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93.第1193章 知晓

    杨云溪生产的事儿很快墩儿也是得了消息。

    墩儿得了禀告,闻言微微一愣,随后便是也搁下书,不疾不徐的起身道:“我也去看看。”只是面上虽是不急,可是事实上步子却是迈得不小。几乎都是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

    如今墩儿年满已是十岁,身上沉稳气息已是初具规模。眉眼倒是也和小时候颇有些不同起来——小时候看着更像是胡家人,可是如今大了,反倒是越发像朱礼了。

    就是昭平公主偶然见了一回,倒是也有些诧异,直说和朱礼长得很像。

    杨云溪也是觉得像——气韵更像。许是因为朱礼经常带着去早朝的缘故,所以父子两人如今倒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过……墩儿的眼睛更深沉一些,幽黑得仿佛是不见底的黑洞。总让人觉得里头是藏着无数的秘密,叫人看不透猜不着。

    说实话,墩儿看着不像是个不过十岁的孩子。更像是个心智成熟的大人。

    不过唯一让人庆幸满意的是,至少再没看出墩儿有小时候那样的暗沉心思,以及复杂阴冷的行为。虽不说判若两人,可毕竟是真真儿的也是有所改变了。

    至少,不像是小时候那般让人无法接受了不是?

    感觉这个歪脖子的树,到底还是在慢慢长直了。而且也越来越像是一个称职的太子了,至少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朱礼嘴上虽是没说过什么夸赞的话,可是事实上……却也是十分满意的,更没再对墩儿露出什么失望之色来。而父子两人虽到底不那般亲近,可是事实上却也是不如之前那般生疏了。

    而在其中,杨云溪自是功不可没。

    那些个朝臣宗亲们,看着后宫一团和谐,而几个皇子皇女又是这般的相亲相爱,一团和气,倒是也就不好再提什么选秀的事儿了。主要也是朱礼每次一有人提起选秀的事儿来,他便是拿着后宫和谐为由,直接就推诿了过去。再提,那么朱礼也就不客气的拿着那些大臣宗亲的短处威胁。

    如此两次,自然为了自己,也没人敢再提起这些事儿了。

    于是后宫便是始终一枝独秀,而几个皇子皇女也是格外和谐。

    或许墩儿和其他人之间到底还有些隔阂。不过小虫儿阿石他们四个,却是格外的相亲相爱一些。

    杨云溪这次怀孕,却也是朱礼盼了许久才盼来的——而这一次,朱礼总算也是全程都看着杨云溪肚子一点点大了起来,也是感受到了胎动这些其妙的事情。

    如今九月过去,朱礼早就盼着这个孩子落地了。此时闻言发动,既是担忧杨云溪,又是期盼着孩子落地。明明还是暮春的天气,他在产房外头却是焦急出了一头的汗。

    墩儿过去的时候,便是瞧见了朱礼在屋里不住的转悠,那副心慌着急的样子,倒是和素日沉稳深沉的帝王全然不同。

    “父皇不必担心,太医早就说过母后这一胎应是十分顺当。”墩儿便是出声劝了一句,随后又问:“可叫人去通知了妹妹了?”这个妹妹,自是小虫儿。

    不过如今小虫儿大了,除了杨云溪和朱礼,旁人再叫她小虫儿,她便是要恼的。

    朱礼哪里想过这些?当下只是侧头看了一眼宫人。宫人忙回话:“奴婢这就叫人去跟长公主通告。”

    墩儿点头:“叫妹妹别担心,我和父皇都在这儿守着呢。让她慢慢回宫就成。”

    阿石此时也是跑了过来,脸上也是见了汗:“母后呢?”说完就要往屋里冲。

    墩儿一把拉住阿石衣裳后头的领子,慢悠悠的道:“产房不能进,阿石你进去了,反而吓坏了宫人,别添乱。”

    阿石使劲扭了扭身子,怒目瞪墩儿:“太子哥哥松手,我要去看母后!”

    墩儿一挑眉,面上还带着笑,眼神却是有些凌厉了:“阿石怎的不听话了吗?之前是怎么答应的?你要给阿木和阿芥做个坏榜样不成?”

    阿石被墩儿这样一看一问,倒是也就没焉了下来,也不敢挣扎强冲了,只是眼泪都要冒出来了,可怜巴巴的:“母后一个人会害怕,我想去陪母后。”

    墩儿微微一怔,看着阿石瘪嘴的样子,到底面上柔和了几分:“不会的,母后知道咱们在外头呢。你不能进去,真想陪母后,去窗子外头喊一声,母后能听见。”

    阿石衡量了一下,便是答应了。

    墩儿就亲自带着阿石去了。阿石喊了两声,虽然没得到回应,可到底也是心满意足了。侧头看了一眼墩儿,嘟着嘴问:“母后真能听见吗?太子哥哥不会骗人吧?”

    “母后听见了。”墩儿说得很笃定。那副样子,倒是让阿石又安心了不少。

    阿石点点头,拽着阿石的衣裳一角,忽然又低声问:“太子哥哥,你说母后还会疼我吗?”

    墩儿闻言一愣,下意识的便是反问阿石:“你怎么会这样问?”

    阿石低着头不说话,小神情却是有点儿忐忑不安。

    墩儿沉吟了片刻,忽然猛然沉了脸,声音却是越发温和:“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了?”

    阿石点了点头:“我听见别人说,母后生了新弟弟,就不会再疼我了。因为……”

    “因为你不是母后亲生的?”墩儿顺口就将这句话接了下来,目光更加幽深:“是谁说的这话?你身边的宫人断不敢,这么说来是别处当差的宫人了。是谁?”

    阿石敏感的觉察到了墩儿的情绪不对,吓得缩了缩肩膀,仓皇看了一眼墩儿,不敢吱声了。

    墩儿也意识到了自己吓到了阿石,当即便是深吸一口气,又放柔了声音笃定道:“这怎么会?母后素来最疼的就是你了。你看,哪一次有什么好吃的,母后不是先给你?不管是你姐姐,还是你弟弟妹妹,都是没你占得母后更多。你这样粘人,母后怎么不疼你?你再说这样的话,母后知道了会难过的。”

    “可是——”阿石还有些不大相信。

    “没什么可是的。母后若是不疼你,早就不疼你了。哪里还要等到现在?毕竟阿木和阿芥都没让母后不疼你,这一次自然更不会了。”墩儿笑着揉了揉阿石的脸颊,扯出一个笑脸来:“你这样叫母后看见了,母后会心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