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姐妹相见

    陌生的号码,短信内容是:我在雪林酒馆等你。

    向安之一路上都在想,这次无论何要跟戴苏城来一个了断,就算鱼死破,她要一个结果。出租车七拐八弯,进入一条古旧的衔区,两旁是林林总总的咖啡馆和酒吧,天近傍晚,华灯未上,整条街还处于喧哗华前的静谧状态。

    司机把车子停在一家酒馆前,和气的提醒她目的地到了,她付了钱,站在门口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到了。

    短信很快回过来,报了包厢名字,她把手机塞进兜里,抬头看了看酒宫别致的原木拼字招牌,抬脚走进去。

    打开包厢门的那一刻,所以准备好的情绪,一瞬间凝固。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等她的居然是万黛儿。

    “姐姐,你来了?”她抬头看到她,忙从沙发里站起来,笑吟吟的迎上来挽住她的胳膊。

    向安之恍惚了一会,才渐渐回神。他们都说因为她和戴苏城的婚姻曝光,使得万黛儿受刺激进了医院,情况万分危极,戴苏城因此事牵怒她,连术后并未痊愈的万海生都不远万里的来找她,求她放弃婚姻。可站在她眼前的,这个目眸皓齿的女孩,难道只是她的幻觉吗?

    “是你找我?”她抽出自己的胳膊,漠漠收住脚子。这个包厢不大,室内陈设,一眼尽收。装簧还算别致,多以原木作为装饰,房间内泛着旧旧的暖黄色,风格很像她记忆中的某座古城的客栈。

    万黛儿回身把门扣上,仍旧是笑容无害的招呼她道:“姐姐快坐。”

    既然已经来了,也不能再矫情的扭头回去,向安之便走到几步之外的沙发处坐下来,面对万黛儿的热情殷勤,她没作出回应,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她可以对她语笑嫣然,她却敷衍不起来。

    “你爸爸前几天来找过我,求我成全你跟戴苏城,你今天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爸爸他来找过你?”万黛儿惊诧,眼圈很快泛起红意。“爸爸他怎么……”

    “你不知道?”向安之淡淡瞥了她一眼,有些讽刺的笑笑。“多好的父亲啊!”

    “姐姐,爸爸其实也很爱你的,你不要……”

    “他爱我?”向安之扬声一笑,侧目向万黛儿:“你相信吗?”

    “姐姐……”

    “行了,不要用一副同情的眼光看着我,他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对,什么都不是。她的父亲,是绝对不会忍心欺骗她,又为了一己之私bi迫她离婚的,那个人,不是她的父亲。“你找我来,不会只是想告诉我,他有多爱我吧?”

    “我找姐姐,确实有别的事情。”万黛儿挪步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似是低头衡量了一下,再抬起时,眸底氤氲着盈盈水气,楚楚可怜。“我知道我说出来,姐姐一定会生气,姐姐就当我自私吧!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在乎过什么,只有一个城哥哥!可自从城哥哥来花都帮我寻找晶石,我的心里就一直不安,后来,姐姐来了柏林,我却意外发现,城哥哥对姐姐有些不寻常的情愫,但凡有姐姐在的时候,他就再也注意不到我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身体里的一个重要器官在渐渐萎缩,也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但我安慰自己,那只是我的错觉,你们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怎么可能发生感情?直到那一夜,我忍不住跟着他到了住处……我当时完全崩溃了,我从来没打过人,我却打了你一巴掌!可笑的是,最后才发现,你们居然早就是夫妻了!而我,从一个被他捧在手心儿里像公主一样呵护的正牌女朋友,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第三者……”

    “姐姐,换作是你,你怎么去接受?”说到这里,万黛儿哽咽着,满脸泪珠,鼻头红通通的,像是委屈极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争什么,你是我的姐姐呀,可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她又何偿不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夜幕终于降临,四处霓虹璀璨,夜光如河。

    向安之如同游魂一样,穿行在路灯温黄的街道上,入夜的城市,人群蠢蠢欲动,开始了另一种别样的喧闹,她就像一个违和的存在,空洞、死寂。

    万黛儿好像跟她说了许多话,绝大部分她都回忆不起来了,最近她的脑子越来越不好使,浑浑沌沌的,精力总不能集中,该忘的、该记的,一样儿也没有随心所欲,可当她说出那句话来的时候,她涣散的神魂,仿佛被一种疾速的力量唤醒,全身每个毛孔都扩张着,激灵着。

    万黛儿说:“姐姐,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就请你把城哥哥还给我吧!我们可是亲姐妹啊,你也不忍心看到我不幸福吧?何况,城哥哥本来就是我的呀,他所做的一切原本就是为了我,包括跟你结婚。”

    她说不出那一刻的感受,那些隐晦的,被她刻意压抑忽略的事实,就这样**luo剖白开来,一刀一刀精准地切割在她的要害,她几乎没反映过来,就已血流如注。

    万黛儿用娇声软语让她认清,她才是他的真命公主,而她向安之,什么都不是。

    自尊和骄傲全体摔在地上跌得粉碎,连渣滓都捡不起来,残酷的真相,让她连还击的力量都没有,可到底心里不甘:“既然他这么重视你,也一定舍不得让你失望吧!那你又何必来找我?”

    走的时候,看到万黛儿蓦然惨白的脸色,她知道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局。

    可她终归,还只是个输家。

    纵使是舌灿莲花,在言语上占尽先机,又怎么抵得过,那个男人心里从来没有过她,这个事实?

    春夜的天幕,半轮弯月斜挂,群星恍恍闪烁,温凉的夜风摇曳着稀疏的树影,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谈笑着走过,街边,有年轻的小情侣肆无忌惮的在情歌对唱,**撩人,人是适合群居的动物。她一步一步走着,长长的马路,看不到尽头,影子被路灯拉出孤独的长度,她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步步荒凉。

    身子突然被谁撞了一下,她踉跄几步,扶住路边路灯杆,眼前昏昏花花的看不清东西,她慢慢的蹲下来,听见陌生人在耳边询问:“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没事,她摇摇头。很好。她很好。

    没有人陪伴,一个人,就算是一个人,她也可以过得很好。

    她拼命的摇着头,拼命的摇,想要挤出一个笑容,来为她的坚强作证,却怎么也办不到,眼睛反而越来越模糊,所有景物糊成一团,她蹲坐在马路边,终于嚎啕大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