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大结局

    段西良一路飞车到了戴苏城的海滨别墅。

    长长的白色石阶通往一座宫殿一样的建筑,两旁植满了艳红的玫瑰,火色一般,绵延伸展。

    他像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闷头匆促的奔跑,发丝纷乱,容色焦黄,衣服胡乱的穿在身上,层层褶皱,完全颠覆了他平素俊儒、温润的形像。

    “戴苏城呢?”步上最后一个台阶,迎头碰到正从里面走出来的艾米,他抓住便问。

    艾米被他的莽撞吓了一跳,嘴唇哆嗦了抖了半天,也没抖出一个字来。

    “戴苏城呢!”段西良冲着她大吼了一声,他从来没有这么没耐xing过,尤其是女孩子,可今天的他已经疯了,急疯了。“他到底在哪?”

    “段少爷?”一个黑影从楼梯上走下来,段西良转眸,见是跟在戴苏城身边的里奥,几步冲上去:“戴苏城呢?她把安之弄哪儿去了?”

    “夫人?”里奥有些狐疑的看着他,“夫人不在这里啊!”

    “你说什么!”段西良眼前一黑,但马上定了定神,提了口气,以一种极其严肃的目光盯着里奥,“她真的不在这里?”

    “确实没见夫人来过,怎么?”里奥说,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夫人她……不见了吗?”

    “带我去见戴苏城!”段西良当下的脸色已难看得如同生铁一般,半握在袖口的手指都在不着痕迹的抖着。

    “戴先生他……”

    “我要见他!”

    “……好吧。”

    海滨别墅里有一个很大的地下酒窖,戴苏城在那里储备了世界上各种珍贵的限量版酒品,他一直觉得饮酒是一种艺术,而他的酒窖,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艺术天堂。

    可他已经在这个天堂里醉生梦死了两天两夜了。

    段西良找到他的时候,他与半死的人也没什么区别,半伏在柜台上,周身凌乱。段西良没去试图把他叫醒,直接让里奥拎了一桶冷水过来,他果断的泼了上去,戴苏城一睁开眼睛,他便揪住他的领子气急败坏的道:“戴苏城,你把安之怎么了!”

    “安之……”他的酒还未完全清醒,仍是云里雾里的,可这个名字仍然像一根毒刺,深深扎进他的心里,赤红的眸子眯起,如一汪血,他很夸张的笑,猛地甩开段西良的手指,站起身,身体有轻微的晃动,里奥马上来扶他,被他推开,他从酒架上又取了一瓶酒下来,三两下打开,灌了一口,醉意醺然地指着段西安良道:“不要再跟我提向安之……她跟我没有关系了……这世上不止她一个女人,我戴苏城只要勾勾手指,有多少女人会蜂拥而来……没有了她……”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拿起酒瓶子又开始往嘴里灌。

    都什么时候,他有心情喝酒!

    这厢,段西良却恼了,两步上前夺过他的酒瓶,狠狠的一拳头砸在他脸上,里奥因站得远,没来得及拉住段西良,戴苏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倒在地上。

    “段少爷,请您冷静一点!”里奥迅速挡在戴苏城面前,生怕醉酒中的他再次吃亏。

    冷静?他怎么冷静!

    段西良的情绪从未有像此刻,这般波动,甚至是失控。“我好好地把安之交给他,如今人都不见了,他却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一想到某种可怕的后果,他的心都是痉挛的。

    “夫人……真的不见了?”里奥顿时惊愕,下一句话刚要出口,身体突然被一股大力撞开,浓烈的酒气扑过来,一条矫健的黑影已赫然横亘在段西良面前,衣领被紧紧揪起,戴苏城特有的低沉音调竟像附了魔一样阴邪冷魅:“你刚刚说什么!安之怎么了?”

    ***

    一年后。

    又是烟花三月,满城缤纷。

    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候来临。

    老宅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全都打起了精神,似是为了赴这一场盛宴,华衣美服穿戴齐整。

    向安之坐在梨树下,静静翻看一本书。

    头顶浮花浪芯,织出三月的华美。

    她揭到那一页,停下来,轻轻的念:“最好的感觉不是人声鼎沸亦不是繁华三千而是曲终人散

    孑然一身余音尚在那种伞下低回的一眼牵眷。”

    轻轻合上书本,她看见满院芳菲舞动,忽觉恍如隔世。

    “怎么又在看书?”段西良出现在大门处,边拂去头上落花,边快步向她走过来。“欢堂今天没过来?”

