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26.第26章 算计

    吴氏见她们很快回来,倒是也没什么变化,反而笑道:“坐着歇一歇,方才我也碰见了相熟的夫人。等会儿我便是带你们过去问个安。”

    这话原也没什么不对的,这事儿似乎也是情理之中再平常不过的事儿。本来么,碰见相熟的人,互相打个招呼也没什么不对的。

    只是,杨云溪还没忘了吴氏对自己的算计,更没忘了之前杨凤溪的提醒。所以,她在听了这话之后非但不觉得寻常,反而从心底涌出了一股浓浓的不安来。

    不过这种事情却也是没办法回避的——吴氏说得自然,本身这种事情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她只能将这股不安压了下去,心中带着防备,面上却是笑着应了。

    然后,她看了杨凤溪一眼。果不其然,杨凤溪亦是有点儿不安稳的担心着。

    四目相对,杨云溪灿烂一笑,用眼神传递自己的意思:放心,不会有事儿的。我会小心。

    杨凤溪微微一颔首,然后迅速的低下头去,心里一片复杂。

    沈氏则是显然有些累了,歪在榻上笑道:“一会儿我就不出去了,你们跟着你们母亲,可要听话别乱跑。也别闹出什么事儿来。”

    顿了顿,沈氏甚至故意多嘱咐了一句:“云溪,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便是问问你母亲。可别自己乱来闹了笑话。”

    杨云溪顺从的应了——不管她心里如何想,至少她面上却是无比顺从的。

    略坐了坐之后,吴氏果然就带着她们几个过去给所谓的熟人见礼去了。

    杨云溪一路行去,发现厢房的位置倒是十分靠后了,便是心中有数了——三品大员户部左侍郎的家眷,也的确该享受这个待遇。

    的确,除了何家之外,她还真想不出吴氏这般“郑重其事”的要带她们去见谁。

    当即心中不由得冷笑了一回:看来吴氏和沈氏还真是不死心,这是打定主意要和何家联姻了?也真是不怕名声败坏了!

    事实上,很快杨云溪的猜测就被印证了。她们见的,的确是何夫人,也的的确确就是那个户部左侍郎的何家。

    不仅如此,杨云溪还看见了上次见的那个纨绔的何学彬。

    之所以一进去就知道了自己猜对了,还是因为何学彬。若不是何学彬的目光太过炽烈,本目不斜视的杨云溪还不会发现他。自然,见着了他,她心里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愤怒吗?自然是有的。不过因为事先就有准备,所以这样的愤怒显然并不多。最多的还是冷漠和嘲讽——她倒是想看看,吴氏要怎么费尽心机的将她塞进何家!

    吴氏已经笑着坐下了,并且柔声介绍道:“这位是何夫人,我们两家素有来往,今日没想到这般巧合的在这里碰上。何夫人也是来上香的。”

    何夫人生得不算美貌,一张脸有些圆,五官也并不出彩,不过看着似乎很好相处性格也是十分软和的样子。她再一笑,那就更容易让人觉得亲和了。

    杨云溪三人便是一起行礼向何夫人请安。

    何夫人忙笑道:“这般多礼做什么?都快坐。学彬,你来给你杨伯母请个安。”

    何夫人一脸慈爱的冲着何学彬招招手,而这次的何学彬俨然也不像是上一次在珍宝斋那般了,倒是真有点符合他名字的意思,文质彬彬的,斯文有礼,恭良谦逊得简直就像是判若两人了。

    若不是早知道何夫人就两个儿子,且并不是双胞胎,而且年岁差得颇大,杨云溪几乎都要怀疑这是何夫人的另外一个儿子了。

    杨云溪只扫了一眼便是仍维持方才的目不斜视的姿态,低眉垂目掩饰住自己的嘲讽和冷笑。

    吴氏笑着受了礼,又特地叫杨云溪:“云溪,你上次和学彬有些误会,这次正好冰释前嫌了。”

    误会?杨云溪忍不住笑了,然后抬起头来看住了何学彬。而何学彬也正好看过来,结果就被她含着冷意和凌厉的目光看得整个人都有点儿心虚了。

    不过何学彬还是硬着头皮过来笑吟吟的谦逊道歉了:“上次我喝了些酒,又正是因为一些事情心情不痛快,这才冒犯了杨家妹妹你,还请杨家妹妹你别放在心上。我在这里赔礼道歉了。”

    说着,何学彬还果真是一揖到底。而且还大有杨云溪不开口,他就不起来的架势。

    杨云溪觉得这是要将她架起来,逼着她退让的意思了。可不是吗——对方都这般有“诚意”了,她若不肯原谅,那可就是成了她不够大度没有容人之量了么?

    而且,何学彬这么直愣愣的杵在她面前,她就算想要忽略都不行。

    杨云溪心知肚明,她若是今儿不开口,那还真不行了。不过,要她开口也容易。微微笑了一下,杨云溪站起了身子冲着何学彬道:“这话却是不敢当了。何公子你身份尊贵,不敢高攀,这声妹妹着实担当不起。那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公子无需再介怀什么。只是,还请何公子以后再不要说那样的话坏人清誉了。否则叫外头误会了,只怕于两家的名声都有妨碍。”

    杨云溪看向了何夫人,“何夫人,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何夫人目光闪了闪,最终却是笑着点头丝毫没有气恼的样子:“你说得没错,正是这话。只是这孽障这次也吃了苦头,倒是长了教训。说起来,我还得多谢云溪你替我将这个孽障教训了一回。说来也不怕你笑话,这孽障素来被宠坏了,也就是他爹能管得住他。却没想到,那天你训斥他后,他却是肯听你的话认真思过,改过自新了。也是真真奇妙。”

    这话是什么意思?杨云溪看着何夫人那“和善”的笑容,只觉得心里的愤怒一下子就窜了起来,几乎是有些怒发冲冠的意思了。

    还没等杨云溪开口,吴氏倒是接话了:“啊?还有这样的事儿?那可真是奇妙了。”

    说着,二人都似明白了什么秘密似的,默契的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来。

    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带点暧昧的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