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50.第50章 以牙还牙

    这样的迟疑也不过是一瞬间罢了,很快杨云溪便是拿定了主意,低声道:“殿下听说了什么臣女不知,不过长生对婚事并无什么看法,唯一的担心不过是怕她身子不好,不能尽到自己该尽的职责罢了。至于别的,臣女觉得长生是半点没有那样想法的。”

    横竖不管古青羽是什么心思,这桩婚事已经定了下来,再无转圜余地,所以再说别的也是无益。倒不如让皇长孙他留个好印象,将来也才会使得他们夫妻和顺。

    况且,古青羽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至少她是看不出来更不知晓。

    皇长孙看着有些不信,杨云溪心里也明白,却只是坦然的注视着皇长孙的靴子:她这样的身份也不可能抬头直视皇上孙,不然也就太过冒犯了。

    末了许久,皇长孙忽然轻笑一声:“你和长生要好,那你可知长生喜欢什么?我欲送她礼物,却不知该送什么。你便是与我出个主意罢。”

    杨云溪顿时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送什么,她如何知道?而且,她和古青羽认识的时间说来也不长,她是真不知道古青羽到底喜欢什么!

    “殿下却是为难臣女了。”这种事情不好胡诌,她自然是只能拒绝。心头盼着皇长孙莫要生气才好。

    皇长孙倒是看着不像是生气了,不过眉头还是拧了起来:“你们都是女子,你想要什么?”

    杨云溪被这一句话问得一怔,随后则是哑口无言。半晌她苦笑一声:“殿下,人和人之间却是不同的。虽同为女子,可长生和臣女之间并无半点相似之处,又如何相提并论?我想要的,长生她未必想要。”

    顿了顿,她心中忽然一动,忍不住又轻声多嘴道:“或许殿下不必执着于送什么东西,有个时候,尊重和关心才是胜过一切的?所有女子,大约都想要个体贴温柔的丈夫罢。”

    这下轮到皇长孙沉默了,好半晌才听见他低声道:“体贴温柔的丈夫吗?”

    杨云溪觉得自己有些多嘴了,可又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不好的。万一,皇长孙就真的听进去了呢?若真是如此,那古青羽便是受益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屋子里沉默下来,杨云溪便是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的走起神来。

    她想,皇长孙其实还是很在意古青羽的。否则,也不会特特的将她带来问这么一番话了。

    “想要什么赏赐?”皇长孙再开口的时候,却是这么一句话了。

    杨云溪被这话惊了一下,回过神来明白了皇长孙到底说了什么之后,她便是忙下意识的委婉回绝了:“能为殿下效劳是臣女的福分,并不需要赏赐。”

    这话她说得诚惶诚恐,最是恳切无比。

    皇长孙却是显然执意如此:“无妨,你说便是。只是,今日之事,我希望再无人知晓。”

    杨云溪明白了皇长孙的意思——这根本是封口费罢了。如此一来,谁也不欠谁。她也别想再用这事儿作为把柄或者交情。

    很公平,也很直接。皇长孙的意思这般明确,杨云溪自然也是坦然起来,反问了一句:“什么赏赐都可么?”

    皇长孙却是只道:“不过分即可。”

    杨云溪因了这句话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当即便是果断道:“上次在寺庙时候的事情,殿下也知道了。何家打断了臣女侍女一条腿,我想以牙还牙。”

    这话倒是显然让皇长孙觉得有些诧异,甚至盯着杨云溪看了半晌,随后才道:“你想打断何学彬一条腿?”

    “对。”杨云溪答得很干脆。顿了顿还得寸进尺道:“臣女想自己动手,亲自看见那情形。”

    这话一出,别说皇长孙了,就是一直站在一边儿的陈归尘也是忍不住侧目。

    杨云溪坦然的看着皇长孙靴子上的云纹,并不多做辩解,更无惶恐。这事儿是她早就决定的事儿,原本是想着要在进宫之前去做这件事儿,可是现在看来如今这个机会是极好的。

    当然,她也是故意如此的。她主动将把柄递到了皇长孙手上——若是皇长孙想要拿捏她,她这样出格的举动,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她身败名裂。

    皇长孙的惊讶也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很快便是含着笑意看向了陈归尘:“归尘,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办了。”

    陈归尘还没回过神来,却也下意识的应下了这事儿:“是。”

    “送杨姑娘回去罢。”皇长孙说完这话后,便是直接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杨云溪从容的告退,只觉得一颗心跳得飞快。同时更有些窘迫——这下可好,只怕她没规矩的形象是彻底的坐实了。皇上孙也好,陈归尘也好,都对她怕是只剩下一个凶悍的印象了。

    不过,又有什么要紧的?

    杨云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抬起头来恢复了淡然镇定的姿态。她以为她这一声叹息不过是自己听得见,可是她没注意到的是,陈归尘就在那时,忽然侧目看了她一眼。

    “杨姑娘打算如何做?”陈归尘忽然开口询问了一句。

    杨云溪脚下一顿,却是也没什么主意,便是反问陈归尘;“陈公子觉得呢?”

    “自然是得偷偷的来。”陈归尘这话说得一本正经,丝毫不带阴险。可是反差太大,却是让杨云溪忍不住有点儿想笑。

    最后她好歹忍住了笑意,附和的点头:“自然是要偷偷的来。咱们寻个时机,到时候悄悄的埋伏一回。”

    “杨姑娘真要亲自去看?”陈归尘问这话的时候,不难听出语气里有点儿迟疑。显然,他觉得还是不要去看得好。

    杨云溪摇摇头:“我也不将他如何,只不过是要他一条腿罢了。”想起当时兰笙的毅然回头,和后来兰笙被抬着出来时候眼睛里都是泪花的情形,她的心里就有些情绪在暴虐。

    当然,她也明白陈归尘这是好意——这种血腥的场面,她一个姑娘家自然是不适合去看的。所以她还是冲着陈归尘一笑:“麻烦陈公子你了。”

    陈归尘一时再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心里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姑娘,的确是和他认识的那些姑娘全然不同。

    而与此同时,皇长孙那头也是端着茶盏忍不住微笑:“好一个以牙还牙。”虽说对于姑娘家来说有些出格,可是却着实让人觉得痛快不是吗?尤其是再想想那日杨云溪狼狈的样子,他更觉得要何学彬一条腿又如何?若是他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