    向安之微笑着摇摇头,段西良伸手把她膝盖上的书收了起来,在她面前弯了身子,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道:“今天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东西会模糊吗?”

    向安之只叹息地笑。

    这是一年来,他每天必做的功课,不是他,也会是郁欢堂。尤其是最近,他们问得更加频繁,她知道,一年期限到了,而她的眼睛也许会突然在某一天,就此罢工。

    虽然不知是哪一天,但总归是不远了。

    “向安之,我是在问你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不要嬉皮笑脸的行么?”段西良看着她蛮不在乎的样子又气又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她只得敛了敛神色,做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西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得到她亲口确认,他稍缓紧绷的神经,在她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来,低头拨弄着手里的书,似在沉思什么。

    向安之看了他一眼,拈起石桌上的一片梨花,轻声道:“该来的总是要来,担心也没有用,你就算每天把自己绷成一根弦,又能起什么作用?西良,我早就看开了,这世上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本来就很多,只是这次正巧让我赶上了而已……”

    “你就……不想见见他吗?”沉默了好一会,段西良突然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向安之自然知道段西良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指尖一松梨花悠悠跌落,她扬起睫毛,眼角似有虚浅的笑意,又似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她说着轻松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花瓣,“郁欢堂昨天拿了今年的新茶来,我去泡给你喝。”

    她纤细的身影很快迈进门内,消失不见。

    微风吹起落英缤纷,花飞花谢,他只觉时间飞逝如电,一年的时光这样快。

    时间追溯到一年前,戴苏城抱着奄奄一息的她,冲进医院的那天。那天,是里奥打电话告诉他,人已经找到了,他匆匆赶去医院,就看见戴苏城像一头疯狂绝望的野兽,抱着她出现,随后便是一系列的抢救程序。

    他当时完全蒙了,后来也是里奥告诉他,是万黛儿恨她抢走了戴苏城,所以,就花大价钱,买通了曾经给她的脑子植入过芯片的那些黑道人士,也给向安之植入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最后关头,良心到底过不去,还是给戴苏城打了电话,让他去阻止,可等他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向安之抢救过来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万海生带着万黛儿去看她,病房门将将推开,万黛儿的脖子就被结结实实的掐住,接着便是戴苏城癫狂的嘶吼:“我要杀了你!”

    是万海生“扑通”一声跪下来,才救了万黛儿一命。

    他清楚记得,万黛儿把万海生扶起来的时候,哭得很凄惨,却丝毫也不似平素的柔弱,甚至是凛然的,她说:“戴苏城,你凭什么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遗弃了我,背叛了我,却还想心安理得的跟她幸福一生?你别做梦了!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我不相信你那么幸运,还能找到第二颗晶石!我等着看你们的下场!”

    万黛儿回到柏林后,便去警局自守了。

    嘴里死不悔改,只因心里追悔莫及。

    古人说,三思而后行。

    倘若当时不那么冲动,就不会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

    向安之在一个星期后,才苏醒过来,恰恰赶在戴苏城崩溃的边缘。

    然而,她醒来后的几句话,却让他彻底崩溃,她对他说:“还有十年,我就不在了,那些关于你的记忆也会跟着一起消失,真好。但我祝你万寿无疆,享荣华永生,受一世孤独。戴苏城,愿我们往后的十年,生不相逢,死不相见。”

    她知道芯片的功效,也知道她时日不多,若不是绝望到生无可恋,像她那么爱惜生命的人,最先想到的不会是仇恨,应该是畏惧。

    那是她和戴苏城见的最后一面,两天后,一份签好的离婚协议被郁欢堂送进了病房,他和她的婚姻关系彻底结束。

    段西良想起那一天,戴苏城约他出来吃饭,他喝了很多酒,也跟他说了很多话,他说她不该那么相信黛儿,屡次误会安之,更不该因一时之气,故意说了那么多伤害她的话,他说他配不上她。

    戴苏城把向安之托付给了他,便离开了,她不想见他,他便再没有出现。

    但段西良知道的,他一直在满世界的寻找可以医治她的方法,就算世上不可能有第二颗晶石,他也一直没有放弃。

    可是这一年来,向安之却再没有提过关于他的半个字。

    他抬起头,她端着小托盘从屋里出来。

    黑缎似的长发,恬静细致的面庞,她穿着素色的棉布秋裙,如一朵玉色的梨花,旖旎翩跹而来。

    这么美好的她。

    这么短暂的时间。

    她走到石桌前,弯身将托盘放下,把杯盏摆好,端起茶壶开始倒茶,壶嘴微倾,茶汤刚要倒出来,她却顿住了动作,隔了一会儿,缓缓站直身子。

    “西良。”她叫他。

    “怎么了?”

