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56.第1156章 自作自受

    杨云溪听见这些形容词却是蓦然笑了:“称霸后宫?”

    第一次倒是在别人的口中听到了称霸后宫这个词。真真的是……挺有意思的。而听着胡蔓口中对她的描述,她更是觉得仿佛说的并不是自己一般。

    她何曾想过要称霸后宫?何曾想过那些?她不过是为了……一点做为女人的私心罢了。

    其实说来说去,她也不过是不愿意将自己的丈夫分享给他人罢了。或许有厌恶了争斗的原因,可是内心最深处的原因……其实也不过是不愿意分享自己的丈夫罢了。

    可现在偏偏还有人说她是称霸后宫……

    杨云溪笑得厉害,朱礼却是皱眉,神色骤然冷厉:“皇后如何,岂容你置喙!拖下去,掌嘴!”

    朱礼说完,倒是又看杨云溪一眼,语气再笃定不过道:“皇后是什么人,朕心头最是明白不过。无需将这话放在心上。”

    杨云溪抬了抬手,拦住了宫人,笑道:“倒是也不必为难祥嫔。她也是可怜——不过,祥嫔这话倒是有些不对。”

    顿了顿,看着胡蔓有些不屑一顾的神色,她微微一笑轻声道:“若是你自己无错,让本宫挑不出半点毛病来,本宫就算想对你出手,也是没那个机会。至于别的……你自己吸引不了皇上的注意,难不成还应该怪我?皇上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任由本宫摆布。你这不仅仅是污蔑了本宫,更是污蔑了皇上。”

    杨云溪说着说着,神色便是渐渐的凌厉起来,语气也更是冷凝:“所以你说,本宫该如何的惩处你?”

    污蔑皇帝,这个罪名可是不小。

    胡蔓一怔,下意识的便是反驳:“臣妾并不是这个意思——”

    杨云溪挑眉:“不只是这个罪名——魅上这个罪过,想来也不必我多说了。至于你之前做的那些事儿——”

    “臣妾知罪。”事到临头,胡蔓到底还是害怕了。几乎是哆嗦着将这话喊了出口。她心里明白,倘若她真让杨云溪将剩下的话说完,尤其是将她对胡萼出手的事情说出来,她这条命,就保不住了。就算朱礼和杨云溪不要了她的命,就是胡家也绝不会放过她。

    杨云溪看着胡蔓这般,倒是微微一挑眉:“既是知罪,那你自己说说,本宫该如何罚你呢?”

    胡蔓心头一缩,登时倒是嗫嚅着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了。这件事情……她自己来说,这如何说?说得轻了杨云溪必是不满意,说得重了,她自己却是都承受不住的。

    然而看着杨云溪微微含笑的样子,胡蔓只觉得心头异常的忐忑,沉甸甸的像是坠着重物。

    她其实心头也是知道杨云溪到底想要什么的,不过……到底还是不甘心罢了。

    杨云溪也不着急,就这么含笑看着胡蔓。

    胡蔓最终还是慢慢的跪伏下去:“臣妾愿出宫静修,以思己过,再替皇上和娘娘祈福。”

    胡蔓说这话的时候,手指攥得紧紧的——或许一开始就认命,她倒是不必如此卑微可怜。若是一开始就如此,说不得结局比秦沁更好些……

    “皇上您看呢?”杨云溪这才满意了,点了点头却也不立刻决定,只是又侧头看向了朱礼。

    朱礼自是没什么可留恋的,当即便是道:“既是如此,那你便是随着秦氏一同出宫罢。秦氏稳重,自能教导提点你。”

    这一句话,倒是一下子就决定了胡蔓的地位:胡蔓和秦沁纵然份位一样,可是从此之后,只怕也就是时时刻刻都是要被压一头了。

    不过其实按照朱礼原本的意思,他却是不打算给胡蔓这个体面的。毕竟胡蔓膝下没有孩子,行事又如此……叫人不喜,所以何必留着脸面给胡蔓?撵出去倒是清净。

    事情既已是定下,杨云溪自然也是不想再废话,当即便是摆摆手示意胡蔓可以告退了。

    胡蔓退了出去,整个人都是被榨干了水分一般,看上去再是可怜不过。只是却并无人同情她一二——一切也不过是咎由自取罢了。

    杨云溪自也是没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胡蔓这头一走,她便是笑着侧头去问:“大郎难道半点就不心动?倒是未免太不怜香惜玉了一些。”

    朱礼淡然的抿了一口茶,斜睨杨云溪一眼再镇定不过:“难道阿梓希望我心动?希望我怜香惜玉些?若真如此,只怕我却是做不到了。毕竟,我这一辈子,也就只打算对一人怜香惜玉。旁人在我看来,也不过是粗陋石头一般罢了。何来的心动一说?”

    杨云溪心知肚明朱礼想说什么,不过却是故意不接腔,故意晾着朱礼。

    朱礼却是如今脸皮越来越厚了一般,也不管杨云溪接不接话,当下自己便是接下去道:“不过就是不知阿梓肯不肯让我怜香惜玉一番了——”

    杨云溪到底还是被朱礼这般不要脸的话语给闹了个大红脸。她白了朱礼一眼:“快住口罢。胡说什么?!”

    朱礼却是伸手将杨云溪一把拉进了怀里:“胡说?阿梓觉得我是在胡说?嗯?”尾音这般一挑高了,倒像是一根毛茸茸的尾巴,一下子扫在人身上,登时就让人一下子心都酥麻了。

    “别闹。”杨云溪伸手去推朱礼。

    朱礼却是闷笑:“怎么就是胡闹了?今日可是出了孝了。”

    朱礼这话的意思倒是再明白不过了。杨云溪面上滚烫,使劲推了两把到底还是没推动,反倒是被朱礼一把抱了起来,然后便是带进内室——

    这头朱礼杨云溪腻腻歪歪的,那头胡蔓却是气得将那一身衣裳全脱下来绞碎了。那些鲜嫩娇美的也不知花费了多少时间绣成的桃花片片凋落,外头服侍的宫人都是一声也不敢出。

    徐熏却是在这个时候上了胡蔓的门。

    胡蔓闻言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却又是沉静下来,将剪刀一扔,而后便是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时候惠妃娘娘过来……我倒是要看看这是想做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