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9.第119章 出事

    杨云溪想了想,便是没亲自送过去,只让青釉送了。她又吩咐道:“若是问起我,就说我已是回屋用膳去了。”

    这个时辰虽说用膳还有些早,不过也不至于一看就是借口。

    她是真不想再过去了。要知道,虽说古青羽和朱礼都不在意。可是她自己在意——也怕别人觉得她这是故意贴着古青羽亲近朱礼。

    而且,她怕有人在古青羽跟前说闲话。一次两次古青羽不会动摇,可是次数一多呢?谎话说多了都变成真的了,更何况这种本就有那样嫌疑的事儿?

    以前也就罢了,如今她和古青羽共事一夫,自然这方面就该多注意一些。否则朋友做不成,反倒是成了仇人那就不好了。

    她这头刚坐定,那头徐熏就过来了。

    徐熏笑着站在门口,怯生生的问:“杨姐姐,我能进来吗?”

    徐熏的声音平常还不觉得,此时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倒是有些软软娇娇的味道,让人心里都有些发痒,忍不住的就想逗逗徐熏。

    杨云溪也是笑起来,一面迎了徐熏进来,一面心头道:这都到了门口了,难道她还能说不?

    “徐妹妹找我有事儿?”既然徐熏都管她叫杨姐姐了,杨云溪自然也就索性占便宜喊了一声徐妹妹。不过说实话,她心里是有些腻味的。不过这种事情,大家都这么办,你若是一个人鹤立鸡群,别人就该说你装模作样的矫情了。

    徐熏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我有事儿想和杨姐姐你商量。”

    徐熏说得倒是很郑重,不过杨云溪却没怎么往心里去——在她看来,她和徐熏的确是没什么事情可商量的。或者这么说吧,她觉得她没什么筹码能让徐熏低头。

    出于礼貌,她还是点点头笑道:“徐妹妹请说。”说着又请徐熏吃莲蓬糕。

    徐熏心不在焉的拿起来咬了一口,然后便是低声道:“我想和杨姐姐合作。杨姐姐想来应该知道,她们两早就抱成了一团。若是咱们不小心些,只怕早晚是要对付咱们的。”

    徐熏说完又咬了一口点心,这次咬到了莲子,顿时苦得一下子将点心吐在了自己的帕子上,皱着眉道:“怎么这样苦?”

    杨云溪见徐熏受不住,就让兰笙端了清水来个她漱口,又解释道:“没抽莲芯。所以苦了一些。”顿了顿,等到徐熏簌了口,她这才又反问:“徐妹妹怎么的会想到和我合作?我一无背景,二无宠爱,如何能帮得上徐妹妹?”

    徐熏微微笑了,轻声道:“可是太孙妃信任杨姐姐你呀。”

    杨云溪顿时就明白了徐熏的意思。她有些意外的看着徐熏。徐熏这是想要投靠古青羽,之所以先找到她,说白了也就是一个跳板罢了。

    这头说着话,忽然青釉白着脸进来了,有些紧绷道:“主子去长孙妃那儿看看罢,长孙妃的情形有点不好。”

    杨云溪听了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随后便是也顾不得徐熏了,霍然起身就往外冲去。

    短短的一段路,她心里却是看觉得极其漫长,心里更是紧紧绷着。古青羽中午都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子突然就不好了?这个不好,又是到了什么样一个程度?

    一路上,这个念头就这么反反复复的在她心里不断纠结,弄得她越发紧绷。

    古青羽屋里现在俨然是一团乱了。

    朱礼也在,只是却也有点儿无措的样子。大约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确实也是彻底的懵了。

    杨云溪顾不得许多,上前便是劈头问朱礼:“殿下,可请太医了?”

    朱礼被她这么一问,倒是有点儿呆了一下,蹙眉回想片刻才道:“应是请了。”

    杨云溪心里便是微微有些焦躁——什么叫应是请了?

    不过她看一眼朱礼那副也是紧张担忧的样子,也知道朱礼肯定是慌了神了。而且,她也不可能冲着朱礼发火,便是只能深吸一口气将火气压下去,又开口道:“殿下赶紧去请太子妃过来。太子妃身边的嬷嬷想来很有经验,什么情况也见过。殿下请来帮帮忙,或是坐镇也是极好。”

    朱礼看着杨云溪冷静压着焦躁的样子,忽然也是镇定下来,他刚才只是吓到了,加上又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才是一时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是好。此时冷静下来,自然他又是那个被人称赞的皇长孙了。

    “你在这守着,我去去就回。遇到什么事儿也别慌乱,你若进去,就跟青羽说叫她不必担心,不管如何,咱们总归还年轻。”朱礼说完这话,便是匆匆忙忙的走了。

    杨云溪将朱礼的话仔细的咀嚼了一遍,自然也就明白朱礼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然,他不会说那句“咱们总归还年轻”的话。因为年轻,所以就算这个孩子没了,朱礼也还能再等,而古青羽也可以调养身子,再怀孕。

    平心而论,朱礼能说出这话,已然是很不错了。

    杨云溪转身匆匆直接进了古青羽的寝室。

    古青羽已经躺在床上了,此时眉头紧紧蹙着,不知道是担心还是怎么的,脸上竟是煞白一片。

    见着杨云溪,古青羽眼中陡然爆出了一点精芒来,她动了动手指,示意杨云溪过去。

    杨云溪自然不会迟疑。

    古青羽却没开口,只是看了一眼别人。

    杨云溪会意,俯下身子去好让古青羽说话。

    古青羽只说了一句:“有人害我。”

    杨云溪心中一紧,手心里也是冒出了汗。她直起身来之后,便是叫过双燕:“你跟我出来。”不过她虽走了,却留下青釉守着:“好好照顾着长孙妃。”

    双燕跟着杨云溪出来,越也是明白了杨云溪到底是想做什么,所以双燕她直接便是道:“事发之前,长孙妃只用了点心和一碗银耳羹。也没旁人接触过,熏香这些东西自从我们小姐怀孕之后就没再用。”

    杨云溪听了这话,顿时就觉得古怪:“银耳羹是小厨房做的罢?我记得是你叫人一直守着的。点心是我送来的——”按理说,这两样东西都不会有问题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