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4.第74章 送出

    皇帝需要静养,于是除了涂皇后和杨姑姑在里头守着之外,其他人都退了出来。

    皇长孙出了门口就站住了脚,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平复心情。

    杨云溪注意到了一个细节:皇长孙紧握着的拳头,慢慢的松开了一些,而在松开之前,那关节却都有些泛青了。

    很显然,之前皇长孙也并不是真如看上去那般从容冷静又果断的。他心里一样的也是怕,也是紧张。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杨云溪便是忍不住微微一笑,忽然觉得其实他们的差距或许也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大,除开身份之外,其实他们也都只是一个人罢了。

    皇长孙也不过才虚岁二十,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十八,就像是刚刚长成的雏鸟,看着似乎成了,可是实则没有经历风雨,一切都还稚嫩得很。

    所以,他紧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只是这样的他,却是叫人觉得更加鲜活一些罢了。

    “今日之事,回头皇祖母肯定会赏你。”许是方才情绪太过紧绷有些疲惫,想找人说说话纾解一番,皇长孙忽然侧头过来和杨云溪说了这么一句话。

    杨云溪微微一怔,随后浅浅一笑,不过这个笑容很快就消失了,毕竟皇帝还在里头躺着呢,她若真笑容满面的,不说别人,皇长孙肯定就觉得碍眼。“若真是如此,那就借殿下吉言了。不过奴婢擅自做主,其实也是逾越了。”

    “你做得极好了。”皇长孙捏了捏眉心,声音里明显带着几分倦怠。“若你真想出头,没点担当和出彩的地方,却是极不可能的。”

    杨云溪一怔,有点儿迷惑的看住了皇长孙,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和自己说起这样一番话。

    “你为什么进宫?”皇长孙倏地笑了一笑:“不就是为了想要更高的地位么?我听青羽说起过你的想法。倒是比一般女子强。”

    不知怎么的,知道皇长孙竟是在古青羽那儿听说了她的想法,杨云溪忍不住脸上有点儿发烫了。低声呐呐道:“殿下不觉得我庸俗不堪么?”

    “你愿凭着自己努力,而不是想着做妃为嫔来获取地位,已是超凡了。”皇长孙唇边的笑容越来越淡,最后几乎略带了几分讥讽:“为了那样一个机会,可是有不少人争得头破血流呢。”

    杨云溪觉得,皇长孙肯定是在影射什么。这话她不知道怎么接,一时之间只能干巴巴的道谢:“多谢殿下夸赞。”

    似乎觉得有趣,皇长孙低笑出声,然后便是大步流星的走了。

    杨云溪有些呆怔的看着皇长孙的背影,心里颇有些复杂。总觉得皇长孙看着似乎是有些累?就算他是挺直了背脊,就算他是看着毫无畏惧,意气风发,可是……

    昭平公主和太子妃得了消息赶来的时候,却已经是又过了好一阵子了。昭平公主几乎是怒不可遏的责难:“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告诉我!”

    杨云溪等人只能低头受训,却是一个字也答不上来——压根就没人想起要通知昭平公主。毕竟昭平公主再怎么受宠也好,地位高也好,可昭平公主只是个公主,将来要嫁出去的公主。

    宫里能做主的,只有太子,皇长孙,和皇帝这三个人。

    太子妃倒是没发火,只是拉着昭平公主忙去给皇帝请安去了。

    而太子回来时候,皇四孙朱启也是跟着一并来了。父子两人都是风尘仆仆的摸样,汗流浃背脸色沉凝。

    杨云溪没跟进去看,可想来太子一定很关切皇帝的情况。

    晚膳的时候,陈归尘跟着皇长孙一并过来了,皇长孙下午也不知又去做了什么事儿,总之是一脸的疲倦。

    陈归尘没跟着太子进去,只悄悄的冲杨云溪招了招手。显然这是有话要说的意思。

    杨云溪犹豫了一下,想起自己一直揣在身上的香囊,便是做出了决定。当即她招手叫来两个宫女守在门外,自己则是悄悄的跟上了陈归尘的脚步。

    陈归尘最后停在了栖凤宫的小花园里。

    陈归尘的确是瘦了一大圈,这一次杨云溪十分肯定,便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的突然瘦了这么多?可是有什么事儿?”

    陈归尘听了这话后顿时笑起来,笑容灿烂又明亮:“你在关心我!”

    天色有些暗,杨云溪倒是没看清陈归尘的面上神情,只是从声音里听出了陈归尘的高兴,当即抿唇笑了笑,低声道:“自是如此。”

    说不关心,那自然是说昧心的话了。且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自然也就承认了。

    只是,她却是没想过,她这样的话,却是叫陈归尘误会了。

    那个绣了雄鹰的香囊她一直捏在手里,此时自然也是拿了出来:“这是给你的。早就做好了,只是后来却是没见上面,也没法子给你。竟是拖到了今日。”

    陈归尘几乎是笑逐颜开的接了过去。因为天色暗了,所以自然也没把握好分寸,几乎连杨云溪的手指都一起握住了。

    陈归尘的手极暖,甚至都有些微微发烫的感觉。杨云溪只觉得自己的手指像是被火焰灼伤了,受惊的猛然将手抽了回来。

    陈归尘有点儿慌乱,不知所措的道歉;“对不起。”

    杨云溪红着脸呐呐道:“没关系。”

    两人俱是沉默下来,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时之间,气氛倒是渐渐古怪起来。

    最后杨云溪率先受不住,便是低声慌乱道:“若无什么事儿,那我先走了?”除了气氛让她觉得不自在和慌乱之外,她也有担心被人撞见了的意思。

    毕竟,若真被撞见了,那一个私相授受的罪过是跑不了的。

    陈归尘这才急忙开口:“我有些事儿想问问你。”

    于是杨云溪已迈出去的脚步顿时收了回来。她有点儿疑惑的问:“什么事儿?”怎么方才不说,自己都要走了陈归尘才说?

    陈归尘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又停顿了片刻,这才徐徐开口:“我想去边关,可能两三年不会回来。你知道,我们陈家是将门世家,我父亲也是战死在沙场上的,我不能丢了我们陈家的脸。我不能在京城当个懦夫!”又顿了顿,最后一句话却是轻得仿佛听不见了:“你愿不愿意等我,等我回来娶你?”

    (这本书七号就要上架了,希望大家能够支持~阿音拜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