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7.第7章 尊贵

    杨云溪顿时松了一口气,无视了周围的目光,重新垂眸笑起来:“是我惹了姐姐气恼,是我的不是。”

    杨凤溪也忙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歉;“刚才我也有不对,是我疏忽了你。”

    说了两句话,那头便是有丫头过来请她们归座——今儿花宴的重头戏要开始了。既然是给古家小姐办及笄礼,那么自然是有这么一个重要环节的。

    杨云溪倒是很有几分好奇和期待——她自己的及笄礼其实就只是李妈妈拿出她娘薛月青的遗物,给她绾了发罢了,别说隆重了,说不冷清都有点诛心。所以对于这样的场面,她好奇也难免。除了好奇,当然她或许也是有那么一点羡慕的。

    许是站在她旁边感觉到了她的情绪,杨凤溪忽然低声道:“当年我办及笄礼的时候,也曾想过给你送礼物的,只是后来路程太远,到底作罢了。回头我给你补一个,可好?”

    杨云溪登时有点儿又惊又喜,心里只觉得既是温暖又是甜蜜。当即忍不住浅笑:“姐姐这是什么话?我也不也没给姐姐你送么?咱们正好扯平了。”

    杨凤溪笑道:“那怎么一样?”是不一样,她是杨家的嫡小姐,养尊处优。可杨云溪却是在乡下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两人正说着话,古家小姐便是姗姗来了。

    古家小姐身穿月白色深衣,一头乌发披散在身后。低头敛目的安静神态,叫人想起夏日里静静开放在水面的睡莲。娇羞又静美。

    不过,等到看清楚古家小姐的脸之后,她却是震惊了——这不就是长生吗?她只当长生是被人排斥家世不高,却没想到她也是和别人一样有看错了。

    此时古家小姐也是正好抬头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杨云溪的脸上,微微一笑且轻轻颔首。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杨云溪几乎是下意识的回了个微笑。

    除了杨云溪之外,显然也还有别人认出了古家小姐来。不过和杨云溪不同的是,除了震惊之外,旁人就还只剩下了一些惊吓和尴尬了。

    此时吉时已到,古家小姐已是被拉着跪坐在香案之前。香案上摆放了瓜果祭祀之物,以作祈福通告上天。而侍女则手捧了妆奁立在一侧,妆奁匣子里除了梳子之外,还有一些发簪朱钗。这是用来绾发的。

    杨云溪方才就已经见过汝宁郡主,所以一眼也就认出了扶着一位老夫人出来的妇人正是汝宁郡主。当即心头便是不由得一跳:汝宁郡主都尚且如此恭敬,那么那位老夫人的身份……

    不等她再多想,旁边已有人低声惊呼:“大长公主?”

    原来竟是大长公主,当今圣上之姐,汝宁郡主之母,古家小姐的外祖母。看来,今日是大长公主给古家小姐行及笄礼了。

    也是,所有人里,大长公主是最为尊贵有福的,她来行及笄礼那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大长公主如今虽年过五十,不过保养得十分得益,看着并不显得老态龙钟,反而精神奕奕步履轻便。她拿起象牙雕花的梳子,略略有些感慨:“当年你母亲及笄,也是我亲自给她绾的发,如今一晃眼,你竟是都要及笄了。”

    古家小姐轻声道:“外祖母。”

    大长公主应声微笑,伸手掬起一把墨黑的长发轻轻梳理,目光流转之间仍是有些感慨怅然。

    这般气氛之下,杨云溪只觉得整个场合都是庄重无比,竟是有点儿不敢用力呼吸了。待到大长公主绾好了发髻,用一根赤金簪子将发髻固定住后,所有人都是不约而同的轻轻出了一口气。

    紧接着,大长公主又从自己发髻上取下一根簪子来,是根镶了蓝宝石的簪子,她轻声道:“这是当年圣上登基后赠与我的,如今我转赠与你,只盼着你一生平安顺遂。”

