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结束了……么?

    ——不用!妈您别这么紧张好不好,兴师动众的,开过来以为投放救灾物资呢。“嗯?”

    “回去!”

    “话这么多,睡觉!”符千阳起身把房间顶灯关了,只留一盏柔和的床头灯。

    “回去休息吧。”

    “苹果!”粉红粉红的苹果仿佛要滴出水来,看起来很诱人。

    “不告诉你我要自己去买。”

    顺着他的眼光,服务员mm好兴奋地说,“您是要买卫生巾吗?”

    他窘。

    点滴打完,安蕾洗了个澡,镜子里自己,绿色运动衫红色七分裤,符千阳眼光怎么如此俗气,买的衣服每件都穿着别扭。浴室里探个头出来看看,好在房间空无一人,符千阳不知道去哪了,不会看到她这一身妆扮,她疲惫地钻进被子里,看看墙上的钟,凌晨快2点了。

    “你不去休息吗?”安蕾问。

    “到便利店买东西。”

    护士进来给安蕾量体温,偷偷看了符千阳几眼。

    收线后他略有歉意看着安蕾说,“不好意思。”

    ——不用。

    “折磨我呢。”

    看样子还真的愧疚难当。“不用了,我自己去!”两个人在大风大雨中说话很费劲。

    “你先回去,我去买。”

    岂料符千阳沉默不语,还有点窘。

    “苹果、桃子、梨、猕猴桃……你要哪个?”

    ——我已经找地方住下了,没事,这里很安全。

    他后背衣服湿了一半。

    十分钟后符千阳拿着满满两塑料袋花花绿绿的卫生巾回来,一进门气呼呼瞟了安蕾一眼,把两袋东西扔沙发上,说,“每一种都买了,你慢慢挑吧。”说完,一脸不爽甩门出去了。

    “吃水果吗?”他问。

    符千阳低头乖乖削成小块一片片递到她嘴边,他一反常态如此顺从,倒反让她倍感自己罪孽深重。

    “符千阳。”

    “你要买什么?”

    “念你喜欢的怕你越听越亢奋。”

    没办法,人家长得好看。

    他一直窘一直窘。

    ——不用,这边有座桥塌方,廖哥也过不来。

    外面还在滴滴答答下着雨,安蕾拿件衣服扎在腰间,遮挡一下,跟护士借了把伞,顶着风雨打算到医院对面的便利店买卫生巾。——知道了,替我问候爷爷。

    见他犹豫,服务员继续问,“那流量多不多呢?”

    ——天气不好,下暴雨没办法回学校。

    “那你给我念天气预报吧。”

    “这款有护翼防侧漏的,而且还是加长版的,最近卖得特别好。”

    “……”

    “好些了。”

    便利店里的服务员mm看到符千阳眼前一亮,眉开眼笑地过来问他要买什么。

    “她是让我别着凉还是让你别着凉。”安蕾调侃道。

    安蕾汗,不会真的是吧……

    ——哦,妈。

    他接过雨伞不由分说地把安蕾送回医院大门。

    “哦,我随便看看。”

    她醒来的时候符千阳不在房间里,不过沙发上有张医院皱巴巴的被子,看来他昨晚一晚都在这。安蕾翻身起床感觉头有些晕沉,半朦胧状态中洗洗漱漱,出来猛然看到床上的被单印着星星点点的血迹,顿时睡意全无。

    以为安蕾已经睡着了,符千阳抬头有些吃惊。

    说完护士拿着体温计走了,出门的时候回头又看了他一眼。自己要去的,回来跟谁发哪门子脾气哪,真是。

    他有礼貌地对安蕾说“稍等”。这是符千阳的习惯,每次接电话的时候如果正跟人说话,他都不忘很绅士地说声稍等,就连上次在礼堂彩排他逗个一岁半小朋友时也不例外。

    “嗯。”

    他倒抽一口冷气,这样都被看出来了,只好尴尬地点点头。

    “三十八度,退了一点点。头还疼吗?”护士问。

    “内疚?”

    ;

    “你坚持必须绝对一定要是吧?”

    服务员mm仰着头两眼放光看他明星般俊朗的脸,这个小地方平时来个长得顺眼的都难,何况是出现这种极品美男,“我们这有很多牌子的卫生巾,您要日用的还是夜用的呢?”

    “ok,我要买卫生巾!”

    他更窘。

    ——挂了。

    “一大帅哥坐旁边守着,我怎么敢睡,万一我流口水打呼什么的……”

    “嗯,让你一个女孩子到这么远的地方,我的安排有欠妥当。遇上这么恶劣的天气,还害你生病了……”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符千阳貌似漫不经心地移向某个货架,心里盘算好趁人不注意一把抓起一包就溜走,无奈服务员mm紧跟不舍,服务热情很高。

    “是的。”真是屋漏又逢连夜雨,船破又遭打头风,怪不得她昨晚不但浑身发冷还觉得肚子隐隐地疼。

    “nomeansno!”符千阳的霸道一向很温柔。

    没说两句话,符千阳手机又响了。

    好不容易走到一半,符千阳不知道从哪里杀出来,他钻进伞里,因为雨声,他提高了嗓门,“这么大雨你要去哪?”

    “家里人打算派直升飞机过来救你哪。”安蕾原本只是玩笑。

    “这款质面很好的,有样品您可以过来摸一下,非常柔软。”

    苹果削好了,他递给她。

    “你睡着了我就走。”

    护士转过头对符千阳说,“给她多喝水,好好休息。这晚上冷,别着凉了。”

    “要一小块一小块的。”某人趁火打劫。

    符千阳把伞收起来,伞尖指着门外,以免雨水弄湿医院的地板。

    ps:各位呀,还不收藏我等什么呢?

    “不行,外面下着雨你还发着烧。”

    “没多远,刚才不是你硬推我回来我现在都走到了。”

    “哦,你睡吧,别管我。”他说。

    “可能是内疚吧。”一边专心削皮一边答。她闭上眼躺下,没多久,闻到符千阳悄悄地进来,他浴后身上的清香,让她想起漫山遍野的薰衣草。符千阳轻轻地坐下,安蕾微微张开一条眼缝,看见他在看手机。

    “我给你念几条新闻吧,”符千阳翻出手机,“你不喜欢听什么样的新闻?”

    符千阳的声音柔软而有安全感,没念几条安蕾就睡着了,还美美地做了个梦。

    如果可以,请用卫生巾杀了我吧……

    符千阳拿出两个去洗,回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削皮。

    ——好了不说了,我挂了

    “为什么今天对我这么照顾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