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232.第1232章 番外之驸马篇

    小虫儿故意让魏珉心里头不自在,这头她自己却是忍不住的偷笑,悻悻的想:叫你不理我。

    一路骑马去了庄子,小虫儿倒是几次都跃跃欲试的几乎策马狂奔起来:在宫里虽然有马场,可是到底不如在外面来得更自在舒坦。而且在宫里,她可也没这般跑得舒坦过。

    魏珉在后头一路紧跟着小虫儿,倒是吓得心惊胆战。几次都是忍不住出声提醒:“路上行人不少,却是不可策马狂奔。”

    小虫儿嘟嘴不乐意,却也知道分寸。最后便是干脆不去看前面了,只侧头去看魏珉。魏珉的相貌其实是长得不错的,眼睛比起寻常人,倒是更显得深邃些,鼻梁也是挺拔,双唇厚薄也是适中,只是不知道组在一处,倒是显得平凡了许多。可是眼下仔细看,却又只叫人觉得几乎舍不得挪开眼睛。

    魏珉却是被看得浑身都不自在,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眼睛都似乎带着滚烫的热度,让他根本就无法忽略。最后他叹了一声:“别看了。”

    “你长得真好看。”小虫儿却是非但没收回目光,反而这般称赞了一句,而后又叹了一口气,再认真不过的道:“如果你去参选,必是能将别人比下去。要不你去试试吧?当我驸马其实也挺好的。”

    魏珉在这一瞬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虫儿却是仿佛一下子找到了说服的魏珉的理由:“你看,我身为长公主,本来就有自己的封地,还有俸禄,另外还有嫁妆,如果你做驸马,不必担心吃饭穿衣不说。还能有地随便供你折腾,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别说了。”魏珉有些无奈的打断了小虫儿:“越说越离谱了。若真是冲着这些去的,你愿意嫁吗?”

    小虫儿歪着头认真想了片刻:“若是你的话,我愿意啊。”

    魏珉一下子就愣住了。好半晌狼狈的转过头去,沉声道:“你又何必如此呢?我成日里和泥巴打交道,面朝黄土背朝天。说起来是有官职在身,可是实则和那些农民又有什么区别?你如今也不过是一时觉得有趣罢了,我过的日子和你过的日子截然不同,你觉得有意思,可是真日子久了,你就会发现,还是你原本的日子过得更舒坦些。”

    小虫儿听着魏珉这话,自然也是听得出来他这是在拒绝自己。当下便是抿紧了唇:“你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你根本就是讨厌我,并不想做我的驸马?“

    魏珉还没来得及回答,小虫儿却是蓦然一下子拉住了缰绳,冷冷的看住了魏珉:“你若真不愿意,你便是直接告诉我就是。只要你说一句,以后我绝不再出现在你跟前。“

    魏珉也拉住了缰绳,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道:“我们并不合适,我配不上你——“

    小虫儿蹙紧了眉尖,眼底写满了失望:“你原以为你却不是那等看重门第身份的,却原来……竟是如此。你既如此说,我也无话可说。”

    说完这话,小虫儿便是调拨了马头,而后便是直接拍马而去。

    看着小虫儿绝尘而去,魏珉心里一下子倒是慌了,刚想追,又想着方才小虫儿的眼神,登时便是又生生的止住了。

    小虫儿这一走,倒是又没能去庄子上看成。实际上,跑出去一段后,小虫儿便是偷偷的回了一次头。见魏珉并不曾追上来,便是咬着牙又往马屁股上抽了一把,一路跑回了城。

    心里头自是失望的,失望魏珉说那样的话,失望他却是不来追她。失望之后,便是恼怒,小虫儿怒气冲冲回了宫,恶狠狠地将桌上魏珉给她的一盆植物摔到了地上。

    “什么破东西,我才不稀罕!什么烂人!我才不稀罕!”小虫儿恶狠狠的骂了一阵,待到气消了,便是去给杨云溪请安。

    等到请安回来,那植物却是已经不见了。这下小虫儿倒是有些慌了,忍耐再三后到底还是忍不住道:“那盆草呢?”

