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嘴硬

    病来如山倒,向安之烧得很厉害,从老宅到医院,半个小时的车程,她再度昏睡过去。车子开到医院的时候,她基本是什么都不知道了,段西良看她的情况不好,不敢耽搁,匆匆抱着她去挂急诊。

    医生诊断是病毒性感冒,说是输两天液就没事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病,可段西良瞧着他怀中憔悴虚弱的向安之,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护士小姐推着小推车带他去病房输液,见他凝着一双俊眉,不禁和声道:“你放心吧,你女朋友她没事,烧退了就好了。”

    段西良愣了愣,“她不……”

    “现在这世道,找一个好男人不容易,你女朋友挺有福气的,你这么关心她。”护士小姐自顾自的感叹着,满脸的艳羡之色,段西良讪讪地咳了两声,礼貌的问道:“那个……病房快到了吧?”

    “唔,前面就是!”护士小姐伸手指了指,动作却一滞,脸唰地就红了。

    段西良疑惑的向前看去,只见一道冷黑的身影,正大步流星的向这边走过来,随意的抬眸间,步子一下顿住,黑沉的目光从段西良的脸上慢慢下移,眼神一震,浓眉攒起,几步跨上前,看都没再看段西良一眼,沉沉问道:“她怎么了?”

    同时很自然的伸手去接向安之,段西良正要松手,一旁的护士小姐正义感发作了,伸手在中间一挡,大义凛然道:“哎哎哎,你这人怎么抢人家女朋友啊?长得帅也不能这么嚣张吧?”

    此话一出,戴苏城整张脸都黑了,额头青筋突突的跳。

    向安之前对他说的那些狠话,也一一从脑子里迸出来。

    [……你不签下离婚协议,我就随便找个人嫁了!我宁愿犯重婚罪去坐牢……]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向安之,她真敢做得这么绝……

    “护士小姐,她是我的妻子,不是别人的女朋友。”几乎是用夺的,戴苏城从段西良手中,把向安之抱了过来,一旁的小护士被他猛烈的力道震出几步远,站定后,瞠目结舌的看看他,又看看段西良,一脸惊魂未定,外加茫然。

    相比于戴苏城的激动,段西良倒是从头到尾都很淡定冷静,也不跟他多解释,只淡淡道:“她在发高烧,需要马上输液。”

    戴苏城像是才反映过来,嘴里低咒了句什么,抱着向安之快速转身,护士小姐忙推着推车小跑跟上去,走道里一时间一片凌乱嘈杂的混音。

    向安之醒过来的时候,已是下午,采光很好的病房里,她一眼就瞧见了坐在一旁沙发里的戴苏城。

    她半撑着身子,闭目揉了揉额角。

    印象之中明明是段西良把她送来医院的,他怎么会在这里?

    “喝水。”脚步声近,她一睁眼,一杯清水杵在面前,她怔了一下,仰起脸,他垂眸迎上她的目光,样子还算平和,不像是为万黛儿报仇血恨来的。她正口干舌燥,这杯水也来得及时,便也顾不得许多了,接过来一气灌了下去,他似是唇间溢出低叹,接过她的空杯子,温声问她:“还要吗?”

    向安之动作慢了一拍,摇了摇头。

    他没再说什么,转身去放杯子。

    她竟自坐起来,靠在床头,头脑里像塞了块生铁,沉沉的赘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和他之间总是兵戎相见,他突然这么柔和的跟她说话,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他这算是什么行为?因为她生病了,怜悯她?

    她重新记起万黛儿出车祸时,他看向自己时那个眼神,心里冰凉冰凉的。

    “怎么是你在这里?”她低头抚了抚白色被单上的褶皱,“西良呢?”

    他瞥过她,深沉的目光若有所思。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跟前,伸出右手摸上她的额头,认真试了试温度,答非所问道:“烧退了,想不想吃点东西?”

    “不想。”他不温不火的态度,搅得她更加不舒服。她和他走到今天,明明已经到了相见争如不见的地步,彼此心知肚明,他这样装的若无其事有意思吗?“请告诉我西良在哪?我要出院!”

    他默然看着她。

    求人不如求己。

    她胡乱的去翻口袋找手机,折腾得衣服被子窸窸窣窣的响,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自己穿的是病号服,环视房间,包包也不见踪影。大概早上段西良急着带她来医院,根本就没帮她拿包包和手机。

    没办法了,她扯起被子下床。

    他不发一言地看着她的动作。

    等她踢踏上拖鞋,走过他身边时,他伸手攥住她的胳膊,声音低低的:“真的那么不想见到我?”

    “对!”她干脆地说。

    “段西良就那么重要?”

    “是。”

    “安之。”他却意外的没有发火,声音倦倦的,吐息滞重。“说谎的时候,要看着别人的眼睛,不然,怎么让别人相信你呢?”

    “你非要自做多情,随你好了。”她硬生生的拉回自己的手臂,向门口走去,戴苏城也没有去拉她,缓慢转身看着她,直到她握上门把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诚实。”

    她后背僵住。

    “你昏睡的时候,叫我的名字了。”他说,沉稳的步子迈到她身后,拉起她的手,把她转过来。她看见他的眼睛像月光下的一汪深水,波光潋滟,深深浅浅,带着魔力一般,要把她吸附进去,溺死在里面。

    “……就算我叫你的名字了,那又怎样?”她抑制住狂跳的心脏,推开他的手,嘴硬的说:“只能说明我恨你入骨。”

    “是这样么?”他眸光深得可怕,似笑非笑的瞧着她,似能透视人心。

    她腑脏内惶乱悸恸,不自觉的后退两步,转身去拉门,他眼疾手快地拽住她,身体霍然前倾把她压在门板上,下一刻,宽厚的手掌便扣住了她的后脑,她眼前一黑,他的唇已强势的贴在她唇上,恶意的、绵密的辗转,直到她快要晕过去,他才放开,看着她气喘吁吁,双颊灿若明霞,他抵着她的额头,沉哑道:“向安之,你还敢嘴硬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