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30.第1130章 保身

    事实上就像是杨云溪预料的那般,徐熏在听说了秦沁的事儿之后,便是不由得沉默了许久。而之前秦沁在她耳边说的“唇亡齿寒”这四个字更是仿佛无法驱散一般的一直在她耳边不住的出现。

    的确是唇亡齿寒。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徐熏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地上升起,然后就这么沿着骨头脊椎一路往上,最后充满了她的四肢百骸。

    恐慌吗?自是恐慌的。

    徐熏甚至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在这个时候拉上秦沁一把。不过好在最后这个念头又被她生生的止住了。

    毕竟这件事情并不是杨云溪这个皇后做出来的,而是朱礼这个皇帝。

    谁都知道,皇帝的话一出口,便是圣旨。圣旨这种东西,历来都是板上钉钉子的,绝无可能朝令夕改。

    所以,就算她想拉上秦沁一把,却也压根就不知道该从何拉起。

    去求朱礼?徐熏扪心自问,觉得自己并没有那样的本事和能耐能说服朱礼。若是这个事儿换了杨云溪,或许还有可能。毕竟朱礼一向偏宠杨云溪,又在意杨云溪说的话。

    至于去求杨云溪……徐熏仔细想了一想,只觉得更是不可能了。若她是杨云溪,她都绝不会去替秦沁说半个字的好话。

    秦沁此番被打压,其实最为获利的,自然还是杨云溪的。眼看着宫中已经快要是一家独大了——这可是后宫里从未曾有过的情景。

    以往最多也就是偏宠一些,可是其他人多少也能分到一些雨露。就是涂老太后当年不也是?那般得宠,也不曾有过杨云溪这般的风光不是吗?

    历代皇后中,大约也就是杨云溪的出身最低,可也最是深得帝王宠爱,也是在后宫里最为风光的。

    其他皇后都是凭着自己的手段震摄后宫,将权力牢牢的捏在自己手中。可是杨云溪呢?仔细想想,她何曾有过什么手段?不过是靠着朱礼的扶持罢了。运气,加上帝王的宠爱,竟是让她就这么顺风顺水的都到了今日……

    这个念头一出现,徐熏便是发现,她竟心头也是有些嫉妒的。

    运气好成了这个样子,着实不让人嫉妒都是很难。

    又想了一阵,徐熏忽然又想到了杨云溪那只几乎残废的胳膊,顿时又觉得自己可笑了——获得朱礼的宠爱,或许是有运气,可是杨云溪自己却也是做了不少的。她又凭什么去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换成是她,却也是未必会做到杨云溪这般不是吗?

    徐熏想了很久,最终却也是没有再去想着帮秦沁一把。毕竟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倒是越该和秦沁撇清干系才是,否则触怒了朱礼,又或者让杨云溪不痛快了,反倒是给自己惹麻烦不是么?

    就像是那句话:她本本分分的,杨云溪又能将她如何呢?况且她还有墩儿不是吗?

    徐熏这头什么动静也没有,杨云溪自是十分满意的。

    这头秦沁刚搬走,那头便是到了昭平公主大婚的日子,说起来,杨云溪倒是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过头了。

    既昭平公主是从宫中出嫁,所以昭平公主便是提前进宫来了。

    大婚头一日,杨云溪便是去见了见昭平公主。却发现原来昭平公主自己也是十分的紧张的。她当即便是忍不住的笑了一声:“阿姐在紧张什么?难不成还害怕你被我们薛家人吃了不成?”

    昭平公主面对打趣,便是白了杨云溪一眼:“可不是害怕么?我如今还怕进了薛家的大门与妯娌们处得不好呢。”

    “这如何会?”杨云溪登时笑了:“且不说她们都也算不得脾气古怪的,只说平日里也没有一起生活的时候,哪里会有什么矛盾?”再说了,昭平公主身份摆在那儿,谁又会和她过不去呢?

    不够昭平公主的这般在意,却也是说明了一个问题的——那就是昭平公主显然也是很在意这一桩婚事的。这是好事儿,她对薛家越是看重,便越是说明了她对薛治的感情不是么?

    昭平公主看了一眼杨云溪:“我打算先在薛家住着,等到以后看情况再考虑搬不搬。”

    杨云溪先是有些意外,随后仔细想了想倒是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昭平公主这是为薛治考虑——公主府是之前昭平公主和林萧彦共同住过的,这是其一,第二就是,住进公主府,倒是越发提醒薛治是个驸马的这个事情,不论薛治在意与否,外人总是觉得薛治是靠着昭平公主的。

    昭平公主肯这般的低下身子来迁就薛治,倒是让人颇为有些意外,与此同时也是更为的觉得珍贵和感动。

    杨云溪忍不住轻声道:“阿姐这番心意,薛家必定好好珍惜。倘若将来薛家负了你,我第一个便是不依。”

    昭平公主白了杨云溪一眼:“我选的男人,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他绝不会负我。而且……既然是要过一辈子,那有何必在意这些?既是一家人,为彼此付出又算得了什么?”

    杨云溪含笑点头,却也是感慨昭平公主的豁达。

    “对了,阿荫的话,到时候是你带着过去,还是让他先跟着我?”杨云溪想起林荫来,便是又问了这么一句。说起来,林荫的存在却是有些尴尬的。虽说薛家必不会亏待了林荫这个孩子,可是终归不是有血缘关系的,总归还是多少会有些不同的。

    “自是和我一道过去。”昭平公主这话连犹豫都没有:“既是要接纳我,那必也是要接纳我儿子。我做了这么多,也是盼着薛家能看在我的这些事儿上,对他好些。他从小没了父亲,如今若是能让他多些人疼爱,他想来也是觉得欢喜的。”

    杨云溪点了点头,心知肚明昭平公主说起这个也未尝是没有要让她将这话转达给薛家的意思。不过其实就算昭平公主不提,薛家必也会善待林荫的。她也更是会提醒薛家这件事情——昭平公主既是都肯低头,薛家又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不过昭平公主的担心她也是十分理解,所以当下便是保证道:“阿姐只管放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