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黑夜偷袭

    他只是知道,与这个女人的交谈中,让他觉得自己的内心很平静,即使她说起自己的伤心事,也是那么的悠悠然,那么的坦然自若,仿佛外面的天,永远是蓝的,海永远平静,波澜不惊,处世不变,或许她是经历多了,见多了,才如此泰然。总之他对她莫名的眷恋。自从那次见面,他期待着再和她见面。然而她却再没有出现在这个夜总会。那些自以为有几个钱,举止风骚的女人,时不时向他发出一些过分的举动,这些都只会引起他内心最深处的鄙视。仿佛是来到妓院看到了卖弄皮肉的女人,鄙视之情不在话下。在被一个男人伤害过后的女人,不管最后是输是赢,心理总是有点变态。她不像别的女人那样专情,有固定的伴。她基本上是每来一次都会重新选一个。一个女人被男人伤害的尽失了人情,而只剩下了性。“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尽管到这里来做这一行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也正当时旺盛时期。面对这样的一匹饿狼,见识过的人都怕了。

    老头子觉得身上的光环一下子被卸了下来。丧气了起来。不过还有点私房钱是可以玩的,幸好老婆不知道。又开开心心地玩了起来。老婆心中有醋意,却也觉得没有什么必要找事了。自己也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乐哼哼夜总会。来到这里才发现生活是多么的美好。难怪老头子也喜欢玩。这次多亏了他先做出这样的事来。我才有机会出来尝尝人间极乐。在这里不用曲意逢迎男人,讨好男人。只要你卡里有足够的money,你就是这里的女王。那天在接受了她的300元之后,看着她幽怨的眼神之后他的心里像被蜜蜂蛰了一下。随后在曲终人散,众人去享乐时,他看见她一个人在厅里独坐着。他主动过去招呼。过后是他主动说要陪她。她当即羞红了脸。她的羞涩无意间被他发现,这更加引起了一个男人发自内心的爱怜,此时此刻,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可耻的另类工作者,而是一个可以保护面前这个女人的真正的男人,似乎他是她的恋人。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发自内心的情感是那么的真实。他们来到房间。她躺在他的怀里依旧如娇羞的少女。

    她每次一来到,往凳子上一坐,随即用肥胖如凤爪的手从包里抓出一张卡来,往桌上一拍。夜总会的经理在旁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等待指示。她说,把你这里的货都给我叫出来,你姐我今天要好好挑挑,今儿闲功夫多。

    相对瘦弱的老公被这意外的一啪,吓了一个哆嗦。见老公的神色,多半是同意了。趁热打铁,以免夜长梦多,只要股权拿到手,任你去玩,你找什么都好。玩死了,也罢。打电话给一个平时信得过的一个律师朋友过来。老公按要求将家里的所有财产按照各50%的分成两份给两个儿子。签字按手印。并委托律师将财产拿去公证分到儿子名下。老头子一下子傻了眼,这哪里是立遗嘱,分明是分家产。俗话说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即使他这般清高,又怎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呢。社会就是个大染缸,你无心去染,也会被染。他的改变是有一个‘巨无霸’的女人开始。她是一个富商的妻子。早些年也是有些肥胖,只是家里有些底子,他的男人便乐呵呵地把她娶回了家。对她是百依百顺,女人都受不了男人的哄,她将自己出嫁前多年的私房钱拿出来作为本钱给了他做生意,生意小的时候,还掌控的了局势,大了,也记不起老公到底有多少家产,云里雾里,管不了了。

    “你要记得,这财产现在是两个儿子的了,你只是帮他们照看。拿钱什么的,可得看着点,别惹两个儿子不高兴。”

    其实她已经过了少女怀春的年纪,已经有了女人的经历,而且有了母亲的经历。或许是她觉得来这样的一个场所确实是令人羞耻的,不管是消费或者是被消费的,都是萎缩的刺猬,谁也不敢堂而皇之地摆弄一切。怀抱她时,感觉有一股母亲的奶香袭入他的鼻腔,他的大脑。他突然感觉这一刻是那么的温馨。那天,他们似母子,似情人,似密友,畅谈了一个晚上。她向他诉说了她不幸的婚姻。谈了一个晚上的结果是,他得到了这样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难道‘男人有钱就变坏’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他不懂,至少是他暂时没有钱,是无法体会这样的变化的,也无法得到这样变坏的尝试。后来老公经常不归家,才请了私家侦探跟踪,发现老公在外面有了新人。拍下照片,到老公面前对质,老公毫不犹豫就答应离婚。说到财产分配,男人仿佛恍然大悟。突然又反了悔。女人本想请律师上了法庭离婚,但是考虑到两个儿子的前途,及离婚对孩子的负面影响,就放弃了。抓住照片,老婆仍然是不罢休的气势,威胁说要让他身败名裂。老公想着必定会对自己在商业上造成一定的损失,同是也是理亏,不敢再多说什么。老婆趁机说,不离婚也罢。你现在就给我写下遗嘱,将家里的所有财产和房子,按照50%的比例分给两个孩子。男人说:“我又还没有死,也没有大病,干嘛急着写遗嘱呢。你不是期盼着我早死么?”“我就是期盼你早死,你大把年纪了还搞这事。两个孩子的脸被你丢尽了。你不写,难道你还想把钱留给别人吗?财产我和我的两个儿子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我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我急了什么都能做出来。”说罢又将照片晃了晃,然后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经理连连点头称是。对一个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服务生马上心领神会,带来十几个体型健硕的年轻人过来。这十几个人一起过来,阵势确实有点吓人。其他的女人感叹着这样的女人怎么胃口这么大。服务生也猜测着这个女人到底是多有钱。有钱人的卡,难道就像自来水的喷头么,源源不断?大家的内心带着点鄙视,带着点看热闹的心里,期许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