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冠盖六宫

1128.第1128章 成拙

    秦沁这般被训斥了一顿,自然除了想要去联合徐熏之外,也还有别的主意。

    没过两日,朝堂上便是有人在早朝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情来。

    朱礼当即便是沉了脸,冷冷的看了一眼进言之人。而后才淡淡道:“朕竟是不知,后宫的事儿什么时候也值得让诸位爱卿上心了。”

    朱礼这般态度自然是很明显了,若换成是一般人的话,此时也就住口了。不过既是有预谋的,自然对方也不会住口。

    这一次开口,倒是说到了杨云溪适不适合当皇后的这个问题上了:“皇后善妒,又如此的跋扈,根本容不下后宫其他妃嫔,皇上难道真要一意孤行袒护到底么?”

    朱礼登时就被这话给气笑了:“袒护到底一意孤行?这些字眼用得,朕倒是真真儿的也是有些惊住了。原来朕的皇后竟是这般的不堪?只是朕想来想去,倒还是不觉得这件事情到底是和朝政有什么关系,更不觉得皇后做错了。作为皇后,训斥责罚妃嫔,管教她们本也是分内之事。倘若皇后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味的纵容。那朕才该好好想想,朕这个皇后是不是选错了。”

    朱礼这话里浓浓的都是袒护的意味。而且态度也是十分分明了。这锐利的言辞,也是更说明了他糟糕的心情。

    其实朱礼倒也不是真没预料到有这么一天,不过现在真出现了这种事情,他却仍是觉得愤怒异常——他的皇后,旁人凭什么说?

    顿了顿,也不等旁人再说什么,他又语气凌厉道:“秦氏做事儿不妥,皇后训斥教导理所应当。若是换成朕,教导皇女不力,又这般的管教宫人不严,哪有资格作四妃之一?”

    大臣们一听,倒是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然后有人便是站出来笑道:“皇上何必说得如此严重?这话却是伤了和气。皇后娘娘性情严谨,也是为了后宫安定着想,况且后宫的事儿,咱们这些人又哪里有置喙的资格?”

    这话算是在打圆场。毕竟真这样计较下去,秦家那边的人必是讨不到任何好处的。

    秦家的人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此时也是不吭声了。不过对于教导皇女不利的事儿,到底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德妃娘娘教导静佩公主一向尽心尽力,皇上如何这样说?”

    朱礼冷笑一声:“是尽心尽力,将静佩都宠成什么样子了?朕让静佩进学,秦氏竟是百般阻挠。皇后为此责罚秦氏,难道不该?秦氏宫中之人犯错,秦氏有管教不严之罪,皇后训斥秦氏,难道不该?”

    朱礼这番指责,倒是让秦家人一时之间有些抬不起头来。

    这件事情其实秦家一脉都是知道的。所以这会子朱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了之后,他们便是都有些面红耳赤的。

    “不过这个事情,倒是也提醒了朕,既是皇后罚了秦氏你们觉得不妥,那朕便是出面褫夺德妃封号,降为嫔罢。”朱礼环视一圈,唇角的笑是冷得不能再冷。“谁还有异议吗?”

    自是有人有异议。不过这人刚站出来,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呢,朱礼便是冷笑一声:“拖出去,闭门思过三个月罢。朕的家事,却是容不得你们外人来置喙。”

    朱礼这般铁血手腕,倒是一下子就镇住了所有人,然后再没有人敢说什么。

    朱礼站起身来,冷笑着道:“无人再禀事,那便是退朝罢。”

    秦家人完全被朱礼震慑住,一时之间竟也是再没有一个敢出来反驳的。朱礼这么扬长而去,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头朱礼出去之后,便是吩咐宫人道:“去后宫将这事儿办妥了,再去知会皇后娘娘一声。”

    宫人们面面相觑,倒是吃不准朱礼这是气话还是怎么的。

    朱礼见人不动,便是一脚踹了过去:“还不去办差,愣着做什么,连你们也是不听朕的话了?”

    宫人不敢再耽搁,忙不迭的就去按照朱礼说的办了。

    杨云溪得了消息的时候,倒是整整的愣了好久也没回过神来:“好好的怎么的就这般了。”这褫夺封号,降了位份可不是小事儿。以秦沁的自尊心,只怕比杀了她还难受呢。

    朱礼这般作法,她倒是也能理解,无非是想要给秦家一个教训,给秦沁一个教训罢了。

    秦沁着实太不安分了一些,本来也不过是小事儿,被这么一闹,倒是成了大事儿了。朱礼这般严惩秦沁,未必是没有因为秦沁与秦家勾连的缘故。

    不过她虽是觉得朱礼这是过了一些,但是她会替秦沁求情么?

    杨云溪仔细想了一阵,最终是摇摇头,觉得自己显然是不会。非但不会,更是乐见其成:秦沁这般一下子,便是锐气大挫,以后还凭什么和她叫板?

    没了秦沁和她叫板,她在后宫的地位自然是更加稳固,也更有威慑力。

    杨云溪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笑:“既是这样,就叫秦氏搬去和祥嫔一处住吧。既不是妃位了,那自然也没有独自再住一宫的道理。”

    岁梅登时就明白杨云溪这是要趁胜追究,当下便是笑:“主子这般,秦嫔只怕是要气得七窍冒烟了。”

    “管她如何,横竖这个事儿又不是我弄出来的。”杨云溪笑眯眯的,俨然一派无害的样子:“横竖她自己折腾出来的事儿,她又能怪我什么?她叫人弹劾我,我就不能略报复报复呢?”

    反正下令的朱礼,她不过是按照规矩行事罢了。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不是吗?

    杨云溪笑眯眯的说完,摆摆手:“好了快去吧。”

    岁梅便是领命而去,倒是颇为有些跃跃欲试——也不知道等下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事实上,不用岁梅去,秦沁宫里此时都是乱成了一锅粥。自从得知了朱礼的旨意后,秦沁整个人都是呆愣住了,好半晌都是没说话。就那么呆呆坐着,眼睛瞪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而没有她的吩咐,她跟前的宫人,自然是也都慌乱不已。

    (剩下两章明天再补上吧~嘿嘿嘿,今天是圣诞节,大家都开心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