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第324章 实力7

    洞外的风雪声不知何时转为了历啸,狂风吹过枯枝发出了呼哧呼哧阴冷的声音,远远的,那雪漩涡的声响更是震动了天地。

    反衬得洞内一片寂静。

    静静的盯着阿莫良久,多吉先收回了目光,将萧凌风放置在一边让她好生睡好,然后回头坐在先前萧凌风坐着的位置上,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背后的萧凌风,继续给他上药。

    垂了眼,阿莫的双手缓缓松开了那猪皮,随之又更紧的抓住,一声闷哼忍不住的从嘴角溢了出来。

    多吉用手指搬开了他的伤口往里面涂药,淡淡的道:“痛?我先给你上醉草,不过,用过那玩意,你以后的反应能力会差很多。妖女先前不是忘记了给你用,而是,她没有用这个的习惯。”

    北疆城的人,希亚族的人便是再重的伤,也不会用麻醉药物,都是拼着自己的忍耐力抗过去,让身体去适应疼痛,而不会让药物来影响自己的战斗能力。

    他们一起往京城,路上受伤之时,萧凌风也曾经问过他们,问完之后就会说,我建议你们还是别用,能扛就扛吧。

    是男人,就忍住,如果连这点痛都忍不住,又怎么能称为男人呢?

    想到这里,多吉的唇角不觉浮起了淡淡的笑意,心里那点因为听到阿莫说的那句话而起的那点子心思一下就消散而去。

    是了,她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会要的,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哪里入得了她的眼?

    心里一松,多吉去拿那醉草的手都轻了几分,却在想给阿莫敷上之时被他抓住了手腕。

    “我……亦不用……”阿莫低垂了眼帘,声色淡淡的道。

    多吉眉头不觉一条,看了看他那比猪头更猪头的脸,再看了看握住自己手腕那骨节修长纤细,好似顶级羊脂白玉雕成一般,晶莹剔透的手。

    那让人一看,便是他这个男人都不觉心里跳了一下的手。

    多吉的脸微微一沉。

    只是他脸上还带着满脸的络腮胡子,阿莫又低垂了脸,那脸色是一分都没看到,轻轻的道:“你放心,我便是自个死了,也不会……做伤害她的事。”

    多吉的眉头顿时一挑,将他的手拂开,哼了一声道:“你要是敢,我会将你挫骨扬灰,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多吉放下醉草拿了伤药在手掌心里一搓搓成药泥后便往他伤口上一盖。

    阿莫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声痛呼差点就冲口而出,忙松开了多吉的手腕急急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动作有些急触到嘴唇上的伤又是一声带了凉气的嘶嘶声,猛的咬住了牙关,将疼呼全部压了回去,身子一阵急颤之后,阿莫唇角勾起了一丝看不出的微笑,道:“好!”

    多吉看了他一眼,眼角微微一挑,不再说话,低头将药全部给他上好。

    *

    药上好后,将阿莫那破烂满是血渍的衣衫给他盖上,抬头将洞内打量了一番,多吉眉头不觉一皱,这洞里……

    在和白虎合体后他还有意识,当时看到鬼车将萧凌风击落在地,他和白虎直接融为了一体,带着滔天愤怒冲向了那只鬼车,不管不顾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将那只混蛋鸟给撕碎。

    然后,然后在萧凌风抱着他正是幸福无比的时候,被白虎直接夺了意识陷入沉睡,没想到再醒来……居然是这种模样……

    别说萧凌风,便是他亦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若是只他们两个还好,可是,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都毁成这样了还没死的男人。

    就算他容貌全毁,眼睛也瞎了一只,可是,他不还剩有一只眼睛嘛!

    “外面……还有皮……”身体因为剧痛的余韵而轻颤着,阿莫的声音里都带了颤声,微微抬手指着外面,再指了指洞角的那团软筋。

    皮?多吉看了下垫下阿莫身下那带着血腥气的猪皮,再看了看那一堆软筋,眉头不觉跳了跳。

    好吧,他硝制皮毛是好手,缝制皮毛衣服也是好手。

    洞里的皮子就阿莫身下那张,萧凌风进来后,火焰屏障张开,洞里很是温暖,多吉便不客气的从他身下抽了出来,盖在了萧凌风身上,然后出了洞。

    *

    一出了洞,多吉便惊了一下,虽然在里面也有听到外面哪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但是可远没有直视让人震惊。

    肃南草原是高原,冬季的漫天飞雪很是厉害,不过比起北疆的雪却是逊色很多,可是现在这个样子……

    多吉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直愣愣的盯着那漩涡中一下涨大一下缩小的狐狸,多吉晃晃头,转身沿着冰肉墙往露了一角猪皮的地方走去。