    且不说那蓝宝石都有鸽子蛋那么大了,只说那簪子本身的来历就已经是弥足珍贵了。

    就是汝宁郡主也有点惊诧,不过很快她就笑起来:“母亲果然是更疼长生的。”

    “如今及笄了,也就不该再叫小名了。”大长公主慈爱的笑着,摸了摸那蓝宝石簪子,轻声唤道:“青羽,外祖母一定会给你寻个好亲事。”

    原来长生只是小名,古家小姐真正的名字却是青羽。古青羽,倒是并不十分出彩,却秀气宁和,名如其人。

    古家小姐古青羽抿唇羞涩得脸都红了,嗔道:“外祖母。”

    大长公主便是住口不语,笑着看向汝宁郡主:“好了,我也不多说了。”

    汝宁郡主便是适时开口:“今日你及笄,我也有簪子要送给你。”说着从侍女手中接过一只锦盒,然后取出一支碧莹莹的青玉簪子来,那簪子水头十足,浑身通透,显是十足的珍品。最紧要的是,那簪头上一点浅色的部分被雕成了一朵玉兰,惟妙惟肖,细腻水润。

    汝宁郡主将簪子替古青羽戴上后,其他夫人也是争先恐后的将自己早准备好的礼拿了出来。大多数都是簪子或是头面之类的,也有其他的珍宝。不过无一例外,都是贵重非常的。

    杨云溪特地留意了吴氏准备的礼物,却见是一套赤金珍珠的头面,最大那一颗足有小指头大,还是粉紫色的。端的是好看。只是好看则好看,却有点儿让人怀疑这套头面的来历——要知道,杨敬亭不过是个五品的小官罢了,一年俸禄怕也买不上这么一颗珍珠。

    至于银子哪里来的,那显然已经不言而喻了。

    杨云溪悄悄在心头冷笑了一回,看来这方面,她也该好好留心留心了。若是可以,说不定倒是可以用来扳倒杨家……

    这样的心思在心头琢磨了一回,以至于杨云溪都没注意到又发生了什么事儿。还是感觉到周围的躁动,她这才回过神来。

    这一回过神来,她却是看见了四个男子走了过来。打头那个穿着墨青色的衣衫,面上虽说含着笑,可是却又无端端带着几分威严锐利。

    再接着后面三位,虽说气度上许是差了点儿,可容貌上却是也不输。一样的俊美无匹,叫人几乎有点儿挪不开眼睛。

    不过杨云溪只扫了一眼就忙收回了目光,她一个姑娘家,自然是不可能一直盯着外男看的。但是只这一眼,她却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四人就是她方才看见的那四人。古青羽过去打招呼的那四人。

    其中盯着她看的那个,却正是打头的那一个。想起方才她放肆的行为,她此时自也是有点儿不自在的,又心虚的怕对方认出自己,自然是更加不敢抬头。因此她也就没看见对方的目光在扫过她身上时,是有那么片刻停顿的。虽说时间极短,几乎感觉不出,不过却也是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儿的。

    大长公主笑着开了口:“你怎么出宫来了?莫非是特意来为青羽祝贺的?”

    出宫。这两个字顿时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什么人才住在宫里?皇帝,或者还没被迁出来的皇子。当然,也还有太子的子女们。

    皇帝显然是不可能,这几个男子都是十分年轻的,这么看来,不是皇子就是皇孙?!

    古家果然是脸面十分大的。甚至是大得有些过了。古青羽就算是古家的嫡小姐,是大长公主的外孙女,可也不至于就要皇室这般重视。只能说,皇室重视的还是古家,还是大长公主。

    如此殊荣,只怕以后古青羽的身份都要水涨船高了。

    更别说接着杨云溪又听见一个男子出声回道:“姑婆这不是明知故问么?表妹今日及笄,皇后娘娘和太子妃也都十分牵挂,她们不能亲自前来,便是托付我前来送礼。”

    大长公主顿时笑出声来:“能让你这个皇长孙亲自前来送礼,也只有皇后娘娘和太子妃娘娘了!”

    皇长孙。杨云溪也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