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43.第143章 不一样

    朱礼的眉头蹙得更深了几分。末了他便是起身道:“胡闹。”看那拔腿就往外走的架势,倒像是要去找古青羽。

    杨云溪自然不可能就这么让朱礼走了,想也不想便是忙伸出手去抓住李邺的胳膊:“殿下这般过去,岂不是让我在长孙妃跟前无地自容?成来那起子背后说话的小人了?”

    朱礼似笑非笑的回头看了杨云溪一眼。

    只这一眼,杨云溪便是觉得心里狠狠一颤,像是那些小心思都无所遁形,根本就是被看穿了。微微垂下眼眸,她没敢和朱礼对视。

    又顿了顿之后,她倒是忽然心中划过一个年头。便是索性抬头大刺刺的看向朱礼,“好罢好罢,我承认我的确是故意和殿下说起这些,我就是那个背后说话的小人好了罢?殿下既心知肚明,又为何非要让我说明了呢?”

    朱礼闻言,却是大笑出声。甚至伸手过来亲昵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我如今倒是见到你的真面目了。原来却是这般狡黠?你倒是实诚,也不怕我恼了你?敢这样算计我。”

    杨云溪面上红了红,虽说有些羞得想躲开,不过最后却是没躲,反而眨了眨眼睛:“殿下会吗?”

    朱礼笑容一顿,故意沉下脸来反问杨云溪:“那你觉得我会吗?”

    杨云溪想也不想便是摇头:“殿下肯定不会。”

    朱礼顿时又笑起来,摇头道:“你倒是了解我。”

    杨云溪看着朱礼这般,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面上的笑容也是更灿烂了几分。不过等到她意识到她还抓着朱礼的胳膊时,她赶忙松开了,低下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朱礼重新坐下来,斜睨杨云溪一眼慢悠悠道:“说罢,你想让我如何做?”

    杨云溪咬了咬唇,虽说心下知道不现实,可还是忍不住的问道:“殿下能不能等着长孙妃——”

    朱礼直接摇摇头,再清楚不过的言道:“青羽的身子要调养两三年才能恢复,不可能等这么久。就算我愿意,其他人也不会愿意。”

    杨云溪也知道自己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有点儿太过了,所以倒是不怎么丧气,只是又道:“那也别那么快——好歹等一段时间。”

    朱礼好笑的看了一眼杨云溪忐忑的样子,“就你心疼青羽,难道我就对她不好了?我和她从小就认识,自然也不会真的如此无情无义。虽说等不了两年,可是一年半载总能等的。到时候具体结果会如何,却是只能看天意了。”

    杨云溪忙点头,“我明白。如此已是殿下不容易了。”她心里其实预估的时间也不过是半年。可是却没想到朱礼竟然愿意再等这么久。说实话是让她有点儿出乎意料之外了。

    可见,朱礼的确像是他说的那样,对古青羽并不是半点感情也没有了。

    朱礼想了想:“好了,这事儿你也别操心了。我心里有分寸。东西你也赶紧收拾起来,去北京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儿了。”

    “胡贵人不是在北京?”杨云溪看了一眼朱礼,蹙眉问他:“上次胡贵人那边到底……总不可能当成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罢?若真如此,殿下还是别让我去北京了,只怕见了她,我着实忍不住。”

    她现在算是发现了,面对朱礼的时候,她的“坦诚”比起满腹小心思的试探有用得多。或者说,以她那一点微末伎俩却是根本瞒不过朱礼的眼睛。

    朱礼从小长在宫中,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怕早也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了。

    所以,既然瞒不住,她也索性懒得再去隐藏试探,直接开门见山也就罢了。这样的态度不仅朱礼看着舒服,就是她自己也只会更加的自在些。

    朱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分神想:小心翼翼满带试探的杨云溪他是不喜欢,可是这样直白直接的杨云溪,他却也是有点儿招架不住。

    不过,即便是如此,朱礼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觉得很受用。因此,连带着他甚至带上了几分自己都不曾觉察的宠溺来:“这事儿虽不好宣扬出去,可却也不可能真就这么算了。胡萼她大约是不会进宫和咱们住,她会在宫外。”

    杨云溪心中一动,微微挑眉:“那岂不是就等于打入冷宫了?”

    朱礼失笑:“也差不多。”

    杨云溪心里不无遗憾,却也是有几分解气:胡萼这般被排斥在外,只怕心里也是煎熬吧?而且,看朱礼这个态度,对胡萼也是彻底的厌弃了。以后倒是不担心朱礼把持不住再对胡萼生出什么旧情来。

    得了满意的答案,杨云溪自然也不再咄咄逼人。重新恢复了温柔小意的样子:“殿下今儿可要在我这里用膳?还是去陪长孙妃?”

    朱礼心中一动,想着古青羽屋里那股子始终不曾散去的药味,到底是忍不住心动了:“那就留在你这里罢。用了膳我再过去。”

    杨云溪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那晚上朱礼肯定也就不会过来要她侍寝了。

    说起来她也是心里自己太矫情了。换成是别人,只怕此时只会是想方设法的想要让朱礼留宿,好借着侍寝一路得宠越发巩固地位。只是杨云溪心里知道是该那般,但是做得出来做不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反正如今杨云溪一想起侍寝的事儿,她就只觉得别扭和不自在,甚至还有点儿微微的惶恐不安。

    也不知道朱礼是怎么想的,过去这么久,倒是也没见他再有这样的意思。之前倒是可以说是心情不好不想这些风月之事,可是现在呢?

    或许,是朱礼觉察了她的心思,所以继续给她时间?杨云溪有点儿揣测不出朱礼的心思,最后只得干脆不再去想。只是笑着问朱礼:“殿下可有什么想吃的没有?小厨房里也是可以做的。”

    朱礼失笑反问:“你还真当我是馋嘴的不成?”

    杨云溪便是不说话了。不过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和朱礼,到底还是没什么话题的。不说吃喝和长孙宫里的事儿,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朱礼兴许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和杨云溪大眼瞪小眼一番后,便是叹了一口气:“你怎么和别人那么不一样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