    兽的世界……

    以后他也会懂的。

    萧凌风放置皮子的地方离得放肉的地方不远,是一个突出的大岩石上面,赤猪的皮和普通兽皮不一样,它上面的气味要靠天地灵气洗涤。

    正好下了一日的雪,又被玄魅引发的雪暴给刷洗了,那些猪皮都已经去掉了气味变得柔软起来。

    多吉摸了一下,估摸着已经不需要再硝制,便扛着那些皮子直接回了洞,先用一张换了盖在萧凌风身上的那张送去那岩石上继续洗涤,便回到洞里,给篝火加了柴火,坐在了阿莫和萧凌风之间,开始将那些猪皮烤干。

    萧凌风是将整只猪的皮给剥了下来,虽然分做了几分,要全部烘干,也是需要一点时间,萧凌风被麻得睡得死沉,阿莫上好药后也抵不住直接昏睡了过去,多吉烤干了一块皮子后,将干净柔软又暖和的皮子搭在了萧凌风和自己的身上,添加了些柴火后,拿起另外一块猪皮来烤之时,看了一眼,晃晃悠悠的从萧凌风身体里晃出来的火婈。

    “笨蛋炎凰!”火婈作势吐了几口,虽然说萧凌风吃了那醉草液对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但是那家伙昏倒前,居然下意识的把她给关了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担心我对这两家伙乱来?

    我能干什么啊?我就一火灵!

    吐了两口见多吉望了两眼过来,立时眼睛一亮,嗖的一下从最靠近多吉的萧凌风的手上窜了出来,身子前倾的道:“怎样怎样?战兽的感觉怎样?”

    多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将皮子翻了个边,道:“就那样。”

    “哎呀,你说清楚点嘛?那样,哪样?有没有觉得自己灵力磅礴到兴奋不已?”火婈捂着嘴笑道。

    在那灵脉之中,萧凌风说了战兽是要靠合体双方都放弃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才有可能达成,便是合体了,也不意味着就能真正称为那让天神都惧怕的战兽。

    可是,她可是在不知道这些的情况下诱惑了多吉,若是,若是多吉……

    那可就不妙了。

    多吉又瞟了她一眼,确定自己的确是在那火焰形成的脸上看到了游移不定之色,一怔之后笑道:“我不后悔,多谢你,火婈。”

    “啊!”火婈顿时眉头高兴的一扬,随后又是一落,对着手指道:“那你,知道不知道,你以后都做不成一个完整的人了?”

    别说不能转世,便是人形,在灵力用尽的时候都会维持不了,而灵魂之力一旦用过,身体的主导权也会被兽占领。

    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人,原来那个多吉了。

    在灵脉之中,萧凌风抱着小猫一般的白虎,轻声唤着多吉之时,那眼中的伤痛让她都觉得痛了起来。

    明明她只是火的精灵而已。

    如果可能,萧凌风一定是不想他们成为战兽的,多吉和慕容玉,如果能回到她能阻止的时候,她一定会阻止他们,不管怎样都不会让他们成为战兽。

    多吉惊讶的看了火婈一眼,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萧凌风。

    不知做了什么梦,萧凌风正吃吃的笑了两声,转了个身抱住了猪皮,一条修长白嫩的长腿搭在了猪皮之上,珠圆玉润的身体曲线一展无遗。

    多吉只觉心头一跳,鼻尖一热,温热的液体便滴了一滴在了猪皮之上。

    脸颊顿时通红,多吉将鼻血一擦,小心的将猪皮盖上萧凌风的身子,看着她唇边那干净的笑意,手指不觉轻轻抚上了她的嘴唇。

    火婈才不会在意他成为战兽会失去什么,在意的是她……

    唇角浮起一丝欣然笑意,多吉轻声道:“火婈,我不在乎,不管是不能转世也好,还是以后都得和白虎共用一个身体也好,我都不在乎!我,只要能拥有保护她的力量,只要在面对强敌之时可以不用她出战便能获胜,只要在她身边,一天便是永世。”

    火婈愣愣的看着他,看着他说话之时,轻柔的低头,带了虔诚和满满的缱绻亲上了萧凌风的唇,看着他身上瞬间爆发出来的七彩霞光,那带着让人忍不住想膜拜的圣洁之光将整个山洞都照亮。

    风,吹起了洞口的猪皮,无数金色的碎光从外面涌了进来,围绕着他的身体慢慢聚集,然后一点点的融进了霞光之中。

    当所有碎光都融进去后,那光芒就从朦胧的七彩之色变成了金色,纯粹的金色。

    最纯粹的金属性灵力。

    火婈的眼睛都闭不拢的看着那金色光芒逐渐聚集成形,变成了一个男性小孩童的模样,举起了手撑了个懒腰后,对着火婈露出了金光灿烂的牙齿,笑道:“嗨,火婈,好久不见!”

    “金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