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87.第1187章 与众不同

    昭平公主果然是为了女学的事儿进宫来的。

    见了杨云溪那般脂粉不施的样子,昭平公主倒是也丝毫不见诧异。反倒是抿唇一笑:“这般猛然一看,倒是有些不大习惯了。”

    杨云溪也是禁不住笑了:“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却是松快许多。”

    昭平公主忍不住抿唇笑:“我在家中也喜欢如此。轻松又方便。不过你倒是比我更难些,毕竟你在宫中——”

    “宫中又如何?”杨云溪却是不大在意,摆了摆手:“横竖也就是服侍的人多了些罢了。说起这个,我倒是还想着回头将宫中的人再裁剪一些才好。毕竟现在主子少了,倒是也用不上那么多人服侍了。与其白白养着,不如调拨去别的地方。”

    昭平公主对这些事儿倒是浑不在意的:“这事儿你看着办也就是了。毕竟这些事情也是你管着的。不过安置去何处也是个难题。那些年岁小的宫人也就罢了,出宫还能嫁人。可是那些年岁大的却是……”

    杨云溪抿唇一笑:“也就不过是个想法罢了。如今还没想明白呢。再说了,这个事儿倒是没有女学的事儿重要。还是先将这个事儿弄成了,那才好呢。”

    说起这个事情,昭平公主登时也就不再玩笑了,坐直了身子,从丫头手里接过了一本漆金描牡丹的册子,转手就递给了杨云溪:“你看看。愿意的人都在名册上了。其他两边倒的不少,也有反对的。不过倒是少数。”

    毕竟同样是女子,都是深知做为女子的苦处的。而且也大多数都有女儿,自然也都盼着自己的女儿半点委屈不受的。所以自然也就愿意出力的。

    这个结果也是在杨云溪的预料之中,她想了一想,又道:“放心罢,很快她们看到效果,自然也会动心。毕竟,这样的事儿也算是造福她们自己。”

    “要知道,这个女学,既可以是贫困人家女子读书习字的地方,也可是那些贵族女儿们再去镀上一层金箔的地方。毕竟不管在哪里,有才学的女子总要被人高看几分。”杨云溪又笑,如此言说道。而后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关于女学如何授课,阿姐你又可有什么想法没有?”

    一听杨云溪这样问,昭平公主便是了然一笑:“你有什么想法,便是与我说说罢。咱们两先商议一番,倒是也好心里头有个数。”

    杨云溪沉吟片刻,与昭平公主商议道:“女学自也不好像是男子学堂那般办。否则,只怕非但不能成,也没多少人愿意送她们去学。”

    “毕竟千百年来的思想,早已经根深蒂固了。”昭平公主倒是也明白杨云溪的担心,当即轻叹了一声之后便是如此道。颇为有些怅然:“女子无才便是德,这话虽是不对,可是大多数人却也是觉得这话是对的。”

    “不过,你打算还要教导些什么?“昭平公主轻声问,端起斗彩小盖盅抿了一口茶水,微微一挑眉:“除了读书习字之外,还可以教些什么?”

    “要看针对什么样的学生了。”杨云溪同样抿了一口茶水,然后笑:“贵族的女儿们自然不可能和穷困人家的女儿学一样的东西。”

    昭平公主一挑眉,“这话说得倒是很有道理。毕竟贵女和穷困人家的女儿学的东西的确是全然不同的。贵女的先生们,还可以教一些贵女们该学,却又不一定轻易能学到的东西。比如,宫中礼仪规矩,或是贵族之中该如何待人处事,又该如何主持中馈的——“

    杨云溪点头,把玩着小盖钟:“就是这个话。至于普通女孩儿,多学学女红厨艺这些,也是同样重要的。只要有人愿意来上女学,女子多了读书认字的机会,将来她们的思想总能慢慢改变的。一代人不行,那就两代人,三代人——总有一日,女子也能如同男子一样。“

    昭平公主诧异的看着杨云溪:“你这话倒是说得我热血沸腾起来了。这样的情景……倒是真真儿的让人期待无比。”

    “的确是如此。”杨云溪抿唇一笑:“我也是被这般一个情景打动了,弄得热血沸腾了。所以才这般非要促成此事儿才甘心。”

    “果真不是为了皇上的名声了?”昭平公主只是不信,抿唇笑着打趣了一句。

    杨云溪摇头:”一开始倒是真是为了这个,不过现在倒不是。其实今日我乔装了一番,偷偷去看一看大郎是怎么上朝的,又去听了听这些大臣们是怎么反对此事儿的。看看过了这些,听过了这些,我反倒是坚定了信心。再加上大郎与我说了一些话,让我更憧憬看见那样的情景了。”

    昭平公主有些怔愣的看着杨云溪,好半晌忽然感慨的说了一句话:“我倒算是发现了,你可算是历代以来最与众不同的皇后了。”

    “不同吗?”杨云溪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又笑道:“哪里不一样了?不都是人吗?”

    昭平公主被杨云溪这般的动作看得忍不住笑出声来:“都是女人不错,可是女人和女人之间,差得却也是如此之大不是么?以往的皇后,不管是皇祖母还是……母后,都更看重圣宠,更看重自己儿子是不是太子,目光始终都是落在后宫这一片巴掌大的地方的。鲜少去关心江山社稷——对于她们来说,后宫就是她们的战场,她们从未离开,也并不愿意离开。”

    杨云溪明白了昭平公主的意思,当下认真想了想,最后轻笑着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我到底不是正儿八经的贵族女子罢?我没学过那些,也不懂得那些,更没被灌输过女子就该在内宅的想法。我从小在乡下长大,所以不管想法行事,都和村妇差不多罢——那些村妇,鲜少有什么都不过问,只在家中的。大多数都更泼辣,家中有什么事儿,也都和丈夫有商有量的应对的。所以在我看来,不管我身份是什么,首先最要紧的还是和大郎风雨同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