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3.第113章 相处

    朱礼进屋一看,微微怔了一下神。

    杨云溪捏着筷子也是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忙搁下筷子起身迎了上去,面上却是有点儿窘迫:“殿下您来了?用膳了不曾?”

    朱礼扫了一眼桌上已经动过的饭菜,眉头微微皱了皱:“怎么没等我?”

    杨云溪登时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是尴尬而窘迫的讷讷不言——不然能怎么说?说以为朱礼不会过来?说她饿了等不及了?

    自然都不合适,所以只能沉默。

    青釉已经是识趣的忙去吩咐人再端饭菜过来了。

    朱礼显然也不是真要计较这事儿,方才大约只是觉得有点惊诧和不可思议,所以这才问出了口。此时见了杨云溪尴尬窘迫得说不出话来,他便是笑道:“也是我来晚了。有些事情耽搁了。”

    朱礼不追究,杨云溪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也是挤出笑容来,低头柔顺道:“下次妾身必定是等着殿下您。”

    朱礼摆摆手:“倒是也不必,以后我过来,会让人先说一声的。”

    “嗯。”杨云溪应了一声之后,一时也没在说话。朱礼更是没再开口,屋里一下子静默了下来。气氛也就渐渐的有点儿尴尬了。

    杨云溪没敢开头,虽然感觉到朱礼在看她。

    朱礼也没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神了。

    最后还是兰笙收拾盘子的声音将这古怪的气氛给打破了。兰笙手滑了一下,不小心碰出了一点声音。虽说不算严重,可是声音却是多少有些太过突兀了。

    朱礼看了一眼兰笙,兰笙就吓得跪在地上:“奴婢该死。”

    朱礼又看向杨云溪。

    虽然朱礼没开口,不过杨云溪却是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要她来处理这事儿。当即她也没犹豫,便是开口道:“好了,兰笙。你继续收拾罢。也别这么害怕紧张,殿下又不吃人。”

    和兰笙说话随性惯了,一时之间她倒是完全忘了收敛。待到话一出口,杨云溪自己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朱礼一眼。

    朱礼也不知是不在意还是故意不计较,反正没什么异样。

    杨云溪想了想,也不愿再尴尬的沉默下去,便是主动找话说道:“那日妾身求殿下——”她说这话的时候,紧紧的看着朱礼。她是故意想试探试探朱礼的看法。

    朱礼闻声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倒是有些意味深长。一时之间倒是让她的话就这么消失了。

    不过朱礼并没有说什么,所以最后她还是强撑着将剩下的话缓缓说了:“妾身并不是想算计什么。那个时候,妾身的确只是想着做女官——”

    朱礼倏地笑了,“我知道。”

    这下轮到杨云溪惊诧了。事实上,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来解释,只求打消朱礼对她的看法。可没想到,朱礼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反应。

    原本做好的准备,自然也就派不上用场了。她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青羽跟我提起了这事儿。她说是她的意思。”朱礼咳嗽一声,似乎说起这个也有点儿不自在:“你便是好好辅佐青羽罢。她怀着孕,的确是需要个好帮手。”

    杨云溪顿时恍然大悟,心里不由得再一次的感激古青羽来。古青羽竟是这样细心的替她连这一点都想到了,且是提前在朱礼那儿就做出了解释。

    可见古青羽到底是对她多费心了。

    当即,她便是郑重道:“殿下放心,妾身必定竭尽全力。”

    她这样郑重,朱礼倒是也忍不住笑了:“你也别这般作态,倒是让有些错觉像是在上朝似的。在家里大可随意些,你也可和青羽一样,叫我大郎即可。也别用妾身自称了,我听着怪别扭的。”

    杨云溪顿了顿,有点儿意外朱礼的随性,不过却也不得不说,他这番话的确是叫她自在了许多。当即她也是笑道:“是。对了,殿下你要不先洗手?估摸着饭菜也该端上来了。”

    朱礼点点头。便是起身来。

    杨云溪便是起身亲自服侍——青釉出去了,兰笙刚收拾了碗筷也不在,可不得她自己上么?

    她在栖凤宫也是做惯了这些的,是以此时做起来自然也是熟稔。往盆里舀了水试了试温度后,她便是替朱礼挽起袖子。

    朱礼洗手的时候,她注意到了一个事情:朱礼虽说养尊处优,可是手却一点不嫩。虽说也不算粗,可是比起一般不必习武做活的男子来说,倒是茧子多了不少。

    “殿下有练武?”杨云溪随口问了一句。当然,她也是故意找话来说——不说话,气氛着实太沉默怪异了。让她心里有些发慌。

    朱礼笑笑:“也算不得练武,不过骑马射箭都是要练的。君子六艺,这些都是专门有老师教导的。”

    杨云溪有些惊讶朱礼学这么多东西,随后又笑道:“可见殿下十分用功努力了,茧子这样多。”

    朱礼仍是笑,看了一眼手指,又道:“要不你给我修修指甲罢。有些长了。”

    杨云溪仔细看了看,觉得还不算长,不过主力既然开了口。她自然也不会拒绝,再说了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当即便是起身过去拿剪刀,又顺带往水盆里添了一点热水:“泡软些再剪,要容易得多。”

    她走开了,自然也就没看见朱礼看着她的背影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情绪来。

    剪指甲这个事儿,说真的她还没替别人做过呢。涂皇后的指甲素来是专门有人侍弄的,她只是看过——不过那些涂蔻丹啊,护理啊什么的显然也不适合用在朱礼身上。

    她想,给朱礼的话,大约只是修剪整齐就好了吧?

    这样想着,拿了剪刀回来后,看朱礼的指甲也泡软了,便是让朱礼将手拿出来,她用帕子仔细的将谁擦干后,这才拿起剪刀准备动手。

    下剪子之前,她还特地嘱咐一句:“殿下可别乱动啊。别怕,我会小心的。”

    朱礼顿时撑不住笑了——不过手上却是稳着丝毫不动。

    青釉和兰笙提着饭菜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形。于是青釉一把拽住了兰笙,悄无声息的就又退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