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结晶与决定

    在脑的血管之中有着一块小小的结晶,它就这么地在探钻者眼前慢慢地飘过,这块小东西突然吸引起了琳的注意,主要是因为熟悉的感觉。

    几乎可以说……它和琳的观察者的结晶是一模一样,不过体型稍大一些,观察者到现在还被琳保留在贝希摩斯的体内,因此可以很好的做出对比。

    这只是巧合么?探钻者在血管中追上这块结晶,琳发现这个结晶碰触了一个细胞,它被细胞吞入了体内。

    这个细胞是脑的战争用细胞之一,似乎经过了长久的战斗,它们已经变得和单纯的免疫细胞不同,有着更强大的能力。

    探钻者追了上去,把这个细胞直接吞进了腹中。

    得好好进行研究才行呢……

    这个细胞在吞噬结晶之后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它没有像是琳当初那样把结晶推到表面然后获得视力。

    也许这个不是视力结晶?探钻者体内伸出一些细小的触须撕开了这个细胞,并对里面的结晶进行检测,结果几乎在瞬间就可以得知,琳发现这个结晶……居然真的是和观察者一样的那种‘视力结晶’! 已经过去了很久,琳已经没怎么刻意去寻找这种结晶了,为什么它会在这里呢?它和这个瘟疫真菌的脑有关联么?

    不管怎么样。先把这个东西保留起来好了。说起来这个东西也是非常的奇妙呢。

    一般细胞是没有通常生物的视力的。虽然说它们能感知光和暗,不过无法组成显示详细图像的结构,就算它们获得结晶,也可能无法有足够复杂的结构解析结晶所显示的图像,通常需要脑才能解析复杂的图像。

    不过也有一些例外就是了,细胞还有很多复杂的谜琳还未解开,比如说那个瘟疫真菌所受到的‘诅咒’,可能是和细胞有关系。

    视力结晶可能不止一块。不过应该都是些很小的碎片,瘟疫真菌的脑应该只是偶然间获得了这个东西而已,可能别处还有这些碎片,也许它们分散在整个世界之中?如果把这些碎片全都收齐的话……琳觉得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找到的话肯定会保留起来。 既然如此,琳让这些微型探钻者离开了这个脑,回到了在脑之上那个较大的探钻者体内,随之读脑者也收回了神经连线。它们慢慢地飘了起来,照原来的路线飞了回去。

    琳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脑了。应该结束它们之间永恒的战争了。

    但是应该怎么做呢?第一:把它炸了,第二:解决掉这两个脑其中一个,然后试着和另一个交流,这样也许能弄清楚一些还不清楚的事情,前提是如果能够达成交流的话。

    但它们很可能战斗了那么久之后都疯掉了,那个小的脑虽然所有区域都在运转,但是它却不会进行思考,更不可能和它交流,它虽然会指挥部队用一些战术,但目的都是杀掉另一个脑而已。

    而且如果解决掉其中一个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果然还是应该是炸掉它们才是正确的选择……不对,可以两个都试一试,先让它们停止战争,如果有什么问题再炸掉它们就好了。

    没错,是完美的办法!

    那么就开始吧!在结晶外面的刺杀者已经准备完毕,现在在结晶圈内那群古鱿依旧在跳舞,不过最开始来的那些好像跳累了,它们退了下去,换了等在圈外的另外一群来跳。

    琳觉得它们可能要跳上好几个昼夜,不过现在要结束了。

    刺杀者们从空地圈的边缘显出身形,包围了这块古鱿崇拜的的结晶,那些在旁边观看跳舞的古鱿看到突然现身的刺杀者顿时全都逃掉了,但那些正在跳舞的却依旧无视,它们好像都闭上了眼睛在那里跳着。

    琳觉得有必要赶走它们。

    一个刺杀者靠近最后一排在跳舞的古鱿,它用尖爪戳了戳它柔软的身躯。

    古鱿转过眼睛看了看,然后继续跳……而在过了几秒后,它好像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它顿时变换出了一身红色的色彩,冲进了前方在跳舞的古鱿群之中,有几个古鱿被它撞到后好像非常愤怒,它们抓着这只冲来冲去的古鱿准备撕裂它,但它们这时看到了包围它们的刺杀者。

    这些古鱿顿时慌了,它们也像之前那个一样到处跑起来,撞醒了更多的古鱿。

    这一刻,原本在跳舞的所有古鱿都慌张的在疯狂逃跑,琳还以为它们会试图保护它们崇拜的对象,结果它们好像没有那个想法,但它们似乎因为跳的太久,被过多的信号影响脑部,导致连往哪逃都不知道了。

    琳没理会它们,刺杀者穿过这群慌张的古鱿,爬上了那块巨大的结晶,慢慢地将这个结晶挖出一个大洞,这个结晶并不是很硬,挖起来比较容易。

    刺杀者钻入了洞中,那一团巨大的脑袋展现在了它们的面前。

    现在,刺杀者只要用利爪轻轻地一抓,就能切断大的脑和小的脑之前的联系,切断它们可能持续了千年的战争!

    那就做吧。

    刺杀者的利爪瞬间起落,切断了两个脑之间连接的部分,这个部分是由一种类似皮质的细胞构成,没有什么重要结构,当初也不知道是哪一方构成的,而且这个部分一直是两军交锋的战场。

    但是在现在,它,被终结了。

    被切断开来之后,小的脑落在了地上,大量的液体从断面处涌动而出,这些不是血,对它们本身没什么危害。

    那么现在就来试一试,有关交流的问题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