    好在宫人倒是没扔,交给花匠仔细的重新又栽种了起来。

    抱着失而复得的植物,小虫儿便是轻叹了一声:“这人怎么就怎么讨厌呢?迂腐得厉害!

    只是她自己心里头也明白,魏珉之所以这般,其实也是害怕将来她过得不好,心中后悔而且埋怨罢了。当然,他或许也是真觉得他自己配不上她。

    可是他不知道,在她看来并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就好比她的父母,当今帝后。若以身份家世来,她娘有哪里配得上她爹爹呢?可见不过是事在人为罢了。

    只是……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她却也是明白的,魏珉都那般说了,她再死皮赖脸,那却也是再没什么意思了。

    小虫儿将植物放好,轻声叹了一口气:“罢了,看他自己的意思吧。他若真不来……那也就算了。”她话都说到了那个份上了,魏珉还是想不明白的话……

    她总不能真逼着人家娶她吧?

    小虫儿这头没了动静,那头杨云溪和朱礼倒是纳了闷。等到朱礼知道了事情始末,倒是险些没气昏过去。不过饶是如此,也是不痛快了好几天:他的掌上明珠只有挑剔别人的份儿,旁人怎么敢嫌弃?

    杨云溪也有些无奈:“这个魏珉,倒是自己主意太正了。只怕这事儿大概真是不能成了。“

    朱礼气得吹胡子:“不成正好,我的女儿自然还得配更好的人才是。他算什么东西?”

    “好了好了。”杨云溪无奈的替朱礼顺气:“你家姑娘是宝贝,可是魏珉这般也没错,他也是为了小虫儿好。不过是不愿意小虫儿吃苦受罪罢了。他这般有自知之明,倒是比那些人强多了。”

    真因为小虫儿公主身份来求娶的,她才是真瞧不上呢。

    朱礼斜睨杨云溪:“你倒是偏爱此人。”

    杨云溪抿唇微笑:“你要相信小虫儿的眼光才是。她瞧上的人,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况且,你不也说他的确是有才能的人?“

    小虫儿便是一直未曾再出宫去。

    及至三月之后,驸马大选,太子先把初关,只等着层层选拔与小虫儿选上一个称心如意的驸马。

    这日太子朱博便是起了个大早,不过刚出了太子宫,朱博便是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路边上徘徊,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

    朱博挑眉,出声唤道:“小虫儿,这是在做什么?”

    小虫儿愣了一下,随后低声道:“太子哥哥,我想与你一同去。你带我去看看吧。既是替我选夫婿……我想去看看。”

    “这事儿父皇和母后知道吗?”朱博轻声问了一句,心里却是有了肯定的答案。而后朱博叹了一口气:“罢了,既是你想去看,又是替你选驸马,那我带你去也无妨。你想怎么去?直接跟着还是乔装打扮?”

    “我在屏风后头就成。”小虫儿低声答了一句,又认真诚恳的谢过了朱博。

    朱博叹了一口气,伸手替小虫儿扶了一下头上的小凤钗:“但愿你却是能选个称心如意的驸马才好。至少别比阿媛的驸马差才是。”阿媛都能选个如此称心如意的驸马,那么小虫儿也该如此。

    小虫儿微有些不好意思:“太子哥哥——”

    “我母妃也盼着这事儿呢。”朱博又笑,笑容却是有些宠溺感叹:“一转眼你倒是都这般大了,等你出嫁的时候,我定给你份举世无双的嫁妆。”

    小虫儿越发不好意思,嗔怪的瞪了朱博一眼,而后又道:“回头我去亲自跟徐母妃道谢去。”

    小虫儿自来受宠,而且又是长公主。所以来参选的人倒是不少。光是初选便是已经可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整整一个上午,朱博几乎挑花了眼,不过小虫儿的沉默却是更加的叫他担心。

    眼瞧着到了午膳时间,朱博揉了揉太阳穴,随后问了一句:“还有几个?”

    “还有最后一组,十二个人。”小黄门低答道,而后犹豫一下:“可还要继续?若是殿下累了,便是让他们下午再来?”

