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30.第30章 请求

    杨云溪几乎是一路跑着往回走的。

    陈归尘跟在后面,看着杨云溪瘦削的背脊和狼狈的形象,他面上也是有几分凝重之色的。

    事实上,他对杨云溪的印象一直都是极好的——尤其是那次在珍宝斋,更是让他几乎有些惊叹:他还从未见过一个姑娘那般的冷静大胆呢。

    可是能将一个如此大胆冷静的姑娘逼到了如此狼狈的境界,且让她心急得几乎失去了从容淡然,甚至规矩都不顾了。她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

    而杨云溪此时,心却是一直在往下沉。往回跑了这么长一段路了,她却还没见到兰笙的影子。也没看见何学彬。

    很显然,何学彬等人见事态不好,已经跑了。可是兰笙呢?是被带走了,还是——

    这么一路跑过去,最终到了方才她骗过来的地方。杨云溪在看见那一片狼藉明显发生过打斗的地方时,整个人都懵了。

    “兰笙!”杨云溪顾不得许多,忙大声呼唤。然而一连叫了几声,却也始终没有人回应。登时,她的心就沉了下去。

    最终她再也忍不住惶恐,情不自禁的带着哭腔的回头和陈归尘说:“人不见了,怎么办?”此时她是真的很茫然,也很想陈归尘给她出个主意的。

    陈归尘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之间只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他还是很快冷静下来:“到底怎么回事儿?你遇到什么情况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便是揣测“不见了”那个,估摸着是指杨云溪的丫头。

    说实话,这样在意服侍自己的丫头的人,他也是第一次见。在绝大多数的贵女看来,丫头是什么?不过是服侍自己的一个奴才,或者是买来逗趣的玩物罢了。这些人甚至比不上一只心爱的朱钗,哪里值得在意呢?就算不见了也不打紧,再买一个就是了。

    杨云溪这样在意,甚至几乎急得整个人都是焦灼惶恐的,更甚至还带着哭腔。事实上,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会立刻哭出来,瞧,那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儿了,随时都像是会掉下来一般。

    事实上,若非是杨云溪死死的克制住了,此时她是真想大哭的。又或者,如果陈归尘不是这样冷静从容,甚至连带着也给她一股安心的力量,她也的确是忍不住的。

    强忍着哽咽,杨云溪迅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笃定言道:“何家那些人肯定将兰笙掳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杨云溪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咬牙切齿。

    陈归尘想了想,摇摇头:“未必。他们很可能并没有走远——这里往前去人很多,往后去人也同样很多。想无知无觉的将人掳走,并不大可能。而且,明知道你已经逃走了,事情肯定包不住,他们更不可能还将你丫头带回去了。这样的话,岂不是等着你带人去揭穿他们?”

    杨云溪颤抖着摇摇头:“他们不会怕的。他们料定了我不敢将事情闹大。”因为闹大的话,这事儿最终吃亏的还是她。试问,被骗过去和何学彬接触过了,哪怕她一个指头也没让对方碰过,可说出去谁信?

    她若是想留着自己的名声,那么她只能选择不将这事儿闹出来。

    陈归尘显然没听明白,可杨云溪却也没时间解释了。她哀求的看向对方:“求求你,帮帮我。”

    陈归尘犹豫了一下:“怎么帮你?”

    “麻烦你帮我在四下里找一找我的丫头。若是可以,将我送到有人的地方更好。”若是在这里找不到兰笙,那么少不得要去找何家要人了。但是,要她一个人走回去,她却也有点儿害怕——万一还有人在必经之路等着埋伏她又怎么办?

    何家的胆大包天无耻之极她已经见识过了,不得不防备。

    这原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请求,不过杨云溪却是看见了陈归尘面上明显的迟疑。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当即忙解释道:“我并无什么算计。只是我一个人走回去有些害怕,所以才想请公子护送我一段路程。当然,公子到时候大可以远远跟在我后面,并不需要出现。我只是……只是想求个心安。并非是有什么龌蹉的心思……”

    饶是杨云溪素来自认为不是什么扭捏的人,可是在说最后两句话的时候,却还是止不住的声音小了下去,并且脸上也是火辣辣的一片起来。

    陈归尘也微微红了一下脸,不过倒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羞惭——他方才的确是因为怕自己被算计才会迟疑的。毕竟杨云溪现在颇为狼狈,若是他们一同出现在人前,旁人肯定是要怀疑的。

    结果没想到杨云溪非但看出了了他的怀疑,竟然还认真解释了一番。

    陈归尘觉得自己着实是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同时也有些惊叹于杨云溪的敏感和坦荡。

    一时之间,二人都因为这话有些小小的尴尬,气氛也有些默然。

    杨云溪是最先平复下来的,她郑重的朝着陈归尘行礼:“还请公子帮我先在四周找一找人。我也趁机整理一番——”

    眼下这幅样子,她当然也是不好出现在人前的。尤其是方才陈归尘的迟疑,更是让她意识到了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陈归尘点点头,想了想又安慰了一句;“你也别太害怕,这是寺庙,他们也没那么大胆子敢杀人的。你的侍女想来应该是没什么事的。”

    杨云溪点点头,低下头由衷的道谢:“谢谢。”顿了顿又郑重补充道:“公子大恩,我也无以报答。但凡以后公子需要我的帮助,请只管开口。另外,今日耽误了公子的事儿,我心中着实愧疚,只是也没其他东西可以作为弥补,好在我还有些金玉俗物,改日一定送上门去作为酬谢,还请公子不要推辞。”

    陈归尘一怔,有点儿被杨云溪的这番话给惊住了——头几句也就罢了,他觉得他以后肯定是没有需要一个女子帮忙的时候。当然,显然对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又补上了那么一番话。

    只是,作为陈家嫡子,皇长孙伴读,他还真没缺过银子哪!

    这样的经历让陈归尘觉得无比的新奇,不过犹豫一下看着杨云溪面上认真执拗的是神态,不知怎么的,那句潇洒的“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就这么咽了下去,然后不自在的笑笑赶忙转身去搜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