他女人的时候,先要不依地埋怨,用吃醋显示出他的魅力和重要性,而后要成全,显示出自己的大度。夜雅对这一套早有心得。

    “真乖,爷最喜欢的就是你了。”谢蕴大笑一声,一把抱起夜雅,把她重重地抛到了床上。。

    夜雅轻解罗衫,露出最美好的笑容,打算迎接谢蕴的强势进攻。

    而这时,谢蕴的脑中却不自觉地浮现了那一个眼眸,冷清的眸色,平凡的姿色,就算是在刻意迎合夜雅时,其中也没有多余的感情。

    有趣的女人,有趣的夫妻!

    看起来各不相干,可实际上却对彼此十分看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