    “既是还剩下这么几个了,就看完再说吧。”朱博如此说了一句,而后又看了一眼屏风后头的小虫儿。看着小虫儿整个人似乎都是十分萎靡不振的样子,倒也是猜到了缘故。心头叹了一口气,随后便是低声嘱咐:“午膳让御膳房做个松鼠桂鱼。”

    这个是小虫儿喜欢的,而且是又是带着甜味儿的菜,但愿小虫儿尝了之后心情能好些。

    吩咐完这个,朱博便是又站起身来,凑到了小虫儿身旁道:“有些事儿,既是不能如愿,便是不如放弃得好。只是就算没能得到,却也必然还有更好的——”

    “太子哥哥,我没事儿。”小虫儿揉了揉脸颊,随后灿然一笑,只是笑意却并不到眼底:“姑姑不也说了,天底下好男儿任我挑选,一个不行,还不知有多少呢。”

    朱博心头担忧,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如此作罢。

    小虫儿心头也是叹了一口气,到不知该说是失望还是失落,又或者是生气恼怒。她只是有些绝望的想:魏珉到底还是没来。她到底还是猜错了。

    心里头自是难过的,所以她便是连抬头的欲望也是没了。她就那般窝在椅子上,整个人都是萎靡了。

    如此又看了五六个人,小虫儿倒是慢慢调整过来了。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便是打算离开了。就在小虫儿走了两步的时候,朱博却是蓦然出声:“小虫儿你看。”

    小虫儿一回头,却是正好看见了魏珉挺着背脊一身青衫走了进来。

    一时之间,小虫儿几乎都是愣住了。更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魏珉他,竟是来了?!

    因也没站在屏风后头,所以魏珉也是看见了小虫儿。他登时便是微笑了一下。随后才又从容不迫的行礼请安。

    朱博看着魏珉,微微挑了挑眉,不紧不慢的又看一眼又惊又喜的小虫儿,便是这般问了一句:“你官职并不高,无什么家世,你认为,你又凭什么能娶长公主呢?”

    “微臣准备了聘礼。”魏珉倒是丝毫不惧:“微臣能让军粮储备增加三成。而微臣以此作为聘礼迎娶公主,请皇上和太子将公主下嫁与微臣。“

    朱博一愣,随后眼神都是深了几分:“你却是凭什么敢说这样的话?”

    “微臣既是敢说,那自也是能做到。”魏珉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看着小虫儿的,眼底竟全是笑意和歉然:“本却是该早些来的,谁知道育苗出了些问题,却是拖到了现在。”

    小虫儿知道魏珉这话是对自己说的,当下却也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先跟魏珉生气——这人硬生生的竟是让自己等了这么久?!真真儿却也是可恶得很!

    不过,他却是总算来了。

    最终小虫儿还是笑出声来。

    魏珉看着小虫儿笑了,登时就一下子也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是轻声道:“报名晚了,所以便是被压在了最后。”

    魏珉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倒是让小虫儿蓦然委屈了起来。悻悻的瞪了一眼魏珉,小虫儿转身便是走:“谁稀罕?“不过这话明明是嗔怪,却是又分明是带着笑的。

    朱博一看这架势,便是也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掌道:“看来我倒是能提前收工了。走罢,魏珉既你敢如此说,想来也是做好了准备要见我父皇了。”

    朱博将魏珉带去见朱礼,而小虫儿则是收到了一份礼:一盆开出了深蓝色花朵的月季。

    魏珉低声在小虫儿耳边道:“你说你喜欢蓝色的,不知你可还满意?”

    小虫儿自也是满意的。她当时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谁曾想魏珉还真就种出来了。其实她想说,只要魏珉能来,她却已是比什么都高兴了。不管有没有这样的礼物,她都是愿意的。

    所以最后小虫儿便是轻笑:“这便算是信物了,只是我答应了却也无用。还得你说服我爹爹才行。”

    魏珉唇角微勾轻笑:“放心,若无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如何敢这般的来求娶?我既来了,那定是能将你娶回去。只是,你却是别嫌苦才好。”

    小虫儿用力摇头,在那一瞬间笑容灿烂得几乎是堪比阳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