    “我告诉你件事,你别紧张,我……看不见了。”

    这一天终于到来,更可怕的事情还会一件接着一件,十年之内,她会从眼不能视,逐渐过渡到耳不能闻,再到口不到语,最后迎来死亡时刻。

    一个残忍而无望的过程。

    到时候,她活着,却被这个世界隔绝在外。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她一向珍视生命超过一切,可此刻陷入无边黑暗里,想起以后冗长岁月,她却只觉得害怕。

    她看不见了,无休止的黑暗让她分不清白天黑夜,行动磕磕绊绊,不是跌倒,就是碰掉东西,生活不能自理,完全像个废人。她慢慢变得沉默,话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不会讲一句话。

    兵慌马乱了一段时间后,段西良请了人来照顾她,却是潮州小馆的方姐。

    方姐依旧称她为戴夫人,会送蔷薇花给她,会经常“不小心”的提起戴苏城。不知道是不是听得多了,她也开始时不时的想起他,有时候做梦甚至会梦到他。

    这个男人,他欺骗过她,伤害过她,对她做的事件件不可原谅。

    可,她和他也有过快乐的时光,他也曾经为了她,不惜豁出xing命。

    是非恩怨,谁欠谁多少,其实早就是一笔糊涂账了吧!

    十年之后,当一切化为尘土,谁还会记得谁?谁还会记得,这世界,她曾经来过?

    向安之原以为,她这一生只是这样了。却在夏天的时候,得到了段西良带来的一个好消息,他激动的抱着她转了两圈,声音不稳地对她说:“安之,你有救了!”

    她报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进了手术室,几天后,她醒过来,竟真的得见天日。

    住院其间,她想了很多,自从又能重新看到光明,她就像重新活过来一样,整个人都也变得豁达很多。很多从前没有想通的事,执着的事,好似都变得不重要了。

    出院的那一日,她主动提出,要见见戴苏城。

    虽然他们谁都没有告诉过她,救她的晶石是谁寻来的,但她心里清楚,若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到,那个人,一定会是戴苏城。

    方姐刚把她的衣服装进行李袋,听到她的话,她手里的行李袋“咚”一声掉在地板上。

    病房里的三个人很有默契的面面相觑。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来,如大团的黑云积压在头顶,让她窒息,抬手紧紧压住扑通乱跳的心脏,她颤着嗓子问出几个字:“他怎么了……”

    再次见到戴苏城的那一天,风和日丽,空气中飘浮着蔷薇花的味道。

    她看见他戴着黑色的墨镜,穿着黑色的风衣,坐在巨大的礁石上吹海风。一眼望不到边的海洋,海鸥热闹的在半空盘旋鸣叫,冬去春来,它们又飞回了这里。

    她靠近他,他似有所觉,口气不耐:“不是告诉你,别这么早过来吗?我想再待一会儿。”

    他英俊的脸庞,被墨镜遮住小半,更显得下巴线条优美,鼻子直挺英气。

    他戴墨镜真的很好看,没有人比得过他。

    她看着他,顷刻间,泪雨滂沱。

    他身体僵了一下,随即面部线条渐渐柔和起来。“安之,好久不见。”

    她哽咽得说不出话,胸口像cha着根狼牙棒,不停的抽动,她必须得蹲下来,才能呼吸。

    脑海里浮现出段西良的话:“在南美洲的一个岛上,有个盲人收藏了一颗晶石,戴苏城找到他的时候,他说他想看看这个世界,戴苏城便用一双眼睛,帮你换回了这颗晶石。”

    海浪啪啪作响,海鸟嗡鸣不断。

    她蹲在地上放声痛哭。

    戴苏城慢慢站起身,伸出手,微笑对她说:“安之,你说生不相逢,死不相见,我现在不算违悖你的誓言吧?”

    “安之,过来扶我一把好么?”

    <全书完>

    ps:第一百五十五章,重写了,亲们可以再看一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