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46.第146章 体贴

    朱礼走了不大一会儿,刘恩便是过来了。带着一盒药膏和一罐子开胃生津的酸味蜜饯。

    璟姑姑一问自然就知道,这是朱礼的意思。当下心里倒是不免有些欢喜:瞧着殿下这个样子,对主子倒是很上心,日后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杨云溪差不到哪里去,那么璟姑姑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便说的是这个道理。

    璟姑姑笑眯眯的将刘恩放了进去。

    刘恩进屋后,只是扫了一圈就皱了皱眉头——以他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得出这是船上比较差的屋子了。不过,这艘船到底太小,屋子本也不多。

    “奴婢给杨贵人请安。”刘恩先是恭敬的行了礼,这才将来意说明了:“殿下叫奴婢给杨贵人送点薄荷膏来,这个点在穴位上,最是管用。还有一些蜜饯,贵人嘴里想必味儿,吃这个会好受些。”

    杨云溪心中自然是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朱礼会特地让刘恩过来送东西。当下纵然是身子难受还是强打起精神来:“你回去之后替我向殿下谢恩。也是麻烦你了,特地来跑这一趟。”

    刘恩笑道:“能给贵人送东西是奴婢的福分,哪里算是麻烦?说起来,奴婢才是要向贵人道谢。贵人替奴婢在殿下跟前说好话,这才让奴婢又能服侍殿下。日后贵人若是有奴才能帮上忙的时候,还请贵人不要吝惜只管开口。”

    杨云溪一怔,心中明白上次她随口说的那几句话怕是刘恩已经知道了。当时虽说她的确是有心向刘恩卖个人情,不过面对刘恩如此郑重的感谢她到底还是有几分不大好意思。当然她面上也不显露,只是笑道:“不过是小事儿罢了,哪里值得你如此郑重?”

    刘恩却是诚恳:“于贵人您是小事儿,对奴婢却是大事儿。奴婢心中着实不知道该如何报答贵人,只恨不得变成牛马好替贵人效力。”

    刘恩到底是宫中的老人了,又是跟着朱礼的。平日看不太出来,这会子却是能看出他的嘴皮子功夫倒是不浅。

    杨云溪笑着摇头:“好了,你且先回去罢。我再躺一躺。”

    刘恩心知这是杨云溪不舒服,便是急忙告退了。

    刘恩告退后,璟姑姑便是进来了,笑道:“殿下心里果然是有主子您的。”

    杨云溪笑笑,并不将这话放在心上——朱礼对她或许的确有几分另眼相看,可是那也是因为她和古青羽之间的关系。至于这份体贴,同样是朱礼的女人,自然也不单单是她才会有的。

    “我给主子涂点薄荷膏吧。”璟姑姑拿出薄荷膏,用簪子挑出一点来,用指尖轻轻的点在了杨云溪人中穴太阳穴,以及耳后这三处。

    薄荷膏发出清凉的薄荷味,又有点儿其他的香味,说不出的好闻。因是点在人中穴上,所以杨云溪一吸气便全是这种味儿。一时之间只觉得人都似乎清爽了不少。

    璟姑姑仔细看着杨云溪的神色,便是也笑了:“看来果然管用。这东西倒是好东西。”一面说着一面又开了罐子将蜜饯倒进一个小碟子里,放在杨云溪面前:“主子尝尝。好歹是殿下送来的心意,不好辜负了。”

    杨云溪便是捏了一颗糖霜樱桃扔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的确也是让她舒爽不少。

    “璟姑姑你去问问,别处还有晕船的没有。若有就给匀些薄荷膏罢。”被酸得微微眯起眼睛,杨云溪却只觉得舒服,当即又这般和璟姑姑吩咐了一句。

    璟姑姑夸了一句:“主子就是心太善了。”换做是别人,怕是问也不肯问一句的,更别说将东西分出去了。

    杨云溪微微一笑:“我毕竟身上还担着责任呢。办得好了,殿下自然更看好我些。还有,不如此,我怎么让她们知道殿下对我的心意?”又怎么让她们不痛快呢?

    后面那句话杨云溪没说出口,不过看璟姑姑那样子却是心领神会了。

    璟姑姑笑着出去了,然后去各处都转悠了一圈,仔细的问了情况,末了都添上一句:“若是晕船了,赶紧就叫人过来和我说一声。方才殿下给杨贵人送了薄荷膏,倒是很管用。”

    等到一圈下来,璟姑姑饶是稳重也是忍不住嘴角带笑起来——就是秦沁那个一脸冷傲的,方才听了那话也是脸色难看不少。这怎么能叫她不得意解气?

    朱礼显然也是真的上心,一路上倒是时不时的叫人来问问杨云溪的情况。不过他自己倒是没再过来,说是陪在皇帝跟前,又要负责赶路的事儿,所以忙得不可开交。

    杨云溪每次也就只问几句,或是顺带叫来人带些吃食给朱礼,别的倒是也没有。

    至于晕船这个事儿,虽说后来还是有点儿,不过到底是习惯了,至少不影响什么了。

    一路走了足足有五六天,终于在这日听见了快要靠岸的消息。饶是杨云溪也是忍不住振奋了一下——坐了几日船,她也不好出转悠,憋闷得已是不行了。再加上晕船,她整个人更是难受。

    下船的时候,朱礼虽然没过来,但却是打发了刘恩过来帮忙。兴许是考虑到了杨云溪晕船这一点,所以才会如此。

    刘恩笑道:“一会儿上了马车,奴婢也会跟着车夫,到时候直接去长孙宫里。”

    杨云溪便是笑着应了,“却是劳烦你了。”刘恩是朱礼跟前的人,又是从小服侍朱礼的。她是不敢将朱礼当做一般宫人来看的。

    刘恩笑道:“奴婢该做的,却是当不起贵人如此说话。折煞奴婢了。”

    “对了,宫殿什么的殿下可是提前分配好了的?”杨云溪想了想又问。若是一会儿叫她分配,那就有点儿麻烦了——分配好了自然不提。就怕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不如意,到时候又要攀扯到她的头上。

    “已是分配好了的。”刘恩一直笑着,不过说这话的时候笑容却是更大些:“殿下正是怕到时候贵人为难,所以昨儿连夜分派好了。”

    杨云溪听了这话,便是微微一怔。心里的情绪也有些异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