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01.第101章 敬酒

    杨云溪刚一出古青羽的屋子,就看见了等在那儿的胡萼。而且很快,她就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胡萼分明等的是她。

    胡萼上前来,压低声音道:“借一步说话如何?”

    杨云溪挑挑眉,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不知贵人找我有什么事儿?”不过这么问着,她却也是跟着胡萼去了。

    她知道胡萼肯定是没安好心,不过她也想看看,胡萼到底是在葫芦里卖什么药!

    胡萼最终带着杨云溪去了她自己的屋子里。

    杨云溪只四下里看了一圈,便是忍不住眯了眯眼睛。胡萼屋里的摆设都不是凡品,比起古青羽清雅的屋子,胡萼这屋子简直用富丽堂皇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胡萼这些东西自然不可能是内务府派下来的,只可能是宫外带进来的。

    按说胡萼身份低了古青羽一头,她就该识趣些将屋子里的东西也摆得比古青羽更次一等。可胡萼没有,反而是摆出了这么一个富贵逼人的屋子。

    这说明了什么?杨云溪微微一笑,在心中自问自答:无他,胡萼这样只是在彰显,她并不惧怕古青羽,更不比古青羽身份低。

    面对胡萼这样的心态,杨云溪发现自己除了冷笑之外,还真就不愿给出其他反应了。

    世上有一句话,便是替胡萼这样的人准备的:自作孽,不可活。

    胡萼在自己找死。终有一日古青羽不肯再容忍她的时候,或是胡家对朱礼失去用处的时候,那胡萼就到了该死的时候了。

    当然,这也不代表古青羽就真的可以丝毫不忌惮胡萼了。胡萼之所以现在还依旧嚣张,也同样很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古青羽还得忌惮胡萼一二,或者说胡家一二。

    “我这屋子如何?”胡萼大约是见了杨云溪的目光,便是这么问了一句,倒是颇有几分得意洋洋的意思。

    杨云溪笑了笑:“只觉得富贵逼人,叫我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忍不住有些眼花,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好了。”

    胡萼面上得意便是更深。自然态度也更加倨傲:“我有一桩天大的好事送给你,却不知道你敢不敢接?”

    杨云溪声色不动,只是笑着反问:“哦?愿闻其详。”

    “太子妃的意思,既然古青羽怀孕了,那服侍殿下的人就不够。自然是要再选两个。”胡萼含笑言道,又慢条斯理的将自己衣裳上的褶皱抚平:“我觉得你很不错,便是向太子妃推荐了你。”

    杨云溪听到这里,几乎是忍不住的霍然起身,盯着胡萼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胡萼“呵呵”的笑了:“你这般惊讶做什么?还是说高兴得傻了?我再告诉你,太子妃的意思,不仅仅服侍殿下那么简单,也是要给名分的。你看,我对你多好。”

    杨云溪几乎是气得忍不住想将胡萼按在地上揍一顿,就如同当初再乡下时候看见那些小孩子一言不合便是打架那样——倒不是她粗鄙不堪,而是唯有如此,才最爽快!

    最后,她虽说是将心里这股冲动忍耐了下来,可是她却还是忍不住冲着胡萼冷冷一笑:“胡贵人,我却不明白你怎么就非看中了我?我到底何德何能,竟能入了贵人你的青眼!”

    她这话就是明显带着讥讽味道了。

    胡萼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所以胡萼的面色也就变了。

    胡萼冷着脸盯着杨云溪,警告意味十足:“杨云溪,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中了你,是给你脸面,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

    胡萼恼了,杨云溪反而笑了。她看住胡萼,柔声含笑反问:“胡贵人,我上次就说过了。这事儿我不愿意,还请胡贵人你不要随意替我做决定!”

    胡萼的唇角抿成了一条凌厉的线,而她的眼神则更是如刀片,一道道剐在杨云溪的身上,似乎恨不得将之凌迟了。

    杨云溪毫不畏惧的与胡萼对视,甚至目光更冷。

    两人就这般隔空较量许久,最终胡萼败下阵来,悻悻道:“你且等着。”

    杨云溪笑了,点点头应道:“我会恭候。”说完便是告退而出。出了屋子后,她深吸一口气,再吐出一口浊气,可饶是如此也没能将胸腔里那一股郁愤吐出。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胡萼的盘算——胡萼无非就是想着若是拉了她进太孙宫,到时候便是给古青羽添堵罢了。是的,添堵。她作为古青羽不多的朋友,若她都和古青羽成了对头,古青羽心里是个什么感受?

    她只消设身处地的站在古青羽的角度去想,就能轻易的知道到时候古青羽是个感受。

    这件事情甚至会成为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胡萼不傻,相反的想得很周到。

    古青羽若是死于“意外”,没人会就这么算了。可若是古青羽自己气死了自己,那怪得了谁?

    杨云溪深吸一口气,直接便是随意叫过来一个小黄门,淡然道:“皇后娘娘还有几句话想要嘱咐皇太孙殿下,你带我去寻殿下罢。”

    小黄门不疑有他。毕竟,宫里谁敢拿贵人们的旨意开玩笑?

    杨云溪这么大胆的,估计是第一个。而且她一脸镇定和自然,小黄门怎么可能会生出怀疑的心思?

    所以,她很轻易的便是到了朱礼的书房外头。然后再轻易的骗过了守着书房门的内侍进去替她禀告了。

    就是朱礼,也是深信不疑。又或者说是根本没想到要去怀疑——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不费心也是情理之中。

    杨云溪见了朱礼后,便是跪下了。

    朱礼唬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杨云溪深吸一口气:“奴婢该死,假传了皇后娘娘旨意,请殿下责罚。”

    朱礼愕然片刻,随后反问一句:“哦?为何?”那声音和神色,俱是无比镇定。一时之间,杨云溪倒是觉得自己是不是表现太过了激动了些?

    心里忍不住微微嘀咕了一句,又才道:“奴婢处心积虑见殿下一面,其实是有事儿相求殿下,还请殿下答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