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63.第63章 皇家

    古青羽有了戒备之心,杨云溪自然也就放了心。不过,胡萼如今很快就要出宫,再经进宫的时候只怕也是明年了,所以倒是还不必对这事儿太过紧张担忧。

    倒是古青羽问昭平公主道:“你的婚事定下来没有?”

    说起这个事情,昭平公主倒是也不似一般女儿家娇羞的样子,反而直截了当道:“皇祖父已经松口了。若是没意外的话,应是明年春天。”

    古青羽顿时有些感慨:“总算也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了。这些年,为了这个你可没少费工夫,如今总算是如愿以偿。”

    昭平公主冷笑一声:“就算不答应也不要紧,我怕什么?大不了就这么耗下去就是了。”

    古青羽顿时笑了:“果然是昭平公主的风范。”

    杨云溪在旁边听着,插不上话也没想过要插话,只当自己是棵树。

    古青羽只在宫中呆了半日就家去了。

    杨云溪的日子便是重新的恢复了平静。至于胡萼那头,她也没再去理会,毕竟若不是听了昭平公主和古青羽说,她也根本不会知道,所以她只当自己是不知道那事儿的。

    胡萼自然也不可能来质问她。

    一转眼就到了冬至这日。这日涂皇后吩咐人早早的熬好了羊肉汤给各宫送去,又留下一些请了皇长孙太子妃皇帝等人过来吃。

    皇子们如今都分了出宫去,剩下几个小的,皇后也并未邀请。就是孙子辈的,也只有昭平公主和皇长孙,以及一个比皇长孙小两岁的,同样是太子妃所出的朱启。

    主子们来得多了,服侍的人自然也多。杨云溪也被分派了活计——那就是盯着宫女们上菜。这个自然也不累,就是要费神。

    要知道,这个不仅仅是上菜这么简单——哪一位主子酒没有了,她要留意着,想用米饭了,她要留意着,菜冷了不热乎了,她也要留意着。

    皇长孙和朱启是一个辈分的,所以坐下最下面的位置,而杨云溪也是站在这个方位。她一抬头就能看见皇长孙的脸。这让她微微有点儿不自在,好在皇长孙今日就像是没认出她来一样,并未朝这边多看一眼,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这样冷的天,热乎乎的羊肉连汤带水的端上来,揭开盖子的一瞬间,似乎整个屋子都是温暖了不少。让人禁不住精神一震。

    皇帝如年岁也不小,不过看着却也是精神不错。只听得皇帝笑着赞道:“今日这羊肉煲弄得不错,软烂宜口。你们多吃些,暖暖身子。”

    许是因为这里并不是朝堂,更不需处理政务应对大臣,所以皇帝看上去也很和气,和普通人家的老祖父也没什么不同。

    涂皇后笑着道:“你们年轻人不怕冷,我们这些老骨头却是受不住冻。冬日吃这个却是极好。这一年年的,大郎和四郎你们也长大了。等到明年大郎娶了媳妇,说不得再过两年咱们就四世同堂了。”

    涂皇后这话说得喜气洋洋的,皇帝也是高兴,看向了皇长孙:“大郎成亲后,便是可以学着处理政务了。到时候朕便是可以歇一歇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杨云溪隐蔽的看了一眼皇长孙。皇帝这般,是要皇长孙接手政务的意思了?皇长孙自己应是极其高兴的罢?

    就是太子,不知道是怎么想。

    从杨云溪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太子微微抿了抿的唇角,那样微微的一个变化,却不知是高兴讶异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不过,杨云溪直觉是太子有点儿不太高兴?

    当然这个念头也只是在杨云溪的脑子里转了一转,很快就抛到了一边。

    昭平公主的梅花酒已是差不多空了,杨云溪忙上前去换了一壶。

    太子妃留意到了这个细节,蹙眉训道:“昭平,女孩子家家少喝些酒。”

    不等昭平公主说什么,皇帝却是护短的开了口:“这酒就只一点酒味,根本算不得酒,多喝几口也无妨。”

    皇帝都这样是说了,太子妃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作罢。

    昭平公主笑盈盈道:“还是皇祖父疼我。等明年青羽进了宫,您可不许偏心。”

    昭平公主这样的语气,是真和孙女对祖父撒娇没什么两样。和肃穆的皇宫则是有点儿不相符了。不过显然皇帝却很是受用,连声道:“怎会?”

    皇四孙朱启也是凑热闹:“皇祖父历来偏心,小时候大姐霸道又凶悍,动不动就抽我们这些弟弟鞭子,皇祖父却只说我们惹怒了大姐,是我们不对。怎的如今我们大了,皇祖父还这般偏心大姐?”

    皇帝哈哈大笑:“昭平四岁就敢跟着我上围场打猎,七岁骑马拉弓比你们样样都强,从小又懂事,打你们也没失过分寸,若不是她帮着太子妃管教你们,你们哪里是这个摸样!”

    这话还真是偏心得没边了。纵然是杨云溪也是忍不住抿唇偷偷笑了笑,忽然觉得皇家或许也并不真就是想象中的那样,冷冰冰的没点人情味儿,看现在不还是听和睦的?

    正想着,又见皇长孙面前那碟开胃小菜已经没了,便是忙上前去,将空碟子收了,重新换了一碟另外的上去。

    朱启见了,敲了敲自己的酒壶,低声道:“换一壶梨蕊白来。”

    梨蕊白名字听着好听,可是酒却是烈酒。

    杨云溪便是微微有些犹豫——换吧,万一朱启喝多了这个责任谁负?不换吧,朱启却怕是要恼了。

    正在这个当口,皇长孙却是出声了:“这天气喝梅花酒正好,梨蕊白性烈,喝多了对身子不好。明儿一大早你还要上学,就喝梅花酒。”

    杨云溪便是顺势退了下去。

    朱启气鼓鼓的吃菜。

    太子看了一眼皇长孙,又看了一眼朱启,压低声音警告:“今日你们皇祖父心情好,不许坏了他的心情!”

    朱启这才消停了。

    接着倒是再没什么事儿,只是众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杨云溪便是又让宫女们将饭送了上去。

    皇帝胃口不错,用了小半碗,涂皇后则是只动了两口。至于皇长孙和朱启则明显是胃口极好——毕竟是年轻人,自然是不同的。

    杨云溪见桌上已经没什么菜可下饭,又做主在二人跟前添了一碟什锦菜蔬。被皇长孙赞许满意